胡子小说网提供一半浮生《婚不及防》在线阅读
胡子小说网
胡子小说网 穿越小说 科幻小说 推理小说 架空小说 言情小说 灵异小说 都市小说 同人小说 武侠小说 乡村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小说排行榜 玄幻小说 校园小说 官场小说 短篇文学 经典名著 耽美小说 军事小说 历史小说 总裁小说 仙侠小说 综合其它 网游小说
好看的小说 平步青云 不死武尊 武道至尊 奇术色医 武炼穹苍 傲剑天穹 吞噬魂帝 阴阳噬天 都市狂兵 铁血强国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胡子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婚不及防  作者:一半浮生 书号:42454  时间:2017/10/9  字数:7018 
上一章   Chapter 4 山有木兮木有枝 13    下一章 ( → )
比起许赭的恼火,邰音芮冷静得像是哥局外人。她看着许赭,嗤笑了一声,道:“你是怕我丢了你的脸吧?我以前是能给你脸上增光的表姐,现在成了别人所不的破鞋妇,让你没法再出去混了?”

  许赭万万想不到她会说出那么一番话来,气得指着她说不出话来。邰音芮只当他是被自己戳中了心思,冷笑了一声,道:“真是抱歉,我给你争不了光了。我就是这样子,你要是觉得丢脸,以后请一定要当不认识我。”

  许赭不知道缓过来了没有,看了邰音芮好会儿,才淡淡的道:“原来在你心中,我,甚至我们家人都是这个样子的。我想我也不用再和你说什么了。”

  许赭说完,不等邰音芮再说什么就转身离去。邰音芮在原地站了良久,双手紧紧的捂住了脸。

  余江阮回到老宅,阮岩岩早就等在门口了,一见到他就问道:“她是来干什么的。和你说什么了没有?”

  她一副八卦的样儿,余江阮斜睨了她一眼,道:“你觉得她会和我说什么?”

  阮岩岩摸了摸鼻子,哑口无言,余江阮没理她,进屋去了。阮岩岩还是很不服气的,小声的嘀咕道:“连她来干什么也没搞清楚,那你还送她出去?”

  显然是不余江阮的效率了。余江阮被邰音芮得有些烦躁,估摸着孟时在厨房,正要过去,他姥爷就叫住了他,道:“阮阮,你过来我有话跟你说。”

  余江阮心知他姥爷肯定是说邰音芮的事,没敢耍圆滑,应了声好,乖乖的过去了。

  余老爷子则是坐在沙发上,专心致志的看着他的报纸。一副不管事的样儿。阮老爷子还是给余江阮留了面子的,严肃的问道:“你和小邰是怎么回事?”

  这显然是不相信他,余江阮大家冤枉,道:“我和她能有什么事,就连她为什么会来我都不知道。姥爷您最英明了,我是什么样的人您还不清楚吗?”

  阮老爷子看事情比余老爷子看得要透彻些,沉着没说话。他是知道多半是邰音芮在找事的,过了一会儿,才道:“这件事你不该束手束脚的,不管怎么说,不能让她影响到你和小时。”

  他是担心余江阮顾忌着两家的关系。

  余江阮点点头,应了句是。阮老爷子看了他一眼,道:“你要觉得不好处理,可以去找你邰叔叔适当的提一下。”

  确实不好处理,邰音芮一个劲儿的,寻常手段对她没有用,也不能揍她一顿。最好的办法就是去找她的父母谈谈,除此之外没有更好的办法。如果真的是用手段对付了她,未免显得不近人情。

  邰家也是有头有脸的热价,不会任由着邰音芮巴着往上赶,丢人。余江阮的烦恼一扫而空,他姥爷果然厉害得很,他连连的点头,道:“谢谢姥爷指点。我知道了。”

