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子小说网提供夏绮《天亮以前我要你》在线阅读
胡子小说网
胡子小说网 穿越小说 科幻小说 推理小说 架空小说 言情小说 灵异小说 都市小说 同人小说 武侠小说 乡村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小说排行榜 玄幻小说 校园小说 官场小说 短篇文学 经典名著 耽美小说 军事小说 历史小说 总裁小说 仙侠小说 综合其它 网游小说
好看的小说 平步青云 不死武尊 武道至尊 奇术色医 武炼穹苍 傲剑天穹 吞噬魂帝 阴阳噬天 都市狂兵 铁血强国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胡子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天亮以前我要你  作者:夏绮 书号:13208  时间:2017/4/24  字数:8506 
上一章   第八章    下一章 ( → )
“可文,刚才有你的电话。”我才刚坐下,旁边的洁宜使探过身递了张纸条给我。

  我接下看了一眼,纸条上写着要我去十一楼的小会议室,至于是谁找我,为什么找我,什么也没写。随手翻到背面,才发现纸条背面写着支持我,并且要我加油的字样。

  我愣了一下才对她说:“谢谢。”

  洁宜小心地看了周围一眼才给我一个笑容,又连忙低下头去。

  看着,我突然觉得她有些可悲。

  她是菜鸟派中较温和的一个。长得很秀气,讲起话来轻声细语地,就是一般人心中乖乖女的标准模样。她对我很友善…其实她对谁都是如此的,很难想像她与人争斗的样于。事实上她也从不曾与谁争吵过,顶多只是顺着他人的话锋小小八卦一下。不过她倒是常成为箭靶,经常被老鸟派欺负得泪眼汪汪地,然后菜鸟派又会聚众来拯救她。

  在我看来,她似乎是因为“恶势力”而不得不成为菜鸟派的一份子。

  我刚到这个办公室时就是如此,壁-分明的两个派系,自己选一边站,一但选定了就注定了与另一个派系为敌对的立场。我一向不受争来斗去,所以我选择了哪一边也不加入。不过我也不是所谓的中立者,说我是个旁观者倒还恰当些。

  其实整个办公室中不只她一个人是如此,只是因为胆小缺乏主见,莫名其妙地就被帖上了个标签。从此以后行事还得处处留意是不是符合标签赋予的形象,就怕一个不小心成为众矢之的,被自己的派系排挤,更难容于另一个派系。

  洁宜便说过-慕我,希望像我一样自由自在地。我听得出来她希望我帮她离那个争斗不休的小圈圈,可是我什么也没做。因为我不爱与人成群结-,与她也不特别谈得来,我不想勉强自己与她走得亲近。再者,我也不认为自己能帮上什么忙。想要摆小圈圈的束-,最重要的还是她自己,别人不可能代她-定些什么…

  去!这时候我干什么还花心思去烦别人的事呢?我又看了手上的纸条一眼,我想,我还是先上十一楼报到去吧。

  这-办公大楼九楼以上驻守的都是高层主管及幕僚,对我们这些普通小老百姓而言都是区。因此前往十一楼的途中,我不断地揣想着召见我的人究竟是谁,而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尔杰的父亲。不过不太可能,这个公司是他的关系企业中最小的一支,所以他极少会出现在这儿。所以也有别的可能…可是任凭我想破了头,也想不出有哪个高层主管会召见我,他们只怕连公司有我这一号人物的存在都不知道吧?

  不管了,谁要见我都行,就千万别是尔杰的父亲。我不断在心中祈祷着。

  不过天不从人愿,一进到小会议室,我便见到那张有些熟悉却又陌生的脸。熟悉,是因为常在传播媒体上看到他;陌生,则是因为从来不曾面对面地见过他--宏硕企业的董事长,也就是尔杰的父亲大人。

  “庄小姐,请坐。”见了我,他淡淡地说。

  “谢谢。”我坐下后发现了两件事。第一,尔杰与他父亲长得很像,不过,他父亲看来威严而难亲近。第二,桌上有一份员工资料,想来,那是我的。

  尔杰的父亲看了我一会儿,又低下头去看着桌上的资料。然后,他将那份资料拿在手上翻了翻,抬起头来看我。

  “庄小姐是私立xx大学毕业的。”他的态度好似一个面试的主管。

  “是。”我没忽略他强调了“私立”二字。

  “弟妹都在读大学?”

