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子小说网提供一半浮生《婚不及防》在线阅读
胡子小说网
胡子小说网 穿越小说 科幻小说 推理小说 架空小说 言情小说 灵异小说 都市小说 同人小说 武侠小说 乡村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小说排行榜 玄幻小说 校园小说 官场小说 短篇文学 经典名著 耽美小说 军事小说 历史小说 总裁小说 仙侠小说 综合其它 网游小说
好看的小说 平步青云 不死武尊 武道至尊 奇术色医 武炼穹苍 傲剑天穹 吞噬魂帝 阴阳噬天 都市狂兵 铁血强国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胡子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婚不及防  作者:一半浮生 书号:42454  时间:2017/10/9  字数:7078 
上一章   Chapter 3 两两不相忘 22    下一章 ( → )
在余部长面前,他是不好太过分的。邰音芮说了句失礼了,没再说话了。余江阮那么不给面子,她是有些尴尬的。

  余部长在外面不能呆太久的,喝了茶之后余江阮让人准备送他回酒店了。余部长也知道自己的身份特殊不能多呆,和蔼的让孟时去京都玩,就上车走了。

  看着他的车消失在小巷里,余江阮这才侧头去问邰音芮“你怎么知道我爸爸在这儿?”

  邰音芮笑笑,道:“你在孟小姐这边不是什么秘密了,余叔叔特地过来,当然是要来看看的。”

  她说得理所当然的,余江阮看着她没说话,过了会儿才道:“音芮,你和以前不一样了。”

  邰音芮笑笑,直视着他,道:“你不也和以前不一样了么?”

  她的语气有些冷漠的,余江阮看着她没动,过了那么一两分钟,又问道:“我再问你一次,你是怎么知道我爸在这儿的?”

  “猜的。”邰音芮这次回答得很干脆的。

  余江阮没再问了,看了看时间,道:“饭也吃了,你也该走了,不送。”

  邰音芮低低的笑笑,低声的道:“阮阮,其实你才是最绝情的。”

  余江阮一点儿这种话题也不想和她谈,直接往院子里走去。邰音芮出了一支烟点起来,在老在门口站了会儿,才发动车子。

  余江阮进了屋就给余部长的秘书打电话。说余部长的行踪被人透了。让他想法查查。秘书吃了一惊,这是大事,他话也没说几句就匆匆的将电话挂了。

  余江阮眉心,也不知道邰音芮到底想干什么。他进去的时候孟时已经将碗收拾完了,正在发呆。他用手在孟时的面前挥了挥,孟时才回过神来。

  她刚才送了余部长到门口的,余部长走后就进来了。她总觉得邰音芮问的话是别有深意的,对她的家世,她应该是知道点儿什么了。余江阮要不打断她

  孟时没再想下去,看向了余江阮。余江阮轻咳了一声,道:“抱歉,我没想到她会过来。”

  孟时拿了抹布将灶台擦得干干净净的,道:“现在说抱歉是不是晚了?”

  余江阮有些尴尬,随即认真的道:“能让你生气,我很高兴。”

  “你这是吃撑了吧?”孟时睨了他一眼。

  余江阮笑笑,他和孟时的关系在这段时间,他总觉得再近一步都是难的。仿佛又回到了最开始的时候。她像小兽一样的戒备着。

  他其实知道,这不能怪她的。

  他久久的凝视着孟时。孟时不知道在想什么,头也没回。将厨房打扫干净,回头看到余江阮还站着,她扫了他一眼,道:“愣着干嘛?”

  “看你呗。”余江阮笑笑。

  气氛陡然就暧昧了起来,孟时只当是没听见,关了厨房的灯就往外走。刚到门口就被余江阮拽住了,他将她拽入怀中,紧紧的抱着。孟时乖巧的一动不动的,任由着他单手搂着。

  就那么抱了好半天,余江阮才松开了她,两人谁也没有说话,就在厨房门口静静的站着。

  最后还是孟时将宁静打破,让余江阮去沙发上坐着,她替他看一下手。那么在兜里捂了一天,余江阮也是很不舒服的,说了声谢谢。

  昏黄的灯光下孟时替他检查手的神情认真极了,半边脸在温暖的灯光中柔和至极。余江阮轻轻的握了握她的手。

  第二天余江阮是要去给余部长送行的,打电话过去的时候才知道余部长昨晚就已经走了,不知道又有什么急事。余江阮已经习惯余部长这样匆忙,倒没觉得有什么。让孟时送他去公司上班。孟时可以预想在未来的这段时间内,她都会成余江阮的专属司机。

  送了余江阮到公司,她将车停在他楼下的停车场里,然后坐公车去上班。还没到上班的地方,她就接到了邰音芮的电话。

  邰音芮问她有没有空,想和她谈谈。孟时直接儿的回答说没空。也没问她有什么事。

  邰音芮在电话那端笑笑,很轻松的道:“既然孟小姐没空,那我过来好了。孟小姐上班的地方,我知道的。”

  孟时立即就警惕了起来,她知道邰音芮来者不善。她淡淡的说邰小姐请便,然后直接挂了电话。

  邰音芮应该是在附近的,没多大会儿就过来了。孟时店里的快递没分好,七八糟的。她丝毫不关心孟时的工作,在门口就停住,微笑着道:“孟小姐能空到对面的咖啡厅坐坐吗?”