  这事要做得不着痕迹的,都是人,不能太过直接让人没面子。其实这个办法余江阮不是没想过,他是不想惊动长辈的。现在看来,是必须惊动了。如果邰家不加以制衡,邰音芮如果再做出什么事儿,他也不用再顾忌着面子。

  阮老爷子点点头,道:“去帮小时收拾厨房。”

  余江阮笑眯眯的应了句好,往厨房里去了。孟时正在洗碗,不知道是没注意还是不想搭理余江阮,他进厨房她也没回头。

  屡屡让孟时受邰音芮的扰,余江阮的心里过意不去的。从身后抱住了孟时,道:“对不起。”

  孟时刚才在神游太空,被他那么一抱回过神来,有些奇怪的道:“为什么说对不起?”

  余江阮难以启齿,孟时了然的笑笑,道:“腿长在她身上,她要到这儿来你也管不了。我今天在医院就已经见过她了。”

  她特意过来,要是不到这儿来,那才是怪事。孟时其实早就想到了,只是没想到邰音芮来得那么快,还忒光明正大的见了两位老爷子。

  她没生气,余江阮倒是有些闷闷的。他不提这话题,将孟时身上的围裙解了下来,道:“以后这些事儿不许再做了,由我来就好了。把手冲干净,去客厅陪爷爷和姥爷说话。”

  他强势的,解下围裙后立即就开了水龙头给孟时洗手,然后推着她出了厨房。

  到了厨房门口,他又闷闷的问道:“你怎么不问她和我都说些什么了?”阮岩岩都会问的事孟时竟然不问,他是备受打击。

  孟时忍不住的乐了起来,见客厅那边没有人注意到他们,她冲着余江阮眨眨眼,道:“你这是鼓励我不相信你吗?”

  “不,我是给你这特权。随时掌握我的行踪,我和谁来往,都说了些什么话,你都可以问。”

  孟时,定定的看着余江阮,过了那么一两分钟,她的脸上浮起了微笑来,鼻子,道:“嗯,我得谢谢你那么大方。但是,如果真像你那么说,我每天需要掌握你的行踪,和谁来往,说了些什么来给我自己安全感,那是不是太累了。如果真到了那地步,也没有必要再在一起。我不会胡乱的吃不该吃的醋,这点儿我的脑子还拧得清。”

  余江阮懊恼的瞪着孟时,手指在她的脑门上戳了一下,道:“孟小时,你能不能再不解风情些?”

  余江阮还真是郁闷不已,一般的女人,不是都应该感动得痛哭涕的吗?她的理论竟然还一套一套的。

  孟时又鼻子,认认真真的道:“好吧我错了,我很感动,感动得快哭了。”

  她伸手眼眶,努力让眼眶看起来红红的。余江阮好气又好笑。道:“行了,不会演戏就别演了,去向阮岩岩学学再来。”

  孟时叹了口气,道:“你还真是麻烦。”

  她说着往客厅里走去,余江阮站在原地,出了一个微笑。一孕傻三年,孟小时这脑子还清醒得很,啧啧。

  孟叔的病情渐渐的好了起来,医生说照这样下去过不了多久就能出院。孟时的孕吐越来越厉害,孟叔和孟涛那边没能瞒住。孟叔在知道她怀孕后的第二天就赶着她回京都。

  医院里病菌多,怀孕了的人还老是往医院跑,这算怎么回事。他有问了余江阮婚礼是什么时候,要是身体允许,他会过去。

  余江阮一一报告了,在孟叔的催促下,他和孟时回了京都。跟过来的陶阿姨则是留了回来。余江阮以上下楼梯不方便,在医院附近以孟涛的名字买了一套二手房。孟涛和孟叔知道后自然是百般推辞,余江阮那张嘴能说会道的,不像孟时一样没一点儿办法。竟然成功的让他们收下了。

