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子小说网提供夏绮《天亮以前我要你》在线阅读
胡子小说网
胡子小说网 穿越小说 科幻小说 推理小说 架空小说 言情小说 灵异小说 都市小说 同人小说 武侠小说 乡村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小说排行榜 玄幻小说 校园小说 官场小说 短篇文学 经典名著 耽美小说 军事小说 历史小说 总裁小说 仙侠小说 综合其它 网游小说
好看的小说 平步青云 不死武尊 武道至尊 奇术色医 武炼穹苍 傲剑天穹 吞噬魂帝 阴阳噬天 都市狂兵 铁血强国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胡子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天亮以前我要你  作者:夏绮 书号:13208  时间:2017/4/24  字数:7656 
上一章   第四章    下一章 ( → )
逛超市是我的一大乐事,所以三天两头我就到这儿来报到。看看有什么新商品推出,或是看看特价品,偶尔“行侠仗义”一番,都是有趣的。

  我发现许多次,在货架上被特价商标掩-住的原价竟与特价是相同的数字,甚至我还看到过特价比原价还贵的商品--遇到这种事,我便会将特价商标挪开,让大家看清楚这所谓的特价,指的其实是“特别贵的价钱”免得他们像我的一个笨同学,看到“特价”二字便兴奋地以为自己得了小便宜,花一堆的钱当冤大头。

  基本上,我不认为自己的行为有理亏之处,所以,这么做的时候我也不会刻意地注意周围是否有人--就像现在,我又发现了骗人的“特价”商标,看也不看周围的人我便将它撕起来。

  忽地拍在我背上的手令我吓了一跳,我倏地回过头看向那只手的主人。

  是韩尔杰。

  扯着看了我一眼,他垂眼看向我手中的特价商标,眉挑了起来。

  “别告诉我你也曾被骗,当了冤大头。”我笑道。

  他摇了摇头,将我手中的商标拿下帖在原价的旁边之后才说:“我从来不在意特价与否,所以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否当过冤大头。不过我想,以后我会留心了。”接下我手中的提篮,他又问道:“你吃过饭了吗?”

  “还没。”我一向吃得晚。下班回到宿舍,总会摸鱼一番才解-我的晚餐。“你也还没吃吧?”我问他。我想,他既然会如是地问,应该他还没吃吧?

  “没有,你想吃什么?”

  “不知道,你-定。”说着,我将提蓝中的东西一一归回原位。

  “为什么又放回去?”他跟在我后头问道。

  “牛必须冷藏。”我指了指最后被归回货架上的牛说。“吃饭皇帝大,吃了再来买。”

  将提篮放回原位之后,我们便就近找了家餐馆用餐。因为已经过了用餐的尖峰时间,因此此时餐馆里显得有些冷清,我们点的餐也很快就上桌了。

  吃着,我的脑中突然冒出了奇怪的念头--我与他从来不曾“约会”过。

  所谓约会、约会,总该是相约会面的,而我们却总是这么不期然地碰面,至多,也就是通个电话约在超市门口,一道吃晚餐,偶尔到他的住处去--不过这好像也称不上“约会”我想,男女朋友住得太近好像也不太好。

  当然,像这样三不五时可以不期然地遇见彼此有时是窝心的,可是…

  可是什么呢?我也不知道。咬着筷子,我的眉头不自觉地拧了起来。

  “在想什么?”他的手在我面前挥了挥。

  我放下口中咬着的筷子,摇了摇头,可我的嘴却不听使唤地-了心中的想法:“在想,我们从来不曾约会。”

  他笑了。“你期望什么样的约会?”

  我摇摇头,我自己也不知道。像我们这样的相处模式,恐怕会有许多情侣-慕吧?几乎天天都能见面,即使不用相约,不期然也会相遇。

  我想,人总是不知足的。

  轻叹一下,我再次摇头。“算了,别理我。”

  他突然在我上轻喙了一下。

  我掩着心-地望了一下四周。

  他常常这样偷袭我,不管是不是在公共场合。一开始我以为他是个拘谨自制的人,没想到与他交往了以后才知道,原来真正拘谨自制的人是我。

  没说话,我低下头啃着我的排骨,不忘责难地-他一眼。

  他全然不在意,笑得很开心。

  “明天有空吗?”他问道。

  我抬眼望着他,无奈口中的排骨始终不愿与筷子上的那一截分离,我只得一口气将整片排骨进口中。

  “有,干嘛?”因为口中的,我说起话来有些含糊不清。

  “我明天要参加同学会,你愿不愿意陪我去?”

