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子小说网提供一半浮生《婚不及防》在线阅读
胡子小说网
胡子小说网 穿越小说 科幻小说 推理小说 架空小说 言情小说 灵异小说 都市小说 同人小说 武侠小说 乡村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小说排行榜 玄幻小说 校园小说 官场小说 短篇文学 经典名著 耽美小说 军事小说 历史小说 总裁小说 仙侠小说 综合其它 网游小说
好看的小说 平步青云 不死武尊 武道至尊 奇术色医 武炼穹苍 傲剑天穹 吞噬魂帝 阴阳噬天 都市狂兵 铁血强国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胡子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婚不及防  作者:一半浮生 书号:42454  时间:2017/10/9  字数:7109 
上一章   Chapter 3 两两不相忘 50    下一章 ( → )
余江阮点燃了一支烟着,烟火在黑暗的走廊里忽暗忽明。他静静的站着没动,走廊里寂静极了,能听得到外面换岗的战士低低的说话声。

  他又往窗口看了一眼,掐灭烟头丢进垃圾桶里回房间去了。余部长应该是下半夜回来的,余江阮卧室的窗子开着,隐隐约约的听到车只剩和交谈声。

  第二天一早余江阮起的时候余部长已经走了,阿姨正在进行着大扫除,阮蓁则是是指点着她擦这擦那的。

  见余江阮下楼,阮蓁停了下来,温和的道:“起了,早餐已经做好了,你以前最喜欢的桂花小汤圆。”

  余江阮挑挑眉,微笑着道:“您起那么早就为了做汤圆呀。”

  阮蓁笑笑,倒了一杯牛给他,道:“年纪大了就不容易睡着,你爸爸走后再回去也睡不着,索就没再睡了。”

  “爸爸几点走的?”余江阮接过。一手抄在袋里,随意的问道。

  “六点多,昨晚回来都差不多两点了。就这么点儿休息时间,也难怪他的身体越来越差。等着他退休不用去操劳了啊,我就和他找一个合适疗养的城市,买上一处房子,每年去住那么几个月。”阮蓁微笑的说道。

  余江阮唔了一声,道:“我替你们看看,H市气温好,比较适合疗养。还有K市也行。我托人打听打听。”

  “不急不急,离你爸爸退休还有好几年呢。这事我都没有和他说过。”阮蓁摆摆手。

  “我就提前打听打听,到时候你们去的时候就不用心了。好了,这事就交给我了。”

  母子俩说着话,阿姨已经煮了酒酿桂花小汤圆端了出来。鼻间有淡淡的甜香味混合着桂花的香味,令人食大开。阮蓁走到餐桌旁坐下,拿了勺子盛了起来,微笑着道:“你不在家,这些吃食都很久没有做过了。你尝尝是不是和以前的味儿一样,”

  余江阮微笑着说了句谢谢妈,拿了小勺子慢慢的吃了起来。吃过早餐,阿姨和阮蓁一起去菜市场买东西,大概是怕余江阮无聊,嘱咐他去后院浇花。

  余江阮浇花回来,还没洗手,就听院子里有说话的声音。他了纸巾擦了擦手,走了出去。

  邰音芮开了一辆红色的你宝马,倒符合她的个性的。那小战士正在检查她的证件。余江阮出去,她招招手叫了一声阮阮。余江阮点点头,那小战士检查完放行,邰音芮的车开进了院子。

  她显然是经过精心打扮过的,一袭保守长裙及膝,优雅高贵。脸上的妆很淡,余江阮一直就不喜欢浓妆抹的女孩儿。

  她下了车,往屋子里看了看,道:“阮姨不在吗?”

