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子小说网提供夏芹《至剩鲜师》在线阅读
胡子小说网
胡子小说网 穿越小说 科幻小说 推理小说 架空小说 言情小说 灵异小说 都市小说 同人小说 武侠小说 乡村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小说排行榜 玄幻小说 校园小说 官场小说 短篇文学 经典名著 耽美小说 军事小说 历史小说 总裁小说 仙侠小说 综合其它 网游小说
好看的小说 平步青云 不死武尊 武道至尊 奇术色医 武炼穹苍 傲剑天穹 吞噬魂帝 阴阳噬天 都市狂兵 铁血强国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胡子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至剩鲜师  作者:夏芹 书号:13206  时间:2017/4/24  字数:11185 
上一章   第十章    下一章 ( → )
在圣者举办第九届热门音乐大赛之前的一个星期,卫可爵总算赶得上回学校销假上班。他跨入校门的时候,同学们一路为他洒纸花、放鞭炮、过火炉去霉运。他的真实身分让学生们很崇拜,他们就知道他绝对不平凡。

  已经进入决赛的H班的同学们莫不因此士气大振,纷纷说要拿奖杯给卫可爵当礼物。

  “这次参加比赛的栋梁们是哪几呢?”

  “是…是.....”一直聒噪到他进教室的学生们突然支支吾吾。

  “说啊,该不会是阿吧?那也没什么不好啊。”阿是班上功课最烂、人缘最烂、造型最烂的大怪人。“谁知道昔日体重快破百的伍佰,还会红到连日本亚洲传真都来采访他?所以千万不可以貌取人,懂吗?各位亲爱的。”

  “老师,在你心里没有比阿更坏的人选了吗?”同学们暗暗担心。

  “难道你觉得阿再烂还能烂到哪里去?没有比他更坏的了啦。”身为一个老师,竟然这么坦白的批评学生。

  “那就太好了。”同学们都伸头去窗外叫道:“龙头、小平、光哥。”

  卫可爵把耳朵挖了挖,怎么他们叫的都是龙家威和他的羽?

  “喂,亲爱的栋梁们,今天不是愚人节吧?”

  只见那群人,一点也没有忏悔的模样,大摇大摆的进教室,龙家威还仰着脸,嚼着口香糖,向倚在讲桌旁的卫可爵走来。

  “不管你原不原谅我,反正你一定得把奖杯收下就是了。”他的口气很差。

  “哟,龙大爷商量事情是这样商量的啊?”卫可爵不屑地高扬着嘲讽的口气。

  “你不要--”

  “你不要怎样?你不要对老师没礼貌啦!对老师可以用『你』吗?”“你…老师,我…”

  “我什么?我姓卫,所以不要叫我倪老师,你中文听不懂吗?”他愈来愈凶。

  想到他舍身救早就知道会陷害自己的学生,还笨得一再相信他们,他就一肚子火,他伤到的不只是一层皮,而是一颗爱护学生、相信学生的心,所以他绝对无法原谅他们。

  “你为什么会知道要求我原谅?那是因为你龙头老大忌我是黑道一大帮的帮主罢了,因为我的力量比你龙头还大,所以你才违背自己意愿向我低声下气吧?”卫可爵不耐烦地走过他们面前,并继续道:“谢了,我不要这种道歉,请知道龙氏长孙以后会不会爬到我们这些小帮的头上?还是别结下梁子得好。”

  平头小子追上去哽咽道:“老师!其实在向你邀约的时候,我们已经后悔了,没想到你真的去救伍明婵,我们更是感动,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还好我的——千里迢迢走路去给我烧香拜佛,否则啊,我一定化成厉鬼让你们托恶梦。哼!闪一边去。”卫可爵手在口袋里,皱眉斥喝。

  “卫老师。”柯-微笑的走过来。

  “嗨,美人儿。”他马上换了一张鬼脸。

  “你先答应龙头收下奖杯再说嘛。”她柔声道。

  “连你都帮他?老实说,我住院的时候,你是不是…他是不是…”他竖起眉毛狠瞪着竟然帮恶人说话的柯-,不免在监督不到的地方疑神疑鬼。

  哼!如果让他发现有一点不对劲,他先把死龙头砍了煎给柯-吃。

  “我懒得再猜你又在想什么七八糟的东西,不过供在有应公庙那九千九百九十九只纸鹤,都是龙头、小平啊,还有伍明婵他们那十几个人折的,我们都熬夜为你祈福呢。”