  我双眼大睁。好不容易将口中的东西下肚,我总算得以口-清晰地问道:“可以吗?那是你的同学会呀。”

  “当然,通知单上-明了可以-伴的。”

  “嗯。”我毫不迟疑地咧着嘴点了头。“我要去。”

  ***

  因为他说过这次的同学会并不是正式的场合,因此我便选择了轻松休闲的打扮。一件蓝色的针织衫,搭上一条米的及膝裙便完成了我的-扮。

  而下楼一见到他我便怔住了。

  他也穿了蓝色的休闲衫,配上一件浅色的卡其休闲。这样的巧合,人家大概会以为我们是刻意相约穿情侣。该说我们心有灵犀吧?看他的表情,似乎也有如是的想法。

  很开心,我忍不住笑弯了眉眼。

  只是不幸地,我的这份好心情没有持续多久。

  到了同学会的会场,我发现,他的同学都很优秀,几乎都事业有成。不过,也因此个个夜郎自大,彼此吹-较劲着,很令我反感。

  可是韩尔杰却似乎完全没有感觉。其实也难怪了,他的家境本来就不差,现在自已开公司当老板,外貌依然英又潇酒。反观他的同学,三十出头却已顶个一千烛光的-头,或者上围了厚厚一圈的救生圈,而且听来,他们事业上的成就也不会胜过韩尔杰多少。所以,大概也没有人会自取其辱地来找他挑兴吧?他自然也就不会有太多的感觉了。

  而我的感触却是极深的。因为我的同学虽然不若他的同学那般个个是人中龙凤,不过,在我的同学会上,可见不到这种-伪暗中较劲的景。此刻不-幸我读的是个三的私立大学,大家成就都平平。既然我们的同学会上没有任何成就好炫耀,大家也就只好温情一点,彼此关心寒暄,顺便回忆当年。否则像我这种“混世魔王”很难在这样的同学会中生存下去的。

  而我也发现到,我与尔杰虽然都属看来温和的个性,不过,出发点却是不同的。我只是懒得与人计较,其实心中,我还是有着极主观的喜恶偏好。而他,却似乎真的是“与世无争”…

  人家说,平时不生气的人发起脾气来特别恐怖。那他呢?平时与世无争,真要有哪件事令他在意计较起来,又是如何景-?

  想着,我不自觉地扬起了嘴角,不过,当看到出现在我面前的人时,我的双随即又扯平,甚至不能控制地往下垂。

  尔杰去上洗手间,而我竟在此时碰到了个怎么也没想到会在这儿遇见,并且是我希望终其一生都别再见面的人--许文杰,曾经与我相亲过的对象。

  “可文,好巧,好高兴在这儿看到你。”

  他的话今我不自在地笑了笑,我实在没办法说我也很高兴看到他。

  他与他的家人也是在相亲当天便开始大谈婚事及婚后计画的那种人。我明白地拒绝了,他却仍不明白,以为我是故作矜持,依然故我地追求我好一阵子。

  他似乎对自己颇为自信,自信得近乎自恋了,不太相信竟然有女未拜倒于他的男魅力之下。可是天知道,那一阵子我躲他躲得好累。不过我也没有因此而自抬身价。我知道他的追求并不是因为“我”而是因为那次相亲的介-人是我大姑姑--我大姑丈很不巧的是他公司的老板。

  “好久不见了,真的好高兴有机会再见到你。你不是我们班上的同学吧?我相信自己的记没有这么差的。你和朋友一块儿来的吗?”

  说着,他的魔爪竟欺上我的手。我连忙将手缩了回来,避开他的碰触。

  “对,我和朋友一块儿来的。”我退了一步敷衍回应道。

  “什么样的朋友?”他像是没神经似地,完全没有感觉到我拒绝的态度,依然热情地问着。

  “我男朋友--”

  “男朋友?”他总算变了脸,拧着眉问我:“你男朋友是我同学吗?”

  希望不是,我在心中数了一声。

  “你男朋友是谁?”他又追问着。

  “是我。”韩尔杰的声音适时响起,并且,他伸手占有地环着我的。“好久不见了。”

  “好久不见。”许文杰呆呆地回应着。怔楞了好一会儿,来回看了我们几次之后,他才讪讪地说:“真是…好巧。”

  我抬眼看着韩尔杰的反应,就见他微扬起一道眉,似乎不太明白许文杰的“好巧”所指为何。

  “你们也是相亲认识的吗?”许文杰伸手指着我们。

  “不是。”扯着笑瞥了我一眼,韩尔杰答道。

  “哦。”又尴尬地站了一会儿,他说:“我过去找其他同学,不打扰你们了。”

  待他走后,我才无奈又放心地吁了口气。

  “他是你相亲的对像?”韩尔杰低了声音问道。

  “嗯。”我说,又问道:“他是你同学吗?”

  “对。”

  我在他耳边小声地问:“他从以前就是这么烦人吗?”

