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子小说网提供一半浮生《婚不及防》在线阅读
胡子小说网
胡子小说网 穿越小说 科幻小说 推理小说 架空小说 言情小说 灵异小说 都市小说 同人小说 武侠小说 乡村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小说排行榜 玄幻小说 校园小说 官场小说 短篇文学 经典名著 耽美小说 军事小说 历史小说 总裁小说 仙侠小说 综合其它 网游小说
好看的小说 平步青云 不死武尊 武道至尊 奇术色医 武炼穹苍 傲剑天穹 吞噬魂帝 阴阳噬天 都市狂兵 铁血强国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胡子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婚不及防  作者:一半浮生 书号:42454  时间:2017/10/9  字数:7150 
上一章   Chapter 3 两两不相忘 33    下一章 ( → )
寺庙的樱花已经凋零,树枝上的率夜间隐藏了一簇簇青色小拇指那么大小的果实阳光下散发着柔润的光泽。这里的樱桃甚至比樱花还出名些,每年果实成的时候游客尤为壮观。

  上了山,孟时先去拜访了主持,然后去后山看外婆和外公。她在墓前絮絮叨叨的说着些琐事,余江阮倒识趣的,离得远远的。待到孟时说完,才到墓前,认真的和外婆外公保证,他会照顾好孟时。

  两人并排着在墓前静静的站着,寺庙里的钟声悠远绵长。孟时看着墓碑上的照片,鼻子忍不住的发酸。她一直都在逃避着,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和外婆说话时,是对着冰冷的墓碑。

  她鼻子,蹲下将墓碑上的灰尘一层层的抹净,这才道:“走吧。”

  余江阮点点头,和墓碑上和蔼的老人道了别,这才牵着孟时的手往回走。刚才敲了钟,这个时候应该是寺庙吃饭的时间。

  孟时郁郁寡的,余江阮就说着些笑话逗她开心。走到三岔路口,隐隐约约的听见被竹林覆盖的石梯小道上有人在争执。

  这边离得有那么远都能听见,那争执应该不小。余江阮就看了看孟时,问道:“去看看?”

  孟时点点头,这几条路从哪儿都能回寺庙,只是距离长短。越是离得近,那争执声越是大。是两个女人,其中一位的声音有些熟悉,歇斯底里的。两人的脚步不由自主的都加快了一些。

  绕过竹林。就见一红一白的女子站在道上。还没看清楚,那穿着红色衣服的女子就狠狠的推了那白色连衣裙的女子一把。

  孟时和余江阮还没反应过来,那女子就顺着石梯滚下。嘴里发出了痛苦的呻声。

  孟时的脚步像是有千斤重一般,再也移不动一步。眼前只剩下石梯上那一滩刺目的红。

  “疯子,董芙萝你他妈的就是疯子。”孟世辉手中的糕点散落了一地,将血泊中的女人抱在怀里。一双眼睛血红,恨不得将董芙萝扒皮筋。

  他和余江阮孟时一样,晚了一步,眼睁睁的看着董芙萝将韦安推从石梯上滚下。不,他不是晚了一步。董芙萝是故意的,她是要他眼睁睁的看着他的孩子在他的眼前消失。

  孟世辉几近疯狂,韦安身下的一片鲜红让他忍不住微微的颤抖着。他知道,他的孩子没了。

  董芙萝的脸上一片冷漠,冷冷的一笑,道:“我早就疯了,你不知道么?”

