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子小说网提供夏芹《至剩鲜师》在线阅读
胡子小说网
胡子小说网 穿越小说 科幻小说 推理小说 架空小说 言情小说 灵异小说 都市小说 同人小说 武侠小说 乡村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小说排行榜 玄幻小说 校园小说 官场小说 短篇文学 经典名著 耽美小说 军事小说 历史小说 总裁小说 仙侠小说 综合其它 网游小说
好看的小说 平步青云 不死武尊 武道至尊 奇术色医 武炼穹苍 傲剑天穹 吞噬魂帝 阴阳噬天 都市狂兵 铁血强国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胡子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至剩鲜师  作者:夏芹 书号:13206  时间:2017/4/24  字数:9782 
上一章   第九章    下一章 ( → )
二十年前的公仆帮已经小有规模,只要为了帮的前途,卫伯侯什么都可以牺牲,因为他从少年时期就在黑道里打滚,为的就是这一天来的来临,而且他也确定他的一生注定是在江湖中度过。不料有另一个大帮看不惯这个新窜出的小派,竟然设计公仆帮的一个元老在他的赌场欠下巨额赌债,要拿那个元老去砍其手脚,以发闷气。

  但是卫伯侯知道之后,就把那个和他一起闯天下的兄弟藏在自己家里。

  一天卫伯侯出去料理帮务,那个大帮的老大亲自到家里来要人,抓了卫可爵的母亲和两个妹妹要离去,刚好卫伯侯带着才五岁的卫可爵听到风声赶回来。

  还未满月的可汝在母亲怀里哭,而已经认得卫可爵这个哥哥的可儿,伸手想要卫可爵抱抱,却被那个老大一巴掌甩倒在地上,大哭不已。

  “把常祥出来!才剁掉两只手两只脚,又不是要他死,真是没出息。”

  “常祥没有在这儿。”卫伯侯非常镇定。

  “我不管!反正常祥是你的人,你不出来,就拿你老婆和孩子相抵。”

  卫可爵马上拉住案亲的衣角“胡子叔叔不是早上才向你拿钱而已吗?”

  一个强劲的耳光马上甩在卫可爵脸上,卫伯侯怒斥“你胡说什么?”

  那老大哈哈大笑“小孩子诚实点又有什么错?你何必生气?快人吧。”

  “小孩子不懂事,他看到的是常祥的么弟常岳。”

  “小孩子说的是胡子叔叔,可不是还不到三十的常岳吧?”

  “是这个不成材的死孩子看错了。”卫伯侯猛打着儿子的脸,怒喝道:“你胡说八道什么?说话可是会惹来很多麻烦的。再说一次,你看到的是胡子哥哥还是胡子叔叔?快说你看到的是胡子哥哥。”不仅儿子的脸肿了,连自己的手都红了。

  卫可爵被打得站不住之余,还是大声叫着“为什么你要叫我撒谎?明明就是祥叔,难道你想让妈妈和妹妹被抓去吗?这个捉藏的游戏不好玩,你快告诉他祥叔在哪里。”他急得来不及哭。

  “你给我滚!没有一点道义,贪生怕死的不是我儿子。”他把卫可爵踢出去。

  “每个人都怕死,谁不怕死?为什么妈妈和可儿、可汝要被抓去,她们又没犯错。真正躲着的人为什么不出来?那个人才怕死吧?你为什么不去踢那个人?”卫可爵不知道事态有多严重,还是边叫边回嘴。

  卫伯侯一时倒也不知如何回答,只是气得脸色铁青。

  那个老大拍了拍手,笑道:“哈哈!虎父无犬子,以后你儿子继位的时候,我一定会帮他的忙,不过,还是先把眼前的事解决吧!你到底要不要把常祥出来?或者你告诉我,他人在哪里,找到他的时候,我绝不说是你说的就是了。”