  孟时太起一张额头上冒着细细密密的汗的脸看向她,指了指地上的包裹,道:“那可能只有麻烦邰小姐等会儿了,我得把这些完才能出时间。”

  地上还有一大堆东西,怎么半个小时也是得要的。邰音芮笑笑,道:“要是孟小姐不介意,也可以在这儿说的。”

  微微的顿了一下,她接着微笑着道:“我可真是够粗心的,竟然没发觉,孟小姐也是京都人。”

  孟时的整个背脊都直绷紧,没说话儿。她就知道邰音芮来者不善的,只是没想到,她竟然查到了她的背景上。

  也对,邰家在京都怎么也是名门,她的过去并没有抹掉,要查是一件很容易的事。

  她回过头,似笑非笑的看着邰音芮一眼,道:“邰小姐还真是有心了。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当初不是邰小姐自己我也没有机会对吧?”

  她也丝毫不客气的,嗖嗖的放着刀子,往邰音芮的伤口上戳。

  邰音芮的脸色有点儿不好看,不过还是一如往常的优雅,微微笑着道:“孟小姐可真是伶牙俐齿。不过,不知道孟小姐有没有想过,你和阮阮在一起,只能是给他抹黑。别说是给他抹黑,就连余叔叔,以后的仕途,再想往上,那也恐怕很难。”

  她的言语犀利,微微的顿了一下,接着道:“他现在接受了你,那是因为不知道你的身份。你能确定,他们知道了你的身份,也能接受你吗?就算是接受了你,你也只会是埋在他们家的一颗不定时炸弹,你能心安吗?”

  孟时站了起来,好笑的看着邰音芮,道:“我不明白,我怎么就成了邰小姐口中的不定时炸弹了呢?我父亲再有罪。也罪不及后吧?难道说只要一人犯了错,他的子孙后代就只能永远是奴隶么?”

  她目光冷冷的看着邰音芮,语气中带了几分咄咄人的。她浑身的气势都是锐利的,简直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

  邰音芮的心神有些,随即稳住,淡淡的道:“你别嘴上硬撑着,有没有影响你再清楚不过。我不过就是想提醒你,趁现在离开阮阮,也许还能留下一段美好的回忆。他们家是什么人你比我更清楚,你的背景。迟早会曝光在他们家所有人面前。到时候”她的嘴角扬了扬“孟小姐恐怕就不只是难堪了。”

  孟时笑笑,盯着邰音芮,道:“多谢邰小姐提醒,不过我相信,邰小姐同样,比我更清楚余江阮是什么样的人。如果他真是邰小姐口中的那种人,想必邰小姐,也不会那么放不下了吧?”

  她丝毫不放过邰音芮脸上一丝一毫的表情,接着道:“邰小姐为了余江阮那么费心,我想他知道了,必定会很感动。”

  邰音芮笑笑,道:“你不用威胁我,我和阮阮从小一起长大,知道他是什么样的性格。”她说得轻描淡写的,不知道是真没放在心上还是只是强作镇定。停顿了片刻,又道:“既然孟小姐那么有信心,那就当我的提醒是多余的好了。至于以后,我拭目以待。打扰了。”

  她说着,优雅的转身走了。孟时像是被干了所有的力气一样,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她想,她和余江阮真的必须得有个了断了。

  她缓了好会儿才缓过来,然后蹲下继续将包裹整理好。晚些时候她给老鬼打电话,让他晚上出来吃饭,顺便叫上子一起。老鬼只当她是要感谢子,爽快的应了下来。

  挂了电话,孟时又给余江阮发了短信,让他自己回去,她有点儿事接不了他。余江阮不知道是忙还是生气了,并没有回她的短信,她并没有在意,将手机丢回了衣兜里。

  她特地下了早班,地方是老鬼定的,他要开车过来接她的,孟时拒绝了。她到的时候老鬼早就到了,点了一壶茶优哉游哉的喝着。

  她四处看了看,在老鬼的对面坐下,道:“子还没到么?”

  老鬼给她倒上茶,道:“还没有哩,他没在城里。应该还有会儿。饿不饿?要是饿就先要点儿东西垫垫肚子,毕竟我们请客吃饭,也不好先吃是不是?”