  孟涛当即表示以后每个月把钱存入余江阮的卡中,余江阮让他存着,存好了再一起给他。他是知道孟时一直想给孟涛和孟叔换房子的,哪里会要他的钱。

  孟时怀孕这事他已经亲自向他姥姥姥爷爷爷都报告过了。他姥姥姥爷当然是非常高兴,还想让家里经验老道的保姆来东青照顾孟时。

  他是嫌孟时和他家门不当户不对,她期盼着抱重孙已经期盼了很多年了,这会儿倒什么都不说了。

  阮女士那边余江阮也已经说了,阮女士的态度淡淡的,不知道是被邰音芮给打击到了还是放不下身段。无论是什么样的态度,余江阮都决定不回家里住。就算是以后宝宝生下来。他也只打算住家里。时不时的回去看看就行了。

  住在一起迟早都会产生矛盾,得大家都不开心。陶阿姨留在东青,他打算重新找一个阿姨,就算他偶尔出差,有阿姨陪着孟时。再不济也能将孟时送到姥姥家里去,有舅妈在他放心得很。

  余江阮回京都的第二天许赭就给他打了电话,约他出去喝酒。他们的确有很久没见了,余江阮应了下来。恰逢阿姨没找着住姥姥家里,他也不用担心孟时会孤单,保证会早去早回。

  余江阮到酒吧的时候许赭已经独自喝了一会儿酒了,他在许赭的身边找了个位置坐下,酒保过来问他喝什么,他说一杯白水就好。他以前也经常在这家酒吧混,那酒保诧异的,玩笑着道:“余少转了?”

  余江阮笑笑,指了指桌上的车钥匙,道:“得开车呢,现在查得严,谁敢顶风作案。”

  这就是一借口,那酒保笑笑走开了。余江阮这才看了旁边的许赭一眼。啧啧的道:“你这脸色,又在家里挨训了?倒是好久没见你了,最近在干嘛。”

  他把玩着杯子,时不时的看看手机。许赭又喝了一口酒,才道:“没干嘛,闲得很。”

  余江阮唔了一声,怕许赭拉着他不放,看了看时间,道:“我陪不了你,有门。十点就得走。”

  许赭嗤了一声,道:“是你自己给自己设的吧?”

  被拆穿余江阮也不恼,大大方方的道:“人不说什么更得自觉是不是?对了,告诉你个喜事儿,你要做叔叔了。”

  朋友他还都没告诉,许赭是第一个知道的。许赭诧异极了,拍了怕他肩膀,笑着道:“行的啊你!恭喜恭喜。”

  他拿起杯子来,余江阮用水喝他碰了一个,许赭嫌弃。立马就要让酒保上酒。余江阮制止了他,道:“你要非拉着我喝酒我现在就走。”

  许赭悻悻的,又惹不住的感叹道:“你竟然也有今天啊。你是我们之中最能闹腾的,现在竟然连玩儿也不玩儿了。还真是难以想象。”

  余江阮喝了口水,意味深长的道:“你也会有今天。”

  许赭不说话了,拿着酒杯和他碰了一个。余江阮想起他要联姻那事,也不开口了。

  酒吧里并不闹腾,适合谈事的。有豪门的女子上前来搭讪,都被许赭给打发了。他一时不知道和余江阮说点儿什么,过了会儿。才道:“阮哥,我为我姐的事儿向你道歉。她给你添了那么多麻烦,谢谢你没计较。”

  余江阮一点儿也不奇怪他知道,他要是不知道那才是怪事。邰音芮的事儿哪能算到他的头上,他说了一句没事儿。顿了一下,笑笑,道:“其实我是打算见你姑父的,不过最近没见她了。”

  能得余江阮请家长,他表姐也确实是够能干的了。不过许赭并不以为傲,有苦说不出。“真是抱歉,她那性格,我和她谈过,但没用。东青那次,我偷偷跟着她去的。”