  “那…那不是全校折的吗?”他讶异地问。

  “全校折的早在第一夜就烧给神明了,现在还供着的是他们折的。”

  卫可爵眯了眯眼睛,倏然向后转瞪视他们,他们正企盼着被原谅。

  “我不信,那一定是你折的,你一向善良又不居功,不像这些人…”

  柯-笑了笑,举起躲在自己身后的伍明婵的手说道:“你看,每个人的手指头都反复折得淤青出血了,贴上药用胶布,因为大家都很急啊。”

  “很急不会赶快去上厕所吗?”卫可爵还是抱甚为气愤,偷瞄了一下龙家威的双手,好像情形比较严重,再环顾周围等着回答的同学们,好像每个人都希望他做个宽恕恶人的圣贤似的。

  “你这么斤斤计较的,哪像个老师啊?”

  “老师又怎么样?老师不能骂学生吗?当老师最快乐的地方不就是这个?”

  柯-甚为了解卫可爵,觉得他已经有一点动摇了,便趁胜追击“不管怎么说,先让他们拿到奖杯再说嘛。”

  “不可能拿到的啦,英明的老天爷下会给坏学生太好的狗屎运,顶多只能拿个第二名罢了,因为学校有一个新生叫何稚青,不过我也不要求啦,只要在她的后一个名次就足了。”他说这句话时,眼睛毫不正视他们,但语气已宽松太多。

  终于让他接受了,柯-吁了一口气,见伍明婵和龙家威都以感激的眼神看着她。

  龙家威走上前,甚为诚服地对柯-说:“阿-,现在我才知道.....-”

  “喂喂,你干什?离她远一点。”卫可爵连忙将柯-圈住,死瞪着他。

  “你是不是该去看精神科啊?疑神疑鬼的。”柯-拍他的头。

  “我现在才知道,原来任何人都配不上你,只有老师才让我勉强接受。”

  “有自知之明,那下学期你准备转去哪所学校?我帮你办手续。”卫可爵问。

  “卫--”她无奈地拉长声音警告他。

  “喂什么啊?我没名没姓吗?对老师可以叫『喂』吗?”

  卫可爵老是以自己教师的头衔来告知群众,柯-拿他没办法,同学们也是一阵受不了的苦笑。

  *****

  “喂,你这个该死的老师!”身后有一个没大没小的女学生边跑边叫着。

  卫可爵不悦地转身问道:“谁说可以叫老师去死的?站出来。”

  “什么站出来?我还要杀了你呢。”何稚青看来一脸怒火,揪起他的领口。

  “有话慢慢说,别急着砍人。”开玩笑,惹恼了她可不是好玩的。

  何稚青见人那么多,只好使劲地把他拖到转角的楼梯口,不让他们听见。

  “你怎么说我跟你上?你作梦啊你?”

  “你才作梦咧!我哪有说你跟我…”

  “好!那天杨昭把你从火场救出来的时候,你说我的功夫和人一样够…”

  “有吗?我又不是说你,我是说酒店里的安妮耶。”

  “是吗?那杨昭问你是不是跟青青,你为什么还补充说功夫怎样怎样?根本是狡辩。”

  卫可爵哈哈大笑“拜托!世界上每个女孩子都可以被叫卿卿,好不好?哇哈哈…笑死我了,难不成昭他最近把你当猪头一样嫌弃,就是为了这个啊?哈哈哈!”他笑得无法自抑。

  何稚青这才恍然大悟,这个小小的误会竟会造成她和杨昭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十天就互相散布谣言,她左思右想,愈觉得不值得。

  “哼!既然那个死猪头这么不信任我,平白无故让人家受这么多委屈,如果不将错就错的话,岂不是太吃亏了?”她咬牙道。

  “哈哈!那你想怎么样呢?”他还没笑完。

  “他老是说我水性扬花,那我花给他看算了,难道白白被骂会很吗?”