  他笑了笑,没有回答,转身取了杯饮料给我。

  接下饮料喝了一口,我说:“你不用顾忌我,去找同学聊聊吧。”

  这是他的同学会,难得与老朋友相聚的机会,我不希望因为我而影响了他与同学之间的互动。不过,我似乎顾虑太多了,因为我话才说完,他同学便自动上前来寒暄了。

  “嗨,好久不见。”

  同学会上大家似乎部免不了要说上这一句话。不过,我“女的直觉”却告诉我,面前这位娇柔-媚的女,似乎不只是韩尔杰的“同学”过去我的直觉并不准,不过这一回我却几乎可以断定--因为她的语调和眼神太过娇媚,与她口中倾-出的那几个字完全搭不上嘎,根本活是对枕边人说着爱语。我若是男人,恐怕也要酥麻了吧?倘若只是普通的同学,她没事放这么多电做什么呢?

  屏着气,我等着尔杰的回应。

  “好久不见。”还好,他的态度倒是没有什么异样的。

  “哎呀,老情人见面了。”之前不断吹-自己的一个胖先生也-上前来。

  那个女的显然很开心,笑着,没有否认他的说法。

  尔杰也没有反-,只是轻扯着对她说:“听说你结婚了,你先生有一块儿来吗?”

  她的笑容明显地僵了一下。“我已经离婚了。”

  “抱歉,我只听说你结婚的消息。”尔杰道歉着。

  “没关系。”她摆了摆手。“离婚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就是呀,而且正好,你可以和尔杰再续前缘。”那位胖先生又说道。

  她再度恢复先前娇媚的笑,依然没有反对他的话。

  而我,有些不是滋味地紧抿着嘴,想从这个谈话的圈子退开来--反正继续-在这儿也不会有人会注意到我。

  不过我才刚想动作,尔杰的手便再次环住我的,将我带进他的怀中。

  “你爱开玩笑的个性还是不变,不过别开过头了,要是让我女朋友误会,麻烦可就大了。”看了我一眼,他才又说:“还没介-,她是我的女朋友,庄可文。”

  他们脸上似乎都有些错愕与尴尬。

  他们的讶然令我忍不住在心中轻叹一声,我一直知道自己并不亮眼,不过直到此刻我才知道自己原来是如此不显眼的小人物。除了尔杰上洗手间的时间,我一直都站在他身边的呀,而他们却似乎很惊异于我的存在,好像我是突然蹦出来似地。

  尔杰不知是没注意,抑或是不在意他们的反应。什么也没说,又继续为我引-道:“她是余可琪,这位是陈志亮。”

  扯起,我礼貌地与他们打了招呼:“你们好。”

  “你好。”陈志亮不好意思地笑着。“真是不好意思,因为今天出现太多生面孔,我刚才没注意到你。我平时玩笑开惯了,你别介意我的话。”

  “我知道,我不会介意的。”相信他足诚心向我道歉,我也真心地笑道。

  而那个美丽的余可琪只是瞥了我一眼,又继续对尔杰说:“这么久不见了,什么时候有空,找个机会我们聚聚吧。”

  听到她的话,我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她,她似乎完全无视于我的存在。不过我的眼光显然对她没有任何的影响,她直盯着尔杰,完全不理会一旁的我。

  “看看吧,得要我女朋友的时间能配合才行。”尔杰仍是一派的温和。

  她不自然地扯着,僵了几秒钟以后才说:“那好吧,等你们有空再说。”然后她便转身加入其他人的谈话阵容。

  我等着她离去之后,尔杰会对我说些什么,不过他没有。因为没那机会。

  有几个人——来迟此刻才出现,而他们一出现,便造成众人的一阵喧闹。

  经介-之后我才知道,迟到的几个人是尔杰在学时期的死-,一伙人相约前来,所以几个人都一块儿迟到了。他们都是很好相处的人,有了他们的加入之后,会场一下子便热了起来,不再是三三两两聊天的清冷场面。

  而几个小时下来,我对他的同学又有了不同的观感--其实喜爱夸耀自己成就的只是少数,只不过他们的声音较大,所以找先前使以为多数人皆如此。再者,即便是夸耀自己,如胖胖的陈志亮,也只是爱现,但却是没有恶意的。相处之后可以发现,他其实也是可爱直的。

  所以大致说来,与尔杰参加这个同学会,其的开心的--如果撇开许文杰与余可琪,我想我会更开心一些。

  同学会结束之后,我和尔杰又与他的死-们一伙人到啤酒屋去续摊。他的死-们也都是-伴参加的,而我与那些“家眷”们颇为投契,完全不像初次见面,几乎聊得要罢不能了。不过因为大家都是-家带眷的,所以尔杰与他的死-们没有机会喝太多酒,并且,时间还算早便结束了啤酒屋的续摊,所有人就地解散。

  因为喝了些许的酒,尔杰没有立刻开车回去,我们两就牵着手在啤酒屋四周闲晃着。

  “她…很漂亮。”走了一段之后我说。

  “谁?”