  “他们毕业了,我弟弟现在读研究所。”

  说完,我才觉得有些不妥。特地告诉他我弟弟在读研究所,好似在炫耀似的。可是我没那个意思,只是据实以告。

  不过他似乎并没有如是的想法,只是低着头看着,又继续问道:“你父母都是务农的?”

  “是。”他手上的资料写得一清二楚,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要找我来问这许多。不过,我仍是有问必答。

  “你的考绩很差。”

  答案是肯定的,可是面对这个问题我实在不好意思理直气-地答是。所以这次我没有回答,只在心中扮了个鬼脸。

  不过他似乎也不在乎我的答案。将手中的人事资料置于桌面上,他的目光再次朝我投而来,问道:“庄小姐知道我为什么请你过来吗?”

  “我想是为了尔杰。”我没有迟疑也没有-避直直地望向他。

  他没有评断我的回答,只是静静地看了我几秒钟。

  “你令我有些意外,你的外貌并不出色。”他平淡地说。

  确实是的。我-不上美丽之,甚至称不上漂亮,至多只能说是清秀。而我从来不觉得自己因此而矮人一截,所以我也不会想为自己的长相辩-些什么。并且在我听来,他只是单纯地陈述事实,语气并没有任何贬低的意味,因此我什么也没说,只是静静地看着他,等待下文。

  他又瞥了桌上的个人资料一眼。

  “你的家世、学历都很普通。”

  我还是没有说话,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我也不认为自己有必要说些什么。我相信到目前为止他所说的只是引言,而不是重点。

  “你认为以你这样的条件,配得上尔杰吗?”

  这个问题我一点也不意外,所以,我几乎未曾思考便开口说道:“对我来说,爱与不爱比配与不配来得重要。我知道就世俗的标准来看,我样样不如尔杰,或许在他人看来,是我高攀了。但是那是别人的想法,与我们何干呢?相爱的是我和尔杰,别人又有何置喙的余地?我也认为门当户对很重要,但我之所以认为重要,是因为生活及价值观的协调与适应问题,非关配与不配。如果相爱的两个当事人彼此能够协调好,门第的问题,似乎不是这么重要,不是吗?”

  “如果是我反对你们在一起呢?”他语气仍是一样平淡地问道。

  我看了他几秒钟,可是从他的语调及表情我读不出他真正的想法,所以我不答反问道:“可以告诉我您反对的理由吗?”

  “方才说的那些还不-成理由吗?你的条件与尔杰相去太远,我相信尔杰一定能够找到比你更好的女孩。”

  我轻扯角。

  “您所谓『好』的定义是什么呢?您或许可以为尔杰找到家世、长相各方面都是最顶尖的女孩,但是尔杰不一定能像爱我这样去爱那个女孩。爱情不是做生意,不能称斤论两的叫卖。您所谓『最好的』不一定会适合他,而我想,对尔杰而言,我或许不是最好的,但我适合他。与他交往的这些日子以来,我知道他很在乎他的家人,所以我很希望获得您的认同。不过如果您是基于上述理由而反对我们在一起的话,那么我可以告诉您,我不会放弃与尔杰在一起。”

  出乎我意料之外,他笑了。

  “你很有自信呀。”

  有了笑容的他看来不再那么难以亲近,并且与尔杰更像了。

  我也浅笑着。

  “某些方面是的。”

  他点了点头,又问道:“那么,对于你的工作能力呢?有自信吗?”

  我怔了一下。

  这个问题与方才的对话似乎没有什么关联,那么方才的话题算是结束了吗?我不知道。不过他方才便已提过,我的考绩很差,所以这个问题对我而言并不比方才的话题轻松。

  想了想我没有回答,而是问道:“回答之前我想请教,您现在是以董事长的身分,或是尔杰的父亲来问我这个问题呢?”