  孟世辉已听不见,不停的安慰着怀里的人。韦安了太多的血,他甚至能感觉得到自己的西上粘稠的体。他不敢动,一点儿也不敢动。

  余江阮打电话叫了120,但这里是山上,车子不能上来。过来显然是耽搁那么多时间。孟时强扼制住自己胃里的翻腾以及微微颤抖的手脚,上前检查了一下,对余江阮道:“去寺庙里找担架,马上抬下山。”

  她在大出血,孩子是保不住了的。要是耽搁的时间久了,只怕妈妈也会有生命危险。

  孟世辉早就了,像是抓住了一救命稻草似的道:“孟小姐孟小姐,快止血,保住孩子。”

  他早过了而立之年,要是在平常的家庭,恐怕孩子都已上小学了。这个孩子对他来说无疑是很重要的。从韦安怀孕后,他就从来没让她单独外出过。他防来防去,还是没防到董芙萝会那么快发觉。

  孟时不忍说出残忍的话,低低的道:“你冷静些,和她说话,不要让她昏过去。”

  韦安叫疼的声音已经慢慢的弱了下去,孟世辉拍着她的脸颊,低声的道:“宝宝别睡,你上次不是说要出去玩吗?我们过几天就去好不好,还有你不是喜欢包包吗”

  孟世辉说着,已是泣不成声。站在石梯上动也不动的董芙萝突然笑了起来,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出声讥讽道:“我们董家养的这条狗真是有出息了。”

  孟世辉的身体一僵,抬头看向董芙萝,一字一句的道:“我在你眼里,哪怕那么一分一秒,都没有是人过。”

  他的语气沉沉的,辨不出情绪来。余江阮已经找人抬了担架来,他没有再去看董芙萝,小心翼翼的将韦安抱上了担架。

  韦安的年纪小,他知道,她和他在一起,只是为了他的钱。可是,看到她虚弱的样子,他还是愧疚难受。如果不是跟了他,她不会在那么小的年纪,就不受这种罪。

  寺庙里的几个僧人看到地上一摊一摊的血,一遍遍的念着阿弥陀佛。他们怎么也想不到后山会发生这种事。

  有僧人要不要报警,孟世辉摇摇头。冷冷的看了董芙萝一眼,转身随着担架离开。

  救护车早在山下等着,韦安失血过多已经昏了过去。看着救护车离开,余江阮微微的迟疑了一下,将车开了过来跟了过去。

  孩子果然是没能保住的,余江阮和孟时找到手术室时,孟世辉已经在手术单上签了字。他颓废而疲惫,见着孟时和余江阮也没打招呼。

  余江阮并不想和他们扯上关系,帮忙全是因为不能见死不救。他是不太看得上孟世辉的。

  询问了从手术室里的护士,知道大人已经离了危险,他就轻轻的道:“走吧。”

  看着韦安从石梯上滚下,身鲜血的样子。孟时忽然就想到了从楼梯傻上滚下的董芙萝。她对自己的孩子都那么狠,何况别人的孩子。

  孟世辉早该想到,只要他还和董芙萝在一起,以董芙萝的性格,这个孩子根本不可能平安降临在世界上的。

  孟时打心底的疲惫起来,董家的人,又有哪个是善类。她点了点头,刚要离开,就听孟世辉暗哑着声音道:“孟小姐,余先生,谢谢。改天必定亲自登门拜谢。”

  余江阮说了句客气了,然后又客气的让他有什么事联系,牵着孟时走了。在电梯里时,他忽然想起那辆红色的跑车怎么那么熟悉了。那是董芙萝的座驾,他自然是见过的。只是一时没想起来。

  其实就是当时想起来了,这事他们也是阻止不了的。想到董芙萝那样子,他微微的皱了下眉头,真真是个蛇蝎美人。董家的事太,何瑜霏不嫁过去,也许是幸运。

  两人原本是打算吃斋饭的,这下斋饭没吃成。也早过了吃东西的时间。孟时早上就没吃多少东西的,余江阮看了看时间,柔声问道:“想吃什么?”