  “唔,去买菜了,进去做吧。”余江阮说着先往屋子里走,又回头问道:“茶还是咖啡。”

  “茶就好,最近胃不好。”邰音芮笑笑,在沙发上坐下,轻轻的感叹道:“阮姨真会布置,你们家永远都是清清漂漂亮亮的。”

  她这话倒不是拍马,阮蓁在布置上确实一向都很用心。余江阮并不说话,抬腕看了看时间。

  邰音芮像是知道他在想什么似的,耸耸肩。笑着道:“霏霏应该还有会儿才到,我打电话的时候她还没起。昨天应该是加班了。”

  余江阮就没再说话,邰音芮有些尴尬,端着茶杯慢慢的啜着茶。喝了那么几口,她看了看视线一直在电视上并不打算说话的余江阮,问道:“你这次不打算回东青了?”

  余江阮侧头看了她一眼,笑了笑,指着院子外面道:“你没见我现在已经被足了么?”

  她过来,阮蓁肯定和她说了的。这话问得余江阮心里的。

  被他揭穿,邰音芮有些难堪,咬了咬嘴,道:“阮阮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心平气和的好好说说话?你这样对我,有意思吗?”

  她那张漂亮的脸上带了些恰到好处的委屈,眼中泪花朦胧,我见犹怜。

  余江阮看着她,微微的笑着,道:“我们现在难道不是心平气和的?音芮,我们一起长大,我以为你是了解我的。但我真看不惯你现在这样儿的。”

  他说话一点儿也不客气,邰音芮也有些恼了起来,冷笑了一声,道:“你现在谁也看不惯,大概只看得惯孟时了。”

  她其实是一点儿也不愿意提到孟时的,话出了口,她就直想咬掉自己的舌头。她的修养是好的,可是在余江阮面前,却屡屡的被怒,不知所措。

  余江阮看着,笑笑,认真的道:“你说得对的。”

  他那么坦白的,邰音芮一口气堵在口。咬了咬嘴,赌气似的道:“只是你的心意她恐怕不怎么稀罕。”

  余江阮把玩着手机,看着她没说话。过了一会儿,才淡淡的道:“你怎么知道她不稀罕?你去找过她了?”

  余江阮一向都是敏锐的,邰音芮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沉默了一下,道:“我不是特意去找她的你那次受伤,我去看你,你没在。”

  她解释得有些费劲。她是条件反的想要否认的,可只要余江阮想知道,这事也是瞒不了的。况且,她也没想要瞒。

  “你和她说什么了?”余江阮的语气依旧是淡淡的。仿佛并不怎么上心,并不怎么在意。但邰音芮却是很清楚,他现在是在隐忍着。

  她的脸上浮现出一抹惨然来,道:“阮阮,在你心里。孟时是娇滴滴的公主,我就是那可恶的巫婆是不是?”

  余江阮把玩着手机的手指捏得紧紧的,深了一口气,道:“你知道我不是那意思,何必岔开话题?你到底和她说什么?”

  他现在才知道,他防备得一点儿也不周到。这些事情,他竟然一点儿都不知道。如果不是邰音芮自己了马脚,他这辈子,恐怕都不会从孟时的口里得知。

  余江阮是愤怒的。又是那般的无力。孟时真是坚强得,一点儿也不需要他。他在她的身边余江阮没有再想下去。就那么直直的看着邰音芮。

  “我什么也没和她说。”邰音芮深了一口气,说着开始从她的包里翻着什么。很快翻出了一只录音笔来丢在茶几上,冷笑着道:“倒是她说了些话,你自己听听。”

  微微的顿了顿,她凄婉的看着余江阮,道:“阮阮,是不是所有得不到的都是最好的。越是唾手可得的,越什么都算不上?”