  “这有什么差别吗?”他有趣地问道。

  “对我而言有。”抿了抿,我才又继续说:“如果您以董事长的身分,那么您就是我的上司,我得说些漂亮的场面话;如果您是尔杰的父亲,那么您只是一个长辈,我就比较能畅所言了。”

  “那么,你就别当我是董事长,畅所言吧。”他笑道。

  我点了点头。“我对自己的工作能力有相当的自信,不过,我对事业没有野心…”

  我的话没能说完,更没机会听到尔杰他父亲的评论,因为我的话才说到一半,房门便突然轰地被用力推了开来。

  我看了过去,竟然是尔杰。

  我怔楞地望着他,他怎么会知道他父亲到公司来找我?

  没时间思索这似乎无关紧要的问题,短暂的讶异过后我连忙站起身来。

  他的脸色不太好看。各看了我与他父亲一眼之后,他将门关上走到我身边握着我的手,但他却不看我,而是直直地望着他的父亲。他们父子两就这么对视着,谁也没有先开口。

  现场的气氛突然变得好僵,我几乎要觉得空气已经凝结了。

  “尔杰。”我扯扯他的手轻唤道。

  他没有理我,而是对他父亲说:“我从来就不想要接掌你的事业,所以你别想以此来左右我的生活。我和你不同,我不会为了事业金钱而放弃自我。你不要威胁可文,有事找我谈。”

  我有些紧张地看了他父亲一眼,他父亲已面不悦之,但他什么也没说。

  我又扯扯尔杰。“尔杰,不是这样的,伯父并没有…”

  “我们回去再谈。”他握了握我的手,阻止我下面要说的话。

  我可以抗议的,可是我没有。因为他与他父亲的气氛已经很紧张了,没必要再多扯个我进去变成三个人的战争。所以如他所愿,我会回去再与他谈。

  他又看向他父亲,许久,他什么都没有说,然后他便拉着我往门外走去。

  当然,接下来的时间我又跷班了。不过这是头一回,我对他生气了。好不容易有个机会让他与他父亲谈清楚,他却连说话的机会也不给他父亲,并且甚而中断了我与他父亲的谈话。

  他当然也发现了我的不开心,一如以往,他-我哄我。而我,因为知道他对我的好,我做不到对他怒目相向。而且他甚至为了哄我买了个他最痛恨但却是我最爱的水果--榴。

  看到这个榴-我突然发现,我们两在一起之后,彼此的饮食习惯都有了不少的改变。

  以前他是完全不喝牛的,但自我搬来与他同住之后,他开始跟着我喝起牛来。而我,一向不喝咖啡的,与他交往之后,我也渐渐地喜欢上了咖啡的香气。过去我不太吃海鲜,觉得有腥味,可是他爱吃,我便会陪着他多少吃一些,久了,我竟也觉得海鲜的腥味不再那么浓重而爱吃了起来。与我认识之前他从来不吃青椒,总说青椒有种怪味道,但我喜欢,然后在不知不觉中,他也接受了,现在他自己做菜偶尔也会放青椒…

  我们都受到彼此的影响而做了不少的改变,不过有一种我极喜爱的食物他却是无论如何也不愿尝试的,那就是榴。他不喜欢榴-的味道,不过他并不会止我吃。

  吃过晚餐之后,他看着电视,而我则在一旁吃着我的榴。不过,我今天吃得不太“专心”因为他心情不好。我知道他心情不佳与他父亲今天到公司来找我不无关系。

  在公司的时候他说回来与我谈,可他没有,他根本是绝口不提今天所发生的事。

  他心情不好不会摆脸色,至少与我一起时不会。不过他会变得沉默寡言,就好像将自己封闭起来与外界隔绝似地。以前遇到他心情不好的时候,我总是静静地陪着他,可是今天不知怎地,我静不下来。或许是想发-白天在办公室所受的气吧?