  “呵呵呵!我真想看看那个准备给杨昭先生下必死金牌的倒楣鬼是谁…对不起,我实在不想笑的。”

  岂知何稚青竟然踮起脚尖,很快地拉下他的头,两个人嘴对嘴的亲吻。

  柯-正好在此时走过来,要提醒卫可爵上他们班的体育课不要再迟到。

  但是,她脸上的柔情倏然变为错愕,然后趋于失望妒愤。

  “-!”卫可爵脑中只有七八糟的图案,连忙推开何稚青,上柯。

  柯-甩开他紧紧抓住她手腕的手,心绪紊乱地快步走着,什么话也骂不出来。

  “其实是她强吻我,——!你相信我,才不到三秒而已。”他急急地跟上去。

  “真不过瘾喔?”

  他大为失措,立刻拉住她“——--”

  “老师,这里是学校!”她什么也不想说,甩开他径自向前走。

  眼看是不能再着她了,但回头要找何稚青算帐,人又早就溜了。

  天啊!怎么乐极就会生悲?难道像黎傲说的,他真的很可悲吗?

  *****

  又过了一个漫长的礼拜。

  “学姊,你理我一下嘛。”何稚青仍对她死烂打。

  柯-无神地瞧了她一眼,又回过头走自己的路。“真羡慕你,什么事都可以当作没有发生过一样。”

  “学姊,没想到你看似沉闷,讲话竟然这么刺。”

  “如果不是你心虚的话,根本不用怕会刺到你。”

  “不过也无所谓啊,任何话都刺不了我的,哈哈!”

  “因为失恋已经是你最大的打击了,是吗?”

  “等一下,学姊,让我想一想该怎么招架你。”何稚青双手放在太阳上发功。

  “如果没事的话,可以不要让我把时间浪费在你身上吗?”

  何稚青又为她的直接吓了一大跳。她跳到柯-面前,嘟起说道:“要不然我让你亲回来,算是你和可悲的间接接吻嘛,来!”

  “不用了,你跟那个怪人真是一对。”柯-的口气颇为酸冷。

  “你客气什么呢?我吃点亏无所谓的,来呀、来呀。”

  “你可以不可以闪远一点?”

  “那我就不客气啦!”突然杨昭不知从哪冒出来,十分准确地在她上印下去。

  “你可不可以闪远一点!”换何稚青骂这句话了。

  “那我和柯同学就先闪了。”杨昭真的不怕死地打开车门道:“请上车。”

  柯-无打采地勉强笑了笑“你们斗你们的嘴吧,我不想加入。”

  “你不是在生可悲的气吗?我保证给你一个好看的。”

  “他又怎么了?又跟哪一个女学生上了?”

  “来就知道啦,咳咳!”杨昭有意无意地扬着声音说:“要搭便车的赶快喔。”

  何稚青握拳死瞪着他,还是一脸怒的坐了上去。

  不久后,他们在“”的小铁皮屋外停车,杨昭蹑手蹑脚地叫她们两个跟随。

  “哎哟!”突然传出男子浑厚凄厉的叫声。

  “死猪头!你是什么玩意儿投胎转世的啊?笨死了。”柳怒吼道。

  “你才是雷神转世的咧!火那么大干?可不可以用爱的教育啊?”

  “你们老师不是常说一句话,『现在我打你,你一定会恨我,可是等到你懂事以后,你就会感激我了。』这不是你们老师千年不变的台词吗?”

  “可是你也不必用麦克风,把我的头当木鱼一样猛敲嘛!你看,都凹了。”

  “遇到你这么笨的人,就算是石头也会碎掉。”

  “啊?,你太过分了,竟然说这种话来伤害我…”卫可爵十分感伤。

  柳这次是用木吉他直接朝他的头挥下去“不要再演戏了,要不要练,一句话,不练,我就走人。”

  “练练练!我练、我练。”卫可爵可怜兮兮地鼻子。

  “不是这样拿!姿势再错的话,小心我剁掉你的手。”

  柯-碍于墙上的破太小,又必须躲躲藏藏的,实在不知道这两个人在搞什么,但是三番两次听见只会教训学生的卫可爵,竟然又噎又想学习地求柳教他,不心软地问道:“他在学什么?”