  余江阮的拳头不自觉的握紧,看着那只录音笔没动。邰音芮的话让他生出了恍惚感,他没吭声,过了好一会儿,才将那录音笔拿到了手里。

  他没有去打开,就那么紧紧的捏在手里。手背青筋凸起,显示这刻他的内心,远远不如面上那么平静。

  一时间客厅里安静极了,窗外好像有说话的声音。余江阮并没有像邰音芮所想的那样将录音笔打开,而是放进了口袋里。即便孟时真的说了什么。那也是他和孟时的事。轮不到别人来批判什么。

  邰音芮的脸上闪过一抹讥诮,紧紧的咬住嘴,什么都没有说。她没有想到,余江阮会那么的护着孟时。

  外面的说话声越来越大,是何瑜霏来了。邰音芮一下子站了起来,道:“我去一下洗手间。”

  她的声音低低的,她是那么的骄傲,自然不愿意让外人看到她的这副狼狈样。即便那个人,是她比较亲密的闺蜜。她的身影也有几分狼狈的。余江阮并没有注意到。

  他靠在沙发上,伸手着眉心,有些怔怔的。包里的录音笔他没有再去动,何瑜霏的脚步声出现在门口,他才若无其事的站了起来。

  何瑜霏一进门就道:“芮芮已经来了吗?”门口放着邰音芮的鞋的。

  余江阮嗯了一声,倒了一杯水递给她,道:“在洗手间。”

  何瑜霏哦了一声,环视了一下四周,道:“阮姨不在吗?那么早去哪儿了?”

  和董家郃分手后她瘦了很多,脸上的婴儿肥不再,多了几分窈窕淑女的味道。可这话还是一如往常的多。

  余江阮皱了皱眉头,回答了一句去菜市场了,就靠着沙发不再说话。何瑜霏当然看出了他心情不好,刚要问他怎么了,邰音芮就从洗手间走了出来。她补过妆了,气看起来好得要命,完全不复刚才的狼狈。

  何瑜霏站了起来,笑着道:“你来得可真早,一到周末我都是起不来的。每天都要睡到我妈叫起。”

  她说着吐吐舌头,一副调皮的模样。她一身休闲,有些不修边幅的,简直就是来给邰音芮当绿叶的。

  邰音芮微微笑笑,道:“你好不容易把体重减下来,要那么一直睡,小心反弹上去。前段时间你不是报了瑜伽吗?没去了?”

  何瑜霏连连的摆手,苦着一张脸道:“不行不行,那苦不是我能吃的。我练舞的时候都是小姑娘时了。那么大的年纪身体的柔韧度早不如以前了。只上了一堂课我就打退堂鼓了。直接把学费给退了。”

  说着,她笑了起来,打趣道:“哪像我们芮芮啊,小时候是公主,长大了一样是公主。”

  邰音芮笑笑,没有去搭话。眼角看了看余江阮,何瑜霏在余江阮面前说这话,简直就是赤的讽刺。她要真是公主,余江阮怎么不喜欢她?她都已经那么低声下气了

  邰音芮肚子的酸涩和苦水,脸上的笑容有些挂不住。很快许赭也来了,何瑜霏笑着说今天能好好的麻将了。

  余江阮也微笑着,完全看不出之前还和邰音芮产生过不愉快。许赭也是才爬起来,还没吃早餐。坐了会儿就让余江阮去给他早餐吃。

  早上的桂花甜酒圆子还有,余江阮就让何瑜霏去煮。邰音芮站了起来,笑着说她去煮就是了。何瑜霏看着她那双纤细精心护理的手,开着玩笑道:“好好坐着把,你哪双手哪里是下厨房的手呀。”

  不等邰音芮回答,她就朝厨房走去了。她去了厨房没多久。余江阮就站起来,道:“我去看看煮好了没有。”

  他快步的进了厨房,何瑜霏进来还没几分钟,水也还没烧好。听见脚步声,回头见是她,疑惑的道:“你来干什么?”

  余江阮靠在门边儿上,低低的道:“待会儿告诉我妈去外面唱歌。”

  他一说这些话何瑜霏就感觉有些不对了,她想起门外增多的站岗的战士,低低的道:“你被足了?”

  余江阮点点头,她又多嘴的道:“因为孟时?”