  孟时的胃现在都是难受的,哪吃得下东西。她摇摇头,道:“没胃口,不用管我。”

  余江阮就道:“哪能不吃东西,多少都得吃点儿。”附近是没有什么好吃的东西的,他带着孟时上了车。

  孟时确实是一点儿胃口也没有,余江阮给她买了一碗白粥,带了几样凉拌的小菜。他自己则是随便吃了一碗牛面。

  余江阮一点儿都没想到今天会遇到董芙萝的。稍微的想了一下他还是给董家郃发了一条短信,简单隐晦的说了之前遇见的事。

  他是不想多管闲事的,可董芙萝那样子,谁知道会不会再做点儿别的事。不管怎么说,这种事都是该通知董家郃一声的。

  董家郃收到余江阮的短信的时候就楞了一下,他是没想到余江阮还会主动和他联系的。

  看到短信的内柔,他的脸色立即就变了。当即给东青那边的人打电话,让看紧董芙萝,他立即订机票过去。

  以他对董芙萝的了解,那个女人碰了‘她的东西’,她哪会那么善罢甘休。这恐怕只是想给孟世辉一个教训。可是,现在的孟世辉已经不是以前的孟世辉了。

  董家郃头疼不已,其实,孟世辉在外面有女人再正常不过。这些年,董芙萝一直住在家里,逢年过节几乎都很少回孟家,谁会一直为谁守身如玉?而且,孟世辉的年纪不小了,孩子,尽管嘴上说顺其自然,恐怕是早就想要了。

  董家郃想着,匆匆的进了电梯,还是给家里打了电话。接电话的并不是他的母亲,他让家里的佣人转告。

  挂了电话,他伸手眉心,斯文英俊的脸上已是疲惫不已。这次的事情恐怕没有那么容易解决,董芙萝的性格极端,而她痛下杀手,孟世辉恐怕早已心凉。

  现在的孟家早不是以前的孟家,这些年他是亲眼看着孟家起来的。这次的事,归结底,问题还是在董芙萝的身上。

  董家郃出了电梯,并没有急着走,而是在停车场里起了烟来。过了好一会儿,才重新打电话给司机,让司机送他到机场。

  孟时还没回到老宅,就接到了老鬼的电话,说他已经回来了。问孟时在哪儿。他原本是昨天就要到的,也不知道这到哪儿去了。

  孟时就让他找个地方坐着等等,她马上回去。老鬼心不在焉的应了下来。让她快点儿,他快困死了。孟时问他昨晚干什么去了他也没说,直接就挂了电话。

  孟时到了巷口就下了车,她去给老鬼开门,而余江阮则是去超市。家里好些东西都没了。

  孟时远远的就看见老鬼在门口坐着,走近了才发觉他是在打瞌睡。他身上穿了件灰色的外套,沾了不明物体,整个人看起来有几分落魄。

  孟时踢了踢他的鞋子,然后径直去开门。老鬼迷糊糊的,睁眼看到孟时。打了个哈欠,道:“总算回来了,我这等得话儿都快谢了。”

  孟时推开门,示意他进去,将不知道谁扔的牛盒子丢进垃圾桶里,道:“有那么夸张吗?”

  余江阮的车开得很快的,不过才一个多小时。

  老鬼打了个哈欠,道:“当然有了,对了,有吃的吗?”

  他倒是不客气的,边说着边往里走。孟时将门推关好,余江阮要回来并没有锁,道:“可以煮面。”

  “给我煮上一大海碗,两人分量的。”老鬼说。

  孟时打开门,换了鞋,还是没忍住的问道:“你昨天干什么去了?”

  就算是刚下飞机也不至于饿成这样子,还哈欠连天的,昨晚八成是没睡。

  “睡觉。”老鬼打着哈哈,不肯再说。

  孟时也没再问,进了厨房给他煮面。特地将很少用的大海碗拿出来,放了高汤和调料。

  煮面几分钟就能吃了,老鬼的瞌睡好像也醒了,整个人看起来清醒了不少。孟时将面端上餐桌,他也顾不得汤,拿了筷子就开始吃了起来。转眼就面就吃了一小半,他这才有空,抬头看着孟时,开口问道:“你最近别窜。”

  孟时就觉得有些不对劲,拉开椅子坐了下来,道:“怎么了?”