  微微的顿了一下,他才继续道:“我拿她没办法,你是知道她和迟仰的事儿的,那小子可没你那么地道。圈子里闹得人尽皆知了。说什么的都有,她瞒得好,长辈都不知道。要是我爷爷知道,肯定得气出毛病来。我瞒着和我姑姑姑父谈了谈,我姑父强制将她送出国了。”

  无论是迟仰的事还是她死着余江阮,他们家都丢不起那个人。确实是余江阮和孟时地道,不然的话,他那表姐现在可真真儿就是过街老鼠了。

  难怪最近没有一点儿邰音芮的声息了,余江阮并不同情,点点头,道:“送出去避避风头也好。”

  许赭的话说得好听,说是送出去了,其实是被发配出去了。邰音芮是从小被当成大家闺秀培养长大的。这下让她父母那么失望,心灰意冷肯定是有的。她要再不收敛,邰家不认她也是有可能的事。虽然她现在完全有自理的能力。但没有亲人,没有邰家做靠山,在国外未必好过。

  许赭喝着闷酒,他对余江阮是愧疚的,又忍不住的想找他倾诉。一口喝尽了杯子理的酒,他重重的将杯子搁在桌子上,恨恨的道:“我真想狠狠的揍迟仰一顿!他就是个人渣,我姐以前明明不是这样的。都是他她才变了个样儿!”

  他这是迁怒了,邰音芮不想改变,谁也没办法强迫她改变。邰音芮的改变太大了,他一时无法接受,只能迁怒于迟仰。

  余江阮没说话,任由着他发。邰音芮的改变对许赭的打击大的,在酒的作用下,什么家丑不可外扬他也不记得了。只知道迫切的将压抑在心底的事情找个人倾诉了事。

  那天在东青和邰音芮闹得不愉快后他立即就赶了飞机回来,当时他对邰音芮还是抱了期望的,以为她只是在气头上所以听不进劝。他并没有立即去找他姑姑。怕她又给余江阮添麻烦,让人找了个借口将她叫了回来。

  她确实很快就回来了,却是和孟深一起回来的。两人之间看着暧昧的,他去机场接机,当时心里就不舒服了。

  机场里人来来往往的,他当时忍了下去。上前将邰音芮拽上了车。谁知道刚上车两人就吵了一架,邰音芮对他干涉她的生活显然很恼火,指责他管得太宽。立即就要下车走人。

  许赭恼火得厉害,问她要去哪儿,她冷笑着说不关他的事,转身就上了孟深的车。

  许赭一直在京都,对孟深这人还是有所了解的。明明已经结婚了,郑南明倒下后就立即和刚结婚的老婆离婚撇清关系,这种男人猪狗不如,能是什么好东西。

  他当时气得失去了理智,开车去截住了孟深的车,邰音芮不知道是气他不给面子还是气他管得太宽,下车后竟然给了他一耳光。并且告诉他,她既然已经是妇,多睡一个男人少睡一个男人那都是一回事。

  他当时就被言论给惊呆了。他怎么也想不到,他一向以为优雅漂亮的表姐,竟然会和他说出这种话。她不脸红他都替她臊得慌!

  邰音芮说完这一席话,立即就和孟深一起离开。他没有再追上去,因为他知道,他追上去也没有用。他根本阻止不了她。

  他决定直接去找他的姑姑和他的姑父。这事他是不想惊动他姑姑的,但根本不可能瞒住,索也不再瞒。

  他的姑姑姑父果然是不知道这事的,他的姑姑当时就气得背过气去。他的姑父大发雷霆之后立即让人去查。并亲自打电话让邰音芮回去。

  他的姑父身居高位,查这点儿事就算不上什么,在邰音芮回来之前就有人将资料给他送来了。尽管资料理说得委婉,但他怎会不知道背后的隐讳。气得脸色铁青。

  邰音芮回来的时候他姑父已经发过了一次火,她到家就责令她跪下。邰父在家里是很有威望的,但这一次邰音芮并没有跪下,而是径直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冷笑着说她没错,为什么要跪下。