  余江阮没有再回答,抿看着她。何瑜霏赶紧的举起了双手,自言自语般的道:“行行,我帮你总行了吧?阮姨知道了肯定会骂我以后不许我来你们家的。”

  她倒是会夸大其实的,阮蓁就算是生气,也不好怎么说她的。但心里有意见是肯定的。

  余江阮不愿见到邰音芮,就在厨房门口站着。何瑜霏忍了忍,还是忍不住的问道:“你和孟时怎么了?”

  余江阮想起了兜里的录音笔,烦躁了起来。道:“没什么。”说着不等何瑜霏再说话,转身就走了。

  阮蓁很快回来,高兴的拉着何瑜霏和邰音芮说话。余江阮没那心情,和许赭上了楼。

  许赭早就看出了他的不对劲,刚到楼上就用手肘子拐了他一下,道:“怎么了?我怎么觉得你今天有些怪怪的?”

  余江阮瞥了他一眼,道:“哪儿怪了?别怪的是你吧?”

  许赭干笑了两声,分辨道:“我最近可是正常得不能再正常了,从没在外面过过夜过。不信你去问问我妈。”

  他说着耸耸肩。笑了起来,捶了余江阮一下,道:“你没发觉我表姐今天漂亮的吗?”

  余江阮睨了他一眼,淡淡的道:“你表姐什么时候不漂亮了?”他的语气并不怎么在意。

  许赭有些尴尬的笑笑,道:“也是哈。”两人就再也没有别的话要说。余江阮出了一支烟递给许赭,许赭有些诧异,拿着烟看了看,道:“你还随身带着这玩意儿呀?”

  “很奇怪吗?”余江阮拿出打火机点燃。

  “不奇怪吗?”许赭笑笑,倒也没再说什么。确实是奇怪的。他以前可是闻不得烟味的。在包间里抽烟他都是要赶出去的。嫌乌烟瘴气的。

  一支烟还没完,许赭的手机就响了起来。大概是他那些小女友打来的,他笑笑,说了句接个电话,然后拿着手机出去了。

  门关上,余江阮将录音笔从兜里拿了出来,就那么久久的看着。他的呼吸渐渐的屏蔽了起来,将按钮摁了下去。一阵无声的沉默之后,孟时的声音清晰的从录音笔里传出来:邰小姐,就算我利用他,那也是你情我愿的事儿。他愿意,和你又有什么关系呢?

  她每说一个字,余江阮的脸色就要白上一分。他靠在墙上,久久的没有动。手指紧紧的捏着那笔,像是要生生的将它捏成粉碎一般。

  他紧紧的闭上眼睛,将那录音笔随意丢在地上,拿出手机给何瑜霏发了短信,让她想办法。他马上就要走。

  何瑜霏发了一个大大的问号回来,他没有去回,从衣柜里拿了一件外套出来穿上。

  门口过了那么会儿才想起脚步声,上来的不是何瑜霏,而是阮蓁。她有些急的,敲了敲门就道:“阮阮,你送霏霏去医院。她拉肚子了,这会儿都跑了厕所好几趟了。”

  阮蓁急得是真的,余江阮一时辨不清何瑜霏是来真的还是开玩笑的。他说句您别急。小跑着下了楼。何瑜霏有气无力的躺在沙发上,邰音芮正和她说着什么,她捂着肚子动也不动的。她的脸色是有些苍白的,一点儿也看不出是在装病。

  阮蓁还在楼梯口就道:“霏霏,赶紧去医院,拉肚子是要水的。”

  何瑜霏摆摆手,有气无力的道:“我不去,没事的阮姨,一会儿就好了。您别担心。我妈说了,不能丁点儿病都往医院跑,药吃多了这免疫力会越来越差的。”

  阮蓁瞪着眼睛,道:“胡说八道!哪能生病不吃药?”她说着,也不管何瑜霏同意不同意,对余江阮道:“把她抱车上去,也不知道哪儿来的歪理,生病还不能吃药了。改天我找你妈妈说说!”