  之前子就说过。老鬼不应该再叮嘱的,肯定是出了什么事儿。老鬼本想让她别问的,转念一向知道瞒也瞒不了多久,索坦白“姓蒋的那孙子,说话不算数。在外面到处传说你是老爷子的徒弟,得了老爷子的真传。”

  她就只奥这事还没完,听到这话忍不住的一乐,似笑非笑的道:“他倒是看得起我的。”

  她不过是学了点儿皮而已,传成这样也太看得起她了。老鬼大口的吃着面。道:“他就是一孙子,不是个男人。”

  孟时忍不住的有些想抽烟,手碰到烟盒又收了回去,低着头看着干干净净的地砖,道:“这事在余江阮面前你别提。”

  老鬼拍着脯保证,顿了下,道:“你就躲这段时间,他们想找你,肯定是冲着老爷子的东西来的。那东西已经有眉目了,我在那边遇到了一哥们儿,不知道从哪儿的得来的消息,说是那东西在费家上一任掌门人的墓里。我跟着去了一趟,谁知道他娘的是瞎跑。前不久已经被人给开过了。不过我猜既然有这样的消息出来,肯定有人已经知道了线索。我过几天再去打听打听。”

  那东西的惑力,比孟时是否得老爷子的真传这惑力大多了。最重要的是,她不在赌场混,谁还关注她?就算是想请她出去,吃了几次闭门羹总会消停。

  孟时嗯了一声,她知道下墓是很危险的,顿了一下,道:“现在不愁吃穿,你别和人去做那些事了。”

  老鬼做这生意不白不黑的,跟着下墓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老鬼举起手来发誓,道:“这是最后一次。”

  说着他挠了挠后脑勺,像是怕孟时嫌弃他似的,又补充道:“我洗过澡,全身都换过了才过来的。”

  孟时倒了一杯水推到他面前,撇了一下嘴,道:“谁嫌弃你了?”

  老鬼嘿嘿的笑了起来。

  余江阮回来得快的,听到车子开进院子的声音,孟时就出去帮忙拧东西。余江阮大包小包的买了好些东西,孟时没有吃多少东西,他又带了甜点回来。

  他并不让孟时拧东西,只将甜点递给她。进门就见老鬼跟一大爷似的在沙发上坐着,怕余江阮没看见他,特意重重的咳了一声。

  余江阮看了过去,顿时乐了起来,道:“怎么黑成碳了?”

  老鬼又重重的哼了一声,道:“没礼貌,我现在算是小孟的监护人。你信不信我”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见余江阮皮笑不笑的看着他。他直了背脊,随即又焉了下去,鼻尖儿装傻去了。

  余江阮将东西放进了冰箱里,拿出买的桃子洗干净放到小几上,坐在了老鬼对面的沙发上,道:“最近去哪儿了?”

  他拿出水果刀,慢慢的将桃子皮给削掉。老鬼本想摆摆谱的,这下没摆成,有些悻悻的,道:“没去哪儿。”

  他本是想拿桃子吃的,见余江阮正在削皮又靠回了沙发上。余江阮好笑,不过没说什么,等到削好了皮,招手让孟时过来,将桃子递给了她。

  老鬼直嚷嚷着说欺人太甚,自己拿起了桃子狠狠的咬了起来。

  两人在客厅里说话,孟时则是在厨房将煲汤的食材拿出来。余江阮买了一只杀好的鸭回来,正好能煲酸萝卜老鸭汤。中途余江阮要进来帮忙,被她给赶出去了。他帮的多半是倒忙。

  重新回到客厅,老鬼伸长了脖子往厨房里瞄了一眼,道:“你打算什么时候结婚,我告你,你要敢不对小孟好,可别怪我对你别客气。”

  孟时倒是能保守秘密的,还没告诉老鬼他们已经领过证了。不过,那在他眼里也算不上是结婚。这婚礼怎么都得补办的。

  余江阮也往厨房里看了一眼,有些无奈的道:“你觉得我能做得了主吗?”