  “谁懂他在想什么?”杨昭接口。

  “认真的男人最人。”何稚青欣赏地自言自语着。

  杨昭和柯-互相有默契地对望一眼,然后悄悄走到她的背后,一个掩住她的嘴巴,以防她尖叫,一个伸手去呵她,何稚青果然惨受极严酷的笑刑。

  *****

  偌大的活动中心里坐了的人,一次又一次的掌声和欢呼几乎快把屋顶震垮了。这是一向严格的圣者难得的放松,热门音乐大赛已经从初赛、复赛一直到决赛,举行快两个月的时间了,冠亚军之争也开始白热化。

  圣者的学生在音乐上的表现一向为各界有目共睹,不仅培养的环境和名师是他校所没有的,连乐器都是进口的,而且只要在比赛中获得前三名,就可代表学校参加各界的比赛,各唱片公司还会来挖人。

  “谢谢二年C班黄佩鑫和徐奕珊为我们带来的二重唱,接下来是…喔,一年级的何稚青同学和她的乐团为我们演唱的快节奏歌曲『一个人』。她真的有那种功力唱那么高难度的副歌吗?连杨乃文都几乎很少在现场唱呢。现在就让我们安静下来仔细聆听吧。”资深的音乐老师身兼主持人,在出赛者表演之前先介绍给大家。

  何稚青一路唱来,都是以第一名之姿晋级,全校的师生早巳在等待她的演唱。而新生也只有她一个敢报名,而且成绩非常出色,完全打破了过去参赛者不是,唱些“海里来的沙”、“再回首”要不就是“不告而别”那些抒情歌,她每次都向有些摇宾或另类的歌曲挑战,加上她自己特别的诠释,所以大家都期待听她决赛唱什么歌曲。

  反倒是坐在台下第一个冲进来抢座位的卫可爵,懒洋洋地仰靠在椅背上,修长的腿大刺刺地跷着,用手肘撞了撞旁边的杨昭,问道:“奇怪,她怎么今天看起来这么没力啊?一副一推就会倒的样子,你们昨天搞到多晚啊?不要害她好不好?”

  “请你尊重一点,我和她可是清清白白的,我说好不到结婚那天是不碰她的,要是我眼里一出现歪念,她就一个巴掌甩过来了。”

  “谁教你前阵子把她当牛当马一样嫌弃?爱她就要信任她,不是你说的吗?”

  “还不是你害的?再说,那些甜言语说说就算了,要是让我再看到哪个该死的猪头碰她,我马上砍了那个猪头煎给青青吃。”杨昭意有所指地忿恨道。

  卫可爵故作认真地转移话题“啊!我对——也是一样。”

  不过杨昭也暗自歉疚,昨天他和柯-合力攻击她,害何稚青笑到酸背痛,脸和胃差点筋,眼泪个不停,快要口吐白沫了,难怪今天如此无力,不过谁教她要欣赏卫可爵,拜托!卫可爵可是他们五个里面智商最低、学历最低、价钱最低的一个笨蛋耶。

  台下响起一片掌声,大家都不知道这个一路过关斩将的新生哪里不对劲了,表现得没有想象中好。

  接下来是H三班的龙家威几个人上台。经过卫可爵面前时,龙家威迟疑地盯着他看,非常不习惯地开口询问道:“老师…你脸上好像有很多淤青,是谁干的?”

  “喔,是我不小心…”

  “不会是不小心跌倒的吧?好老套。”

  “你又有什么意见?好,是柳昨天抄各种家伙扁我,你去砍他吗?”