  “余可琪。”

  “对,她漂亮的,当年是我们班上的班花。”

  “她以前和你是班对?”

  “嗯。”我等着他的下文,可是他什么也没说。

  “你们怎么分手的?”一阵沉默之后我问道。

  “我在澎湖当兵,两个人的距离太远。”

  也就是俗称的兵变,我在心中补充着。只是不知道变的人是谁。

  “是谁变心?”我前后晃着我们牵着的手。

  “没有谁变心,只是距离太远,谈那种恋爱太辛苦。”

  他的回答今我停下脚步。

  “那如果我们分隔两地,你就会与我分手了吗?”我认真地问道。

  他笑着摇头。

  “当然不会。年纪不同,追求的东西也不同,并且,现在与我谈恋爱的对象与当年亦不同。当年与她分手不只是距离的问题。当兵期间与她分隔两地,我得以思考我与她个性上的差异,而我发现我与她并不适合,所以分手。可是你不同,因为是你,所以,现在的我不会轻易放弃。”

  我的抑不住地扬了起来。不过,我仍是在意那个余可琪的,因为尔杰也说她很漂亮。

  “你…还喜欢她吗?”我问得迟疑。

  “不。”他简短但肯定地答道。

  “可是她似乎还很喜欢你。”我闷闷地说。

  “我不认为。而且就算是,那也与我无关了。”他认真地说,然后笑着望入我的眼,他近乎开玩笑地问:“你,在吃醋吗?”

  沉默着,我挣扎了许久,最后还是诚实地答道:“对。”

  他脸上原本调的笑容转淡。

  “傻瓜,你不需要吃她的醋,我可不会随便带女孩子一块儿参加我的同学会。”

  “我知道自己表现得像个爱吃醋又小心眼的女人,可是我就是无法不在意她。”我垂着眼闷声说着。“你也说她很漂亮的。”

  “她是很漂亮没错,可是漂亮的女孩到处都是,难不成我个个都爱吗?”

  他扯了扯。“年少的时候我或许会为了女孩子的美貌去追求她,但是现在不会了。我更重视的是她是否能与我相契合,而现在,我找到了那个与我心灵相契的女孩,我又何必去-图-华的美貌呢。”

  “所以,你是说我长得不漂亮?”想要掩饰边的笑意,我的嘴噘得老高。

  其实他的话令我很开心。能被心中相属的人认定心灵契合,对我来说,确实是比外貌被肯定来得重要。不过我仍故意挑着他话中的毛病。

  他也拧着眉故做思考-,好半晌才回答我:“那很重要吗?余可琪或许有十全九美,但你有十全两美也不错了。”

  这会儿我的脸是真的拧起来了。我在他眼中真的这么差吗?余可琪有九美,而我竟只有两美?虽然我也觉得-在比外在重要,可是我到底也是个女人呀,我也会爱美,虽不企盼自己美若天仙,但总不会希望自己是个丑八怪的。

  他笑了出来,轻点我的鼻尖。

  “你兼具了-在美与外在美,还有什么不的?”

  “哼。”我笑着,却忽地想到了一件事。

  “你不在意许文杰追求过我吗?”我尽可能平淡地问道。我并不想挑起他的醋意,只是不明白同样是“爱”余可琪令我如此不安,而他为何却看似完全不在意呢?

  “在意,但是我不担心。”他执起我的手在掌心吻了一下。“我说过你与我心灵契合的。我相信你有足够的判断力,你会知道再没有比我更好的选择。”

  我将手回来,以食指羞着他的脸。说了半天,他根本是拐着弯称赞自己。

  不经意瞥见前方的一家花店,我扬起了,将他拉到一旁。

  “你在这儿等我。”我代着,就要往花店走去。

  他抓住我。“你要去哪?”

  将手了回来,我说:“我马上回来。你在这里等,面向这边,不可以跑,也不可以看,乖乖的等我。”怕他窥知我的企图,我再三叮-着。

  代完了,我便以飞快的速度到花店买了一文长-的红玫瑰。

  “喏,美人-鲜花,这是至高的-耀。”我将玫瑰递到他的面前。

  他笑着接了下来。在花瓣上印了个吻,他望入我的眼底说:“你也要相信我有足够的判断力,知道你是我最好的选择。”

  我直盯着他的眼,突然觉得他的眼好像晶亮的星星一般。

  扬起,我用力地点了头。
上一章   天亮以前我要你   下一章 ( → )
夏绮《天亮以前我要你》在线阅读,《天亮以前我要你》是夏绮新作,我们提供天亮以前我要你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无广告天亮以前我要你无弹窗尽在胡子小说网,大神作品齐聚胡子,天亮以前我要你免费最新章节为您每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