  “我不知道。”卫伯侯兀自立着。

  “不知道?”那老大将刀子往他子的脸上一划。

  脸上下的鲜血落到她怀里可汝红的小脸上,子惊叫着,可儿也吓得哇哇大哭。

  “伯侯!可儿和可汝都还小,尤其是可汝,才刚从保温箱抱出来不久而已,昨天你才给她取这个名字…你舍得吗?我舍不得呀!”子痛哭失声地与他泪眼相对。

  卫伯侯深呼好几口气,专注着可汝嚎啕大哭的红脸。这是他最后一眼了,他要永远将可汝的容颜记住心中。

  “凡是我的孩子,就应该有随时都会死的勇气,如果可汝能选择,她也一定会选择对得起爸爸,如果她也像可爵一样出卖兄弟,我也不要她了,还不如早死得好。阿莲,这是人在江湖的悲哀,希望你能看开些…你们母女三人在地下也好作伴。”卫伯侯眼眶忍不住发红,却不改这个决定。

  于是那帮人强拉着母女三人出去,可儿、可汝的哭喊声,夹着子失望的痛哭声,让屋外的狼犬也狂吠了起来。生离死别的景象仿佛永远都是这么混乱,尤其可儿被抱在那个老大的肩上时,还挥舞着一双小手叫哥哥抱抱。

  卫可爵连忙追上去“放我妹妹下来!早上那个真的是胡子叔叔,我没有骗你,真的没有骗你!他这几天都住在我们家,你们玩捉藏找不到人就算了,干么抓我妈妈和妹妹呀?你这个坏蛋,快放人哪!”他狂喊着,带着痛彻心肺的哭声,跟在他们身后快速地跑着。

  “哥哥,抱…”被伏在老大肩上的可儿,以为哥哥是来救她的,哭累了的向下伸手,瞧着正抱住老大大腿的卫可爵。

  卫可爵听到那疲累的声音,也抬头去瞧眼睛哭得泡肿的妹妹。

  那一幕,他永难忘记,可儿以为终于得救而信任放松的脸。

  可是卫可爵终究筋疲力尽地扑倒在路上,望着人影逐渐远去。

  后来他长大一点,听说她们被卖到日本去,再也没有消息。当卫可爵十五岁时,自己存够了钱,便只身前往那个陌生的国度,去寻找不知道变得怎么样的家人们,但是旅费马上就用完,让他夜宿路边,白雪快掩过他的身体,忽然有一条布盖在自己身上,睁开眼一看,原来是一个粉涂得极厚的小雏

  “你是台湾人,我看过你的证件了。”那小雏竟然会讲生涩的国语。

  卫可爵迷糊地看着那张和雪一样白的脸,搞不清楚他是不是作怪梦。

  “哥哥,抱…”那小雏颤抖着声音,倒在他的怀里,因为她看到了他的证件上写了“卫可爵”三字。

  卫可爵发了很久的怔,才想到那是可儿讲那句话惯有的语气和口音,连忙兴奋地捧起她的脸,准备说说自己只身到日本来的一连串遭遇,和偷瞒着父亲的种种惊险过程,但是,她那张含着微微淡笑的白脸始终不动。

  他缓缓抱紧刚被客人强灌许多酒的身体,感到一阵温暖,静静地淌着不完的泪水,把一古脑想说的话硬生生忍下,就这样抱到天明。

  妈妈和可汝早已不知去向,他也承受不了这个痛苦,再也不想去日本。受到这个冲击的卫可爵,从此毅然投入当时最强的极盟,即使惹恼卫伯侯,即使知道继位者不可去做别人的手下,即使成为杀手的训练异常辛苦,可是爱吵爱闹的他反而出人意料地不喊一声痛,反而是早他一年进去,排行第二的黎傲动不动就喊要退盟、退盟的,因此恶魔伍刚和盟主华老特别照顾他。

  时至今,卫可爵与父亲的心结一直无法解开。

  *****

  “哇…”小儿科的病童们在托儿游乐区一路哭到看诊室外。

  妈妈们纷纷抱起自己的孩子“哭什么呢?哪里痛,跟妈妈说啊。”