  龙家威见他还是对自己心存敌意,不免黯然。

  “只要得第一名,你们伟大的至圣先师就会见奖眼开拥抱你们,快给自己一点信心吧。”杨昭凑过来给他们鼓励。

  为了得到卫可爵的原谅,龙家威强迫自己忘掉心中的结,放松心情上台去表现出平常的自己。他有一种痞子的模样,但是无法改正,却认真地把歌尽力唱完。

  “什么嘛!这种玩意儿还敢在站在我面前?好笑,当真好笑。”卫可爵嘲笑。

  “人家可是为了你,第一次认真的做事情耶。”

  “我去!要是我死了,他唱赢了三大男高音,我做鬼还是不会放过他。”

  “我去!你真的是有仇报仇、有恨必恨耶,像那个人妖的场野差点把我的青青杀死,我前阵子还去监狱看他咧,够伟大吧?”

  “谁不知道你拿拍立得叫偷拍你和何稚青接吻的照片,带去气死的场野。”

  “人总是要诚实面对自己的感受,老师。”

  “那你的老师有没有告诉过你,咱们蒋公以德报怨的事?”

  “你干么只会跟我说教啊?还不如拿这个道理去原谅你的学生。”

  “原谅?我还想去他家放火啊!”卫可爵愈说愈气。

  在介绍下一个团的空档中,宁静的活动中心突然传出卫可爵的一吼,大家立刻把目光集中在他们两个身上。、

  放火?一个老师对着朋友大吼他想放火?真怪,真的怪!

  “卫老师,我不想再纠正你了,可是请你不要打扰到别人,好吗?”唐朝舞突然从后面探头到他们两个中间,声音平板地提醒他。

  “那谁准你打扰我们讲话啊?”卫可爵反问她。

  “是你有错在先,好吗?”

  “先管好你的学生吧。”卫可爵看到柯-正拍拍龙家威的肩膀称赞。

  唐朝舞回头一看,把柯-叫回她的座位去。

  “等等!谁教你骂我的——啊?你不会想教下一届的H班吧?那你就再骂骂看啊!我是说你们的伍明婵好不好?”卫可爵心疼柯-,又嫉妒龙家威。

  “我…我管谁也要你出意见吗?”她觉得他真莫名其妙。

  “你骂我的女朋友就是你不对,我管你是老师还是老人。”他凶道。

  “你…你敢骂我老…”唐朝舞的眼眶又气出泪来。

  “那个华英雄砍倒樱桃树的事,不是老师最…”

  “是华盛顿,天才。”杨昭拉拉他的衣服暗道。

  “华盛顿?反正都姓华嘛。”卫可爵可不想知道这么多。

  突然响起一片掌声,杨昭也跟着拍手,并吹了口哨“耶!青青亚军耶。”

  原来台上已经在颁奖了。卫可爵带着嘲讽的表情说道:“连天后何稚青小姐都第二名了,那群小朋友准备被我每天寄幸运信吧!哈哈!”

  “本届热门音乐大赛冠军得主是--三年H班的龙家威、谢艾平和王明光!”又是一阵热烈的掌声。

  卫可爵不敢置信地瘫在椅子上,这群小痞子竟然是第一名?

  龙家威接过音乐老师的麦克风,沉一会儿之后,以极低的音量缓缓说道:“这个奖杯,我想送给我们的班导,过去我们都很排斥他,甚至想了很多诡计要害他,其实是我们太幼稚了,铸下这个大错。从他入院治疗的那天晚上,我们每天熬夜折纸鹤、念经、长跪还有吃素,就…怕他活不…”

  他低下头,麦克风隐隐传来啜泣声,让整个活动中心更寂静了,过了一会儿之后,他脸都是泪地抬头大声说道:“老师,请你让我有资格再叫你老师!除了你,什么老师都感动不了我…”

  而他后面的那群同伴早就抱成一团哭泣。

  “太煽情了吧?又不是演八点档。”卫可爵一副很受不了的样子,手在口袋里,还是慢慢的走上台了,然后拿起又大又高的奖杯,爱不释手地左看右瞧,笑道:“他妈的,这是我识字以来的第一个奖耶,好耀眼喔!”