  他这语气就跟哄小孩子似的,孟时没搭理他。呷了一口茶,才看着他,道:“最近有没有发财的路子?”

  老鬼坐直了身子,道:“干嘛?手头紧了?”

  孟时点点头,老鬼就从衣兜里掏出一张卡,道:“这里头有二十万,密码就是你生日。你自己放着用。本来就是特意给你存的。”

  孟时有些不明白,看着他没动。老鬼挠了挠后脑勺,道:“这些都是老爷子不在后存的,想着要给老太太养老的我是老爷子的弟子,本来就该照顾你们的。我欠老爷子的可不止这些。好了,别和我客气,就算你现在不要,这钱我以后也是要用来给你陪嫁的。你知道我花钱大手大脚的,要是不够我再想办法。”

  他连孟时钱用来做什么都没问的。孟时的鼻子就有些涩涩的,低下头没说话。

  老鬼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了,犹豫了一下试探着问道:“你和小余吵架了?”

  孟时摇摇头,说没有。他松了口气,道:“小余人不错,你和他得好好的知不道不。”

  孟时沉默了一下,端起茶呷了一口,笑笑,道:“你和余江阮做了那么久的生意,不会不知道他的背景吧?我和他,没那可能。”

  老鬼虽然没有刻意的去查过余江阮的背景,但从他出手大方来看也知道不简单的。他怔了下,没说话。

  孟时没打算再瞒着他,转着手中的茶杯,道:“我知道你有路子的我欠了他一笔不小的钱。你能不能帮帮我?”

  老鬼就知道她和余江阮之间的事没那么简单,伸手拍了拍孟时的头,道:“钱的事我会想办法,你别胡思想的。”说到这儿,他想起了什么似的道:“你约子出来,并不是为了吃饭?”

  孟时点点头,道:“我自己的事我会处理,卡你放着。要是不够我再找你要。就当是我借你的。”

  老鬼看着她,笑笑,认真的道:“小孟,或许你会觉得我煽情,但就算在没找着你们之前,我在心里,也是一直将你们当成我最亲的人。我父母早逝,我爷爷大受打击喝酒潦倒。我们家从此一落千丈。你外公从来没有看不起过他,可以说,我父母过世之后。我就是间接的由你外公养大的。后来啊,他或许知道最终的结局,才将所有人遣散。他是给我置办了一套房子的,那时候说是给我以后成家的。但在我刚开始做生意的时候亏了,走投无路时变卖了。所以这二十万根本算不了什么,我这些年不是没赚着钱,一个人花钱总是大手大脚的,也输了一些。以后节约点儿,辛苦点儿,钱就来了。你都收着,差多少我再来想办法。一个小姑娘,别把所有的担子都往自己身上,不然哪能嫁得出去呀。”

  他伸手拍了拍孟时的头,想缓和一下凝重的气氛。孟时却没配合,沉默了一下,抬起头来看向老鬼,嘴角勾了勾,道:“我没客气的,我是不想做废物,做任何事情都依赖别人,一旦养成习惯会很可怕的。”

  她的语气是带点儿讥诮的,老鬼看着她,有些无奈的道:“你呀!真是个吃苦的命!你既然已经决定了,那就随你。只是以后做什么事情先和我打个招呼,我吃过的亏可不少,现在长记了。”

  孟时就说了一句好,捡起竹篾里的豌豆慢慢的嚼着。天气并不热,老鬼点的是火锅,还点了好几个凉拌菜下酒。

  子没来,两人就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说着说着的,老鬼就提到了余江阮,试探着问道:“你和小余,到底是怎么回事?”

  孟时去捡豌豆的手顿了顿,眼皮也不抬的道:“没怎么回事,我欠了他一笔钱,还是老太太在时就欠着的。”

  她只提前,决口不提感情,老鬼看着她,就问道:“你真一点儿也不喜欢他?”

  孟时就没再吃豌豆了,将剩下的丢回了竹篾子里,淡淡的笑笑,道:“我早已不知道什么是喜欢。现在也没资格谈那些。”

  是的,父亲的大仇未报,她现在是没资格也没那时间去谈情说爱的。

  她的语气莫名的带了些沉重,老鬼叹了口气,道:“小余真是不错的,我和他来往不是一年两年了,还从来没有有过隔阂过。我其实也看好你们的,郎才女貌,嘿嘿好了,我不说了啊,以后都不提他行吧?”