  与他恰恰相反,我心情不好的时候静不下来,想找人说话。我不喜欢将不开心的事闷在心里,总觉得说出来会舒坦些,笑笑闹闹也就忘了。

  看了他一眼,我抓起一块果递到他面前。

  “吃一口。”他向后仰了些,扯着,摇头。

  “很好吃的,吃一口。”我仍举着手。

  “不吃。”

  “吃啦,真的很好吃,你试试看就知道了。来,张开嘴,啊。”我将榴-递到他嘴边。

  他笑着捏住我的鼻子晃了晃。

  “你再吵,以后不许你吃榴。”

  闻言,我赶忙将手中的果-进自己嘴里。

  噘着嘴,我又坐回自己的位置乖乖吃榴。不过,吃了两口我又有其他的主意。

  手指,我爬到他腿上坐着,与他面对面。虽然我挡住了他看电视的视线,不过他并没有阻止我,只是笑着看我。捧起他的颊,我往他的吻去。

  大概是看出了我的意图,他想闪躲。而他这一闪身,我差点从他腿上跌了下去。他连忙扶住我,再次让我端坐在他腿上。

  坐正身子之后我一脸委屈地看他。

  “你害我差点摔下去。”

  “好啦,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他轻声软语地向我赔不是。

  我没有说话,而是再次捧起他的颊,我以眼神示意他不许再推开我。他则是一脸无奈地坐着任我处置,双手还扶着我的

  一开始,我轻喙着他的,他动也不动,我很开心得意。不过,过了一会儿之后,这无法令我足了,因为这样他根本尝不到榴-的味道。

  “把嘴张开。”我说。

  他笑着摇了摇头。

  “听话,把嘴张开,一下下就好了。”我哄道。

  他仍是紧闭双

  想了一下,我的手滑到他的侧,轻搔着,这是他全身上下唯一怕的地方。

  一开始他轻-了一下,左右闪躲不成,他索抓起我的手扣在我的侧。

  “你赖皮。”我嚷着。

  他扬起眉示威地笑着看我,仍是不肯张口。

  噘着瞪了他两秒钟,我笑了。再次倾身吻着他,不过这一次,不只是以我的与他轻触,我还轻咬着他的,试图以舌钻进他的口中。

  我努力了许久,他仍不为所动,我几乎要放弃了。不过就在我要放弃之际,他却突然伸手住我的脑后,深吻住我。

  我双手环上他的肩,同吻着他,差一点就忘了自己施展“美人计”的目的。所幸我及时想起来,捧起他的脸,我得意地笑看他。

  “怎么样,榴-很好吃吧?”

  “我觉得你比较好吃。”

  他一本正经地说着调情的话,我却一点也不觉得感动,反而忍不住大笑了出来,那句话像是连续剧中花花公子不入的台词。不过,我的笑声不出两秒钟便成了呻讨-…他在搔我的

  我很怕,非常怕。并且与他不同,我几乎全身上下无一处不怕。我直想抓住他的手制止他,无奈他的力气比我大上许多,任我怎么闪躲,他就是有办法搔到我。到最后,我整个人都倒在沙发上,蜷着身子躲避他的攻击。

  在我几乎要觉得自己断气的时候,他好不容易停止了对我的攻击,也笑摊在我身上。

  “跟我说对不起。”我推着他的肩说。

  “对不起。”他仍埋在我的颈窝。

  对于我的要求他也不问个所以,埋头闷着声胡乱答道,令我笑了出来。

  “再说一次。”我说。

  “对不起。”他没有异议地又说了一次。

  我将他的脸捧起来,让他面对着我。

  “你知不知道为什么该向我道歉?”

  “不知道。”

  “第一次,是因为你搔我,第二次,是因为你有心事不告诉我。”

  闻言他僵了一下,然后他拉下我的手,面无表情地坐起了身于,再度面对着电视,似乎又打算将自己封闭起来。不过这一回我不打算让他那么做。

  我挨到他身边看着他,但他仍是不看我,我也不开心地噘起嘴来。

  “你自己说回来要与我谈的,可是你没有。每次你心情不好就不说话,假-什么事都没有,可是我感觉得到呀。你心情不好,我也难过,我不喜欢这个样子,我有心事都会告诉你的。”

  他的动了动,我以为他要说些什么,等了会儿,他仍是闷不吭声。

  我轻扯着他的臂又说:“我不是要你凡事都得向我报备,我知道不管与他人如何亲密,人始终都是完整而单独的个体,我不会希望你与我谈恋爱就失去自我,不再有自己的秘密。我只是希望你能与我分享你的喜怒哀乐,不要只报喜不报忧。”

  他还是不看我,我将他的脸扳过来面对着我。

  “我只是想陪着你,就像你陪着我那样。那一次你打电话要我来陪你,那是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当我听到所发生的事时我很难过,可是我很高兴你愿意在失意的时候让我陪在你身边。如果我是事后才知道这件事,我会更难过。好比今天,我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我知道你为什么心情不好,可是我不知道你的想法。说出来,别闷着,别让我总是在揣测你的想法,好不好?”