  同时受奖的何稚青欣喜地用手推了推龙家威,低声道:“他这么说就是接受了。”

  龙威家受惊地直直盯着双眼中只有奖杯的卫可爵,还是心虚地迟迟不敢上前,毕竟他不习惯太热情的举动,可是卫可爵已经无奈地苦笑着,把双臂张开等着他了,他们立刻冲过去被他拥抱。

  台下的人莫不为这个完美结局而抱以极热烈的掌声,久久不歇。

  “卫老师,要不要说句话啊?”音乐老师笑问。

  “我一手拿着奖杯,一手抱着人,真像得奥斯卡呀。”

  “反正你也会演戏的。”何稚青冒出一句,台下又哄笑起来。

  “希望这座奖杯就是老师的奥斯卡奖。我们叛逆的龙头老大,发自肺腑的当着全校师生及外宾的面,冲着我喊了一声老师,并肯定我能感动他,我觉得…值得了,至少我不失败,虽然我不完美,甚至有些不伦不类,但是老师又怎么样?我用我的性命去换回在老师这条路上受的肯定,很够了。”卫可爵非常正经又感地讲出这番话。

  柯-出欣慰且满意的微笑,坐在前面第三排的正中央,凝视着他的成功。

  尤世力校长也满意地看着这个圆的结局,笑呵呵地走到麦克风前说道:“从来我就很支持卫老师,因为他一向秉持着自己的教学理念来教育。这个特别的技能班,以前从来没有人能驯服他们。说到教育,就不得不提到孔子,孔子他从前就训示我们很多道理,而且…”

  卫可爵不耐烦地将这个矮冬瓜挤开“孔子不会这么没礼貌吧?等我把台词背完了,自然会叫你上来,好不好?嗯,刚才讲到哪里了?”他猛抓头,怎么昨天叫杨昭撰的稿,他悬梁刺股背了一个晚上,一打岔就忘了。他又不耐烦地大手一挥“不管了,先唱歌,不然我又会忘了。”

  “老师,你不会把阿亮的那套『孔子的中心思想是个仁』什么的编成一首歌,想感化我们吧?”台下的人仿佛都想得到卫可爵的作风。

  “我只想感化一个人,只要感化那个人就好了,那就是我的爱人。”卫可爵把龙家威手上的吉他抓了过来,把硬学得的绝活使出来,正要拨一下弦试音时,却拨了个空,害他准备好的优雅表情忽然有些慌张。“怎么回事?”

  台下的人都爆出笑来“老师,吉他拿反了。”

  “喔,我只是想让你们不要那么快睡着,先让你们笑一笑而已。”

  “那你就快点啊!”“让我先酝酿一下嘛。”卫可爵有些紧张地颤抖着手指,算了!不管是好是坏,柯-要的是诚心诚意吧?他静下心来,开始把弦拨出音符,轻柔而略带点悲伤的旋律而出。

  他充柔情意的双眸凝视着台下的柯-不放,也陶醉在自己情意绵的思绪中。别说是柯-了,就连其他早就爱慕他好久的女学生和女老师们,经他轻轻的一瞥,都不自觉地脸红起来,瞧他深情而陶醉的表情,令人渴望让卫可爵深爱的就是自己。

  送-一百九十九朵玫瑰代表我的思念

  思念去年的夏天想念你含着泪的眼

  送-一百九十九朵玫瑰代表我的思念

  想念甜美旧时光想念-依偎在我身旁

  再送-一滴我的眼泪代表我的心已碎

  曾经头也不回竟让花朵在那两中憔悴

  再送你一杯红色的酒代表我的心依旧

  如果能够从头我将会是你唯一的所有

  当我看着你的脸当我拥抱你的肩当我和你情话绵绵当我听见你的心扉

  当我走过你的身边当我陪伴你的长夜当我紧握你的双手当我亲吻你的嘴

  让我对你说我的不对让我回到我们从前让我生出来一双翅膀

  让我飞向有你的远方让我进入了你的世界让我为你做我的一切

  让我再一次奢侈想念当我亲吻你的嘴送-一百九十九朵玫瑰

  情愿与你相见无数漫长无尽的夜梦中与你相聚到明天

  当唱到伤心处,随着他投入地拨弦和高声地唱着的模样,仿佛心真的要为之而碎,让人着于他的痴。

  柯-眼中早就泛着感动的泪,她不知道他竟这么多情,光听他歌里的-喊,就知道他的爱有多深了。她自椅子上站起,快步走上台去,向他面走来,缓缓拿出一张面纸,要擦汗还是擦擦下来的男儿泪都随他。原来现在他脸上大大小小的淤青红肿,都是柳训练出来的,而他难得的辛勤,都是为了她在气他和何稚青的事。