  她之前肯定是叫过何瑜霏的,何瑜霏不肯。所以才叫余江阮叫了下来。

  何瑜霏没有看余江阮,急了起来,可怜兮兮的道:“阮姨我不去!医院那消毒水味儿我闻着就想吐!”说完她才看向了余江阮,瞪着眼睛道:“余江阮,我告你,你要敢强迫我去我和你没完!”

  她扬着下巴,信誓旦旦的。一只手不停的在肚子着,话还没说完就站了起来,小跑着朝着洗手间去了。

  阮蓁气得不得了,强势的道:“去把车开出来,逮我也逮着她去。”

  余江阮去开车,出来何瑜霏已经从洗手间出来了。倔强得很,仍是不肯去。阮蓁直接儿就让余江阮将她抱上车。

  阮蓁本来是要去的,不过是一点儿小病,哪能那么兴师动众的。邰音芮和许赭要跟去她也不肯,最后只有她和余江阮两人一起去。

  车子驶出了院子,余江阮从后视镜里看了何瑜霏一眼,道:“是真拉肚子还是假的?”

  何瑜霏坐直了身体。挠了挠脖子,道:“你说真的还是假的?”

  她的脖子上起了点点的红点儿,余江阮的眉头皱了起来,道:“你碰杏仁了?”

  何瑜霏哼哼了一声,道:“够义气吧?你以为我演技真的那么好?我自己把车开去医院,你要去哪儿就赶紧去。阮姨那边我会敷衍过去的。”

  余江阮又看了一眼她那布了细细红点的脖子,道:“我先送你去医院。你别掉以轻心的,去输,再买点儿止的药膏。你别不当回事。”

  何瑜霏摆摆手,道:“你什么时候那么婆婆妈妈的了?又不是第一次过敏了,我自己会看着办。”

  余江阮抿抿,过了会儿,低低的说了声谢谢。何瑜霏沉默了下来,道:“你和孟时,到底怎么了?他们怎么会想着要将你软起来?她知道吗?”

  余江阮有些烦躁,没有回答。何瑜霏顿了一下,继续道:“我听人说董家郃的妈妈住院了,查出有很严重的心脏病。他们都说那手术,也许只有孟时能做成功。你要是过去了,能不能劝劝她,那毕竟是一条人命”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余江阮给打断,他冷淡的道:“你什么时候又管起他们家的破事了?岂不说孟时成功的那一例手术是几年前做的,她这几年过的日子你难道没看到吗?你觉得,她就一点儿也没生疏,保持着原来的水平?还有,她去做那手术,你觉得合规矩吗?”

  当初的那一例手术,是病人家属就是应教授,是在他的力保下,孟时一个实习生才能做。换成别人家,就算她答应,医院也不一定会同意。还有,孟时为什么要担这样的风险?况且,她已不习惯再拿手术刀

  不过这些余江阮并不打算和何瑜霏说。

  何瑜霏被他堵得死死的,小声的辩解道:“我只是只是觉得那也是一条人命,就算是一个陌生人,我也会那么说。并不算是管他们家的闲事吧?”

  余江阮冷笑了一声,道:“对,你不是管闲事,你是烂好心。”

  他说完就闭上嘴不再说话,何瑜霏一口气堵在口,嚷嚷着道:“余江阮你能不能别这样?烂好心犯法吗?哪儿不对了?”

  “烂好心没有哪儿不对,但你烂好心的时候,麻烦你稍微换位思考一下!你也知道是一条人命,手术成功那不说,要是失败了呢?孟时会承担怎样的压力,你想过了吗?而且,她现在并不是医生。”余江阮的声音冷冷的。 hUZxS.cOm
上一章   婚不及防   下一章 ( → )
一半浮生《婚不及防》在线阅读,《婚不及防》是一半浮生新作,我们提供婚不及防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无广告婚不及防无弹窗尽在胡子小说网,大神作品齐聚胡子,婚不及防免费最新章节为您每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