  邰父气得七窍生烟,将资料砸到了她的脸上,并骂她丢人现眼。邰音芮自然是知道那些资料里都是些什么的,她捡了起来,平静的放在茶几上,漫不经心的说既然觉得她丢人现眼,那就别认她好了。

  她竟然如此忤逆,邰父立即就要拿出鞭子去她。许赭的本意并不是要告状让邰音芮挨揍,而是希望她能改变能收敛一点儿。见状立即拦住了他的姑父,并让邰音芮承认错误。

  邰音芮一见到他就知道是怎么回事,冷笑着说让他别假惺惺。她这些年已经受够了,她现在只想坐回她自己,并没有什么错。

  她竟然还如此的理直气壮,邰父更是生气。不顾许赭的阻拦拿起鞭子就狠狠的邰音芮。他不知道,他那从小捧在手心,花了很多心血培养成淑女的女儿怎么就变了个样。

  他狠狠的了邰音芮一顿,谁也阻拦不住。被得狠了,邰音芮终于求饶,说她再也不敢了。

  邰母心疼他,拼着命的阻止了邰父。这种家丑不可外扬,亲自给邰音芮上了药。本以为这事就这么结束了,谁知道,晚上的时候,邰音芮竟然拿了一把水果刀,失去理智一般要去刺杀邰父。

  许赭那个时候才知道,她除了在外面鬼混之外,竟然还和人学了吃那些上瘾的玩意儿。

  好在当时她的思绪混乱,并未给他姑父造成多大的伤害。可就此一家人也寒了心,甚至没有给时间让她戒掉那些东西,他姑父就决定送她出国,随她自生自灭。

  他姑姑也因此被伤透了心,也算是默认了。邰音芮第二天就被悄悄地送出了国,他放心不下,亲自跟着送去的。瘾过后邰音芮的理智恢复了几分,却是歇斯底里的要找他拼命,说是都是他害的。

  他几乎是仓惶的逃离的,在陌生的街头踟蹰不前,他不知道自己是作对还是做错了。兴许,他是什么都不该管的。可是,要他眼睁睁的看着邰音芮和那些男人厮混,他真是没办法容忍。

  他没有再去看邰音芮,嘱咐请的保姆好好照顾她之后就回了国。甚至连告别都没有。回国之后,他才冷静下来,想起她吃药那事。他最开始以为她是受孟深的影响,查后才知道并不是。

  她在和迟仰离婚之前就已经开始吃那些东西,只是她一向善于隐藏,所以并没有人发觉。

  他恨迟仰,也是因此而来。她和迟仰在一起,吃那些东西迟仰肯定是知道的,他竟然也不加以制止。

  不过怎么能指望迟仰制止呢,她和迟仰结婚,心里装的是另外的男人。别说是迟仰那种睚眦必报的性格,就算是一般男人也受不了。他不引就不错了,怎么可能去制止?

  他气不过。要去找迟仰,他的姑父却制止了他,不许他去。这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事儿,要是他去找迟仰闹大了,丢的一样是他们家的脸。他的姑父现在是心灰意冷,连管也不想再管了。

  这事是因他而起的,他始终方不下独自在异国的邰音芮。又飞了一次国外,邰音芮的自理能力比他想的要强多了,已经在本地的一家公司重新找了工作。并且,和那家店的小老板混在了一起。

  他让人去查过,那小老板不过是顶了一个空职,实则就是一什么都来的公子哥。他去邰音芮的公寓下等她,想将这一切告诉她,但是,她竟然装作不认识他,还叫了保安将他轰走。 hUzxS.cOM
上一章   婚不及防   下一章 ( → )
一半浮生《婚不及防》在线阅读,《婚不及防》是一半浮生新作,我们提供婚不及防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无广告婚不及防无弹窗尽在胡子小说网,大神作品齐聚胡子,婚不及防免费最新章节为您每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