  老鬼咳了一声,瞥了他一眼,道:“我也赞成晚点儿结婚,你这种人就是该多考验考验。这张脸一看就是拈花惹草的脸。”

  余江阮嗯哼了一声。慢条斯理的道:“我看你得好好松松筋骨了。”

  老鬼切了一声,道:“谁怕谁呀。”嘴上虽是那么说,但却不说话了。趿着拖鞋往厨房里觅食去了。

  医院里,董家郃站在走廊上着烟。孟世辉冷冷的看着他的背影,过了会儿才上前,像平常一样打招呼。

  董家郃回过身来,微微的颔首,往病房的方向看了一眼,道:“人还好吗?”

  他不是来质问,孟世辉的眼中闪过了一抹讥讽。摇摇头,淡淡的说了句还好。他完全没有一点儿歉疚,董家郃轻描淡写的说了句没事就好。

  孟世辉并没有接口,董家郃就道:“我姐的性格有点儿冲动。我让她过来道歉,需要的赔偿”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孟世辉打断,他冷笑了一声,道:“道歉?还是免了吧。我怕再出一条人命来。”

  他说得毫不客气的,一张轮廓分明的脸上全是冷漠。董家郃看在眼中,掸了掸烟灰,淡淡的道:“那你打算怎么处理?”

  孟世辉看向了他,脸上的讥讽不遮掩,道:“我在你眼中,就只是董家的一条狗。就连那么一秒,都没有被当成人过。你觉得我该怎么处理?”

  他将这个皮球踢给了董家郃,董家郃就没说话,但脸色不太好看。他来的时候就知道这事不会善了,却没想到孟世辉的态度如此强硬。丝毫不留情面和态度。他很早以前就知道他的姐夫是很能忍的人。

  有护士匆匆过来,在孟世辉的耳边说了句什么。孟世辉说了句知道了,他显然是没有谈下去的打算,意味深长的道:“家郃,我很感激你的帮助。也希望我们的关系能和以前一样。这事并不是我一个人的错,请你看好你姐,如果她再敢来医院闹,夫多年,到时候可别怪我不客气。”

  董家郃就轻笑了一声,看了看手中的烟火,道:“姐夫想,怎么个不客气法?”

  董芙萝再怎么样是董家人,孟世辉那么说就有点儿不给面子了。

  孟世辉的脸色不变,微微笑笑,道:“家郃,人一旦寒了心,不惜一切代价,什么都做得出来的。”

  董家郃就没说话了,孟世辉笑笑,转身往病房走去。他的脸上的笑意收了起来,神色阴郁。

  董家郃站在原地没动,过了会儿才拿出手机来打电话。他的手下办事都是很有效率的,很快韦安的病例就被送到了他的手中。他问了几句病情的,然后就沉默着没说话。

  难怪孟世辉一点儿情面也不顾。那女人经过这次,恐怕是很难有孕了。董家郃闭上眼睛,他突然想起,那年董芙萝从楼上掉下来的事。孟世辉当时的反应,并不像现在这样。或者说,是很平静的。而且,当所有人,都愤怒的指责孟时的时候,他并没有半句指责,平静得像是个局外人。

  他当时以为,那是意外。董家郃的思绪停顿了一下,他忽然的就疲惫不已,伸手眉心。

  孟世辉说得出,必然是豁出去了。这事,如果处理得不好,只会越加的发酵。孟世辉自然是有恃无恐的,凡是做生意的,就算再光明也光明不到哪里去。这些年,董氏的许多事,都没瞒过他。 huZxs.Com
上一章   婚不及防   下一章 ( → )
一半浮生《婚不及防》在线阅读,《婚不及防》是一半浮生新作,我们提供婚不及防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无广告婚不及防无弹窗尽在胡子小说网,大神作品齐聚胡子,婚不及防免费最新章节为您每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