  “呜…有、有鬼!”小朋友们噎噎地哭诉着。

  “一定是你昨天爱看电视,你看,怕了吧?”妈妈们不以为意地安慰孩子。

  一名妈妈抱着自己的女儿,走过来见状便笑道:“孩子们还真是奇怪,上星期我女儿发烧的时候,来这里看病,她也说有会动的鬼,现在换我感冒了,她又不敢到病房那里去,还是说有鬼。小孩子的世界,我们真是不懂呢。”

  “不过这样才可爱呀!”妈妈们都笑了起来。

  “哎呀!有木乃伊。”一个少年才刚变声,以沙哑的音调惊,和同伴慌张地快速走着,并不时回头看刚才经过的地方,但因为是小大人了,不好意思用跑的。

  妈妈们相顾茫然,正有人要纠正少年眼花时,又听到有人尖叫。

  “想吓老子吗?老子年轻时打过那么多年的仗,踩过多少人的尸体,就是没看过鬼,看我回去拿把十字弓,再来对付你这个恶鬼。”一个老人家着极浓厚的乡音,认真中带着紧张,也小跑步地赶着离开。

  说着便真的有一个全身包绷带的木乃伊,僵硬的身子一步一步沉重且缓慢地走着,手掌张成爪状,只剩一双眼睛出来,但那双眼睛红肿且翻着白眼,还不时发出怪声。

  木乃伊怪异的身体缓缓地靠近妈妈们,并弯下对一个小女孩说:“睡了六千年了,好饿啊!有没有小孩可以吃啊?”

  小女孩马上吓得哇哇大哭,躲到妈妈的怀里,连妈妈也怔住了。

  大伙都僵在原地,竟没有一个人敢召集大家一起采他的真假。

  杜圣夫边走边过来写着资料,一抬起头发现有个怪异的家伙在作怪,便皱了皱眉,经过他身旁时却一步也没停,直直走向自己的看诊室。

  难道连冷血神医杜圣夫也不敢惹他?大家更是不敢出声。

  何稚青从转角走来,看到这个景象,马上跑到他们身边,蹲在地上捏起鼻子,皱眉说道:“大家赶快暂停呼吸。”

  慌张的病患们纷纷快速地也把自己的鼻子捏得紧紧的,害怕地偷瞄他。

  果然那个木乃伊停止不动,像被点了一样。

  “是看到强尸才要暂时停止呼吸吧?”柯-纠正这两个顽皮鬼。

  大家一想,果然没错!不尴尬地相-而笑。

  “你再给我搞怪,我就把你送到精神病院去。”柯-毫不怜惜地拉着木乃伊,硬是拖着他走。

  “不好意思,他是隔壁那一科的病患。”何稚青边哈边道歉。

  “那你应该是脑科的吧?怎么连这点常识都没有?”柯-摇摇头。

  “被这个不学无术的老师同化了。”

  柯-忽地大力向前拉,让卫可爵向前跌了一下。

  他不哀怨的抱怨“你变得太快了吧?前阵子还抱着我哭得死去活来的,现在又装酷。”

  “那是因为我以为你会死,故意哭给你高兴的。”她仍是冷冷地。

  “哼!早知道我就先走一步,化成厉鬼每天让你作恶梦。”

  “自从认识你以来,我哪一天不作恶梦?”

  卫可爵大惊“我带给你那么多压力吗?”

  “因为你常常说出吓死人的话,做出吓死人的事,写出吓死人的字句,害我每次都要和你这个不知道在想什么的笨蛋一起丢脸。”

  “其实我不笨,真的不笨。”卫可爵一直想辩解。

  “我怎么没这个记忆过?举个例子来听听啊。”

  “譬如…我一看就知道你的内衣尺寸是多少,这不简单吧?”他等着被夸。

  柯-没想到他会讲这个,立刻左顾右盼,还好附近只有何稚青一个人而已。“这哪算啊?你只能想到这种事吗?”