  看了我许久,他缓缓伸出手将我-进怀中。

  “对不起。”他说。

  我在他怀中摇着头。

  “别道歉,我只是希望你快乐。”

  “我只是…”他沉默了两秒钟才又接口道:“我向你保证过绝不让你被刁难的,可是我父亲还是到公司去找你了。我气我父亲去找你,更气我自已没办法保护你。”

  “我不需要被保护。”我抬起头来看他。

  他的脸上似乎写着不认同,我摇了摇头阻止他的发言。

  “-定与你在一起,我就有面对这些的心理准备,我不是温室里的花朵,我能够保护自己。而且你父亲并没有刁难我,他的态度相当和善,他只是与我谈话。”我顿了顿,有些指责的说:“可是你打断了我们的谈话,我甚至没有机会清楚你父亲来找我的目的…去问问你父亲来找我的原因,我陪你一起去,好不好?”

  “不好。”他想都没有想就否-了。

  “要不然我自己去。”

  “也不要。”他像个斗气的孩子沉着脸看我。

  我也不高兴地注视着他。以前曾有过的疑问总算在此刻获得了解答--平时看来与世无争的他,只要有事令他在意计较起来,就成了-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我知道他不是与我生气,只是不想谈这件事,可是我还是不开心。

  他板着脸好一会儿,之后他的表情改变,好似想说些什么,不过他却是抓起我的手什么也没说。扳了我的手指头好半天,他好不容才开口说:“我后天要出国一趟。”

  我有些不清楚——,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来。怔了好一会儿,我才不自然地笑道:“你在与我开玩笑吗?”

  “不是。”他的脸上毫无笑意。

  我也收起笑容。

  “你是气我你对我说心事?”

  “不是,你别瞎猜。出差只是很普通的事,不是吗?”

  我挣开他的掌握将自已的手了回来。

  “出差是很普通的事,可是你后天就要出国了,为什么现在才告诉我?为什么明知道要出国了还与我闹瞥扭?或者你原本不打算出国去,只是因为方才的-扭才临时-定的?”

  “不是这样的。”他又要握住我的手。

  我再次将手了出来。

  “如果你不想说,干脆就都别说,何必这时候又告诉我。”我垂着头闷声说道。

  硬是将我的手握在掌中,他说:“出差的事我是今天才知道的。”

  我抬起眼,有些怨-地看他。

  他握了握我的手,又说:“我真的是今天一早才知道的。本来是想一回来就告诉你,没想到…”他轻叹了一声没往下说。

  我静静看着他,他也锁紧了眉头望着我。

  注视他许久,我-丧地将脸埋入了他的怀中。

  “对不起,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我埋在他怀中咕哝着。“我也不喜欢这个样子的。我觉得自己变成一个不讲理的泼妇…你生气了吗?”

  他抬手抚着我的发说:“当然不,我知道那是因为你在意我。而且你不是不讲理的泼妇,你只是发泼的小野猫。”他的话中似乎带着笑意。

  我又抬起头来审视着他的眼,就见他脸上是纵容与-溺。

  “你要去多久?”过了好一会儿我才可怜兮兮地问道。

  “一个月。”

  听到他的答案我的表情更哀-了。大概像个遭遗弃的怨妇吧?我猜。

  “别这样。”他的大掌覆着我的颊。“有些事必须要我去处理,一个月很快的。这些事情处理完了以后,我会有更多的时间陪你。而且我保证天天打电话给你,嗯?”

  “嗯。”我闷闷地应道。然后我叹了一声,像只无尾熊攀在尤加利树上一般地拥住他。

  “怎么办,我已经开始想你了。”
上一章   天亮以前我要你   下一章 ( → )
夏绮《天亮以前我要你》在线阅读,《天亮以前我要你》是夏绮新作,我们提供天亮以前我要你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无广告天亮以前我要你无弹窗尽在胡子小说网,大神作品齐聚胡子,天亮以前我要你免费最新章节为您每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