  卫可爵淡淡笑着,接过面纸之后,反而轻轻印吧她脸上的泪水。

  这让柯-又是幸福又是感动地下泪来。

  卫可爵不知从哪里变出来的一大把血红的玫瑰花,献给正低头啜泣的柯。

  “一百九十九朵喔。”

  “不是从学校对面刚开幕的面店偷偷拔下来搜集给我的吧?”

  “拜托,卑鄙不是我的个性。”

  “那你的个性又是什么呢?”

  同学在台下东一句、西喊一声地说:“水昆、耍宝、搞笑、吹牛…”

  “是痴情,亲爱的。”卫可爵笑了笑。

  柯-也不再为难他,将雪的美颜埋在玫瑰花团里,深深了一口,顺便欣赏花的美丽。正当沉醉时,她突然睁大了原本眯着的眼,并且夸张地斗眼。她皱眉盯着一朵花道:“这.....这是…”

  天啊!一条虫在花瓣上一曲一伸地行进着。

  “没事、没事,大概这花太新鲜了,呵呵!”在紧要关头竟然出现这条小玩意儿。卫可爵连忙一边干笑,一边将那条该死的虫拎起来,往后随便一丢。

  “卫…老师…”

  “嘘--”校长干么无病呻?卫可爵只顾盯着柯。

  “新鲜什么?你看这么多,都被虫蛀了。”

  “喔,大既这花太香甜了,小虫虫也被吸引。”他赶紧把花束抢过来翻了翻,突然一大堆虫从里面纷纷窜逃而出,把卫可爵吓得把花给有手的人,然后倒退三步,还“啊”地叫了一声。

  而柯-就是离他最近的人,她手足无措地抱着那团虫花,但很快地恢复镇定,马上生气地把花束用力往卫可爵已被柳用各种家伙敲得伤痕累累的头一砸,花瓣纷纷掉落。

  “你…你给我消失!”她大叫。

  “柯同学,可不可以麻烦你?”尤世力轻轻拍了拍她的肩。

  柯-余怒未消地回头瞧,却惊道:“校长,你…”“帮我把它拿下来,好吗?”原来刚才卫可爵拎下的小虫正好往后掉在他的秃头上面,让他害怕得不敢稍动。

  那一瞬间,柯-哈哈大笑,然后全场皆跟着捧腹。看来只要有卫可爵在的地方,永远有惊喜和意外,这样特别的男人,竟然如此看重她柯-,再生气,她也只能爱他,且一并爱他的出乎意料,谁教他怎么做,都会让她开心?柯-又是感动又是感激地笑看着正在跟校长谈条件,好拿下他头上的虫的卫可爵。

  他高兴地跳到她面前叫道:“耶!——,你猜我跟校长达成什么协议?”

  “让你当校长?”

  “不是!是更伟大的事。”

  “威胁他把武则天调到森林学校去?”

  “比这还神圣的事。”

  “我不知道你有什么事是神圣的。”

  “有关于你的切身问题喔,当然是神圣的。”

  “难道…你推荐我当什么会长?”

  “哈哈!不是,比这个还快乐喔。”卫可爵无比兴奋地看着柯-“我请校长答应——你留级一年,这样你就可以陪我啦!斑不高兴啊?”

  “什么?”柯-也被何稚青传染了,听到震惊的事就微微动嘴角。

  “瞧瞧你,都说不出话来了,哈哈…”他宠爱地笑着捏她的鼻子。

  是说不出话来了,柯-需要一点时间调适自己。
上一章   至剩鲜师   下一章 ( → )
夏芹《至剩鲜师》在线阅读,《至剩鲜师》是夏芹新作,我们提供至剩鲜师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无广告至剩鲜师无弹窗尽在胡子小说网,大神作品齐聚胡子,至剩鲜师免费最新章节为您每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