  见孟时看着他,他赶紧的举起手来说道。

  子过后好一会儿才到,他那车估计是坏了,低调的换了一眼黑色的半旧不新的丰田。袖子挽着,若隐若现的出手腕上的纹身。

  见两人都到了他也不惊讶,也没解释什么。老鬼高声的让上菜,然后叫了酒。虽是开车来的,子也没阻止他。赌场的事情刚处理好,他这几天的神经都是紧绷着的,也该缓和缓和了。

  孟时给子倒了一杯茶,就听老鬼问道:“事情怎么处理的?是不是牵连了很多人?”

  子点点头,并没有透太多的细节,只是道:“那边的场子,暂时不能再动了。”

  被盯上了哪是那么容易就摆的,他点了一支烟上,轻描淡写的道:“金老板说他会想办法,也许过段时间就能重新开业。”

  “你们家也不止是这点儿产业,小事一桩。”老鬼笑笑,道:“这次的人查出了没有?”

  子摇摇头。埋的人很深,不是那么容易挖出来的。可能在最近一段时间里,都不会有动作。

  他不想谈这些的,老鬼也就没再问了,起身去洗手间去了。

  子往后靠在椅背上,了一口烟,看着孟时,淡淡的笑笑,道:“那天谢了。以为最近一段时间都不会再见到你的。”

  孟时看向他,他却没再解释什么。只是着烟笑笑。侍应生将锅底和菜端上来,两人就没再说话了。

  老鬼很快回来,招呼着孟时。他和子不是一两次吃东西了,自然不用客气。两人都喝酒的,老鬼想了想也给孟时倒上半杯。

  子的话很少的,多数时候都是在听老鬼说。老鬼天南地北的瞎侃着,他应上一两句,然后偶尔用公筷给孟时挟菜。

  子无疑是很有教养的,完全看不出来他是在道上混的。柔俊美的外表下,一点儿也看不出他是心狠手辣的。

  几个碰杯后孟时的头就有些晕了,她摆手不再喝酒,老鬼就给她倒了茶。酒喝多了是没食的,就连人的火锅味儿闻着也有恶心的感觉。她靠在了椅子上,认真的听着两人聊天。

  老鬼和子的来往,不仅仅是买卖上。其他见不得光的地方也是有来往的。他一点儿也不避讳的在孟时面前谈起,子也没避讳,简单的将最近他知道的事说了说。

  老鬼店里的东西,有些是买来的。但多数,都是地下来的。他前些年是自己在跑,后来招了一个伙计之后就是那伙计在跑。不过现在没以前那么好做了,僧多粥少。

  子的老板什么都来,他也曾搭上他们跑了好几趟。所以才和起来的。

  两人吃得差不多了孟时去付钱,才知道钱已经结了。老鬼大大剌剌的想不到,估计是子上洗手间的时候结的。

  她还没回位置上坐下,余江阮就打了电话过来,问她现在在哪儿。孟时没回答,就说还没忙完。余江阮说他到家了,让她忙完就直接回去。不用再去他的店里。

  他竟然为这事儿特地打了电话,孟时就说好,然后挂了电话。回到位置上的时候老鬼和子都准备走了,老鬼喝得差不多了,说话舌头直打结。

  子就说送他们回去。他也是喝了酒的,孟时就说要不叫代驾。子笑了起来,看着孟时,道:“不相信我么?这点儿酒算什么,比这多几倍我也喝过。一样开车。”

  孟时鼻子,扶着老鬼上了他的车。怕老鬼耍酒疯,又给他系上安全带。子看着她做完这一切才发动车子。

  上次的事被余江阮捣乱,孟时都有些不知道怎么开口的。子像是知道她会说什么似的,道:“就算重新开张。这个场子也不安全了。现在是感时期,我看看,过段时间再看看别的。”

  微微的顿了下,他从后视镜里看了孟时一眼,道:“我这儿有点儿,要是有急用先从我这儿拿,以后再还也是一样的。”

  孟时沉默了下说了声谢谢,然后又说不用的。子没再坚持,笑笑。

  老鬼已经睡着了,打起了呼噜。过了会儿,子才又道:“以前我见过你几次的,一点儿也没想到你是女孩子。在他店里的时候,我也不敢百分百确定的。你们家老爷子的事我听说了的,你的身份感,就一次,以后别再去那些地方了。”

  他说得轻描淡写的,孟时知道他只是把事情简化了。停顿了那么一下,才道:“现在还有人在找么?”

  子点头,微微笑着道:“金钱的惑力比你想象的还大,要是那东西一直不出现,就算过百年,一样有人觊觎着。”

  孟时没说话儿,过了会儿,才问道:“你怎么知道东西没在我手里?” hUZxS.cOm
上一章   婚不及防   下一章 ( → )
一半浮生《婚不及防》在线阅读,《婚不及防》是一半浮生新作,我们提供婚不及防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无广告婚不及防无弹窗尽在胡子小说网,大神作品齐聚胡子,婚不及防免费最新章节为您每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