  “不如你问问何稚青同学,姓杨的就不知道她的尺寸。”卫可爵怕她不信。-

  只见何稚青微微笑着“他没那个胆子在我身上盯太久。”

  卫可爵和柯-都忍不住大笑,那是从前杀人如麻的杨昭吗?

  何稚青脸上却有一些淡淡的愁容,羡慕地看着眼前这对幸福的恋人。

  *****

  他们在杜圣夫专属的研究室待了许久,杜圣夫才走了进来,他一进来就把手放在何稚青的额头上。他的手虽然是冰冷的,但也不觉得何稚青的头特别烫“你是不是生病了?为什么话变少了?”

  她一个字一个字呆滞地说道:“失、恋、症、候、群。”

  “失恋?”三人都不约而同地提高音量。

  大家还想继续探究下去时,正好他们口中的男主角进来了。

  杨昭皱眉拉着卫可爵身上的绷带“你参加谁的化装舞会啊?”

  “吓人好玩嘛。”

  “明明已经好了,还不拆下来,吓走杜庸医的病人,小心他记恨。”杨昭提醒他。

  “更可怕的是,万一真的木乃伊看到你,还以为你是他们的同伴,会拉你去坟墓里和他一起睡。”柯-不论讲什么,总是一副很有智慧、很冷静的样子,害卫可爵当真。

  “你…吓谁啊?别把我当三岁小孩一样唬好不好?”他瞪了一下柯-,转头问杜圣夫道:“神医,我想你知道怎么拆比较快吧?”

  柯-先笑了出来,他怎么老像个小孩一样?

  接着大家都屏息以待,看着杜圣夫特别从美国请来的整型美容权威汤尼走进来,他一层又一层地慢慢解开卫可爵身上的绷带。

  救活烧伤病患对杜圣夫来说是极容易的事,只是他不懂如何使几乎全身毁损的肤恢复。就在大伙儿反而都不忍让卫可爵醒来时,这位享誉国际并和杜圣夫一样难搞定的汤尼竟在此时从美国来台,主动要求帮他植皮。

  此刻,几双企盼但又怕落空的眼神直视着卫可爵,尤其柯-的心最是起伏不定,她明知该乐观些,但又怕还是会受到打击,怕看到卫可爵因手术失败而发疯的情状。她不忍心,于是偷偷把研究室里所有的镜子收的收、盖的盖。

  绷带完全拆下了,室内陷入一片沉寂,不知过了多久,忽听到何稚青拍了拍卫可爵的肩膀“我看你再择期动一次手术好了,不然我怕你会…”

  “可爵,我们都是生死不离的好兄弟,我杨昭不会以貌取人的。”

  “整型不在我的范围之内。”杜圣夫说得最简扼有力。

  大家等着卫可爵冲出去跳楼,只见他的手缓缓地往脸上移去,但迟疑了一会儿又放下来,眼睛直视前方,不敢触及自己任何一-皮肤。他深了好几口气,就是没胆子承受结果。

  众人眼看正可以数秒计时他何时冲出门时,他突然张大眼,绽放希望和兴奋的光芒,笑道:“不要骗我了,手术很成功吧?”

  “你还是不要抱太大希望,以免选包高的楼跳。”杨昭叹了口气。

  “你们还在演啊?演给我看可是没酬劳的。”卫可爵欣喜地走到也学他那些损友,做出担忧表情的柯-面前,双手握住她的肩,眼中泛泪。他微笑道:“要是失败了,最先失控的就是——,她的反应不可能这么轻微,所以我看她就知道了。”他清楚看到柯-晶莹的大眼里映出一张依然完好的脸孔,更证实自己的看法。

  柯-再也忍不住地靠在他前,喜极而泣。

  “你真的不笨嘛。”她边哭边取笑。

  “所以才知道你三十四C啊。”何稚青还是不改其本

  柯-窘红了脸,踩他的脚道:“都是你啦!自作聪明。”

  汤尼喃喃说:“伍先生说得没错,他的确值得我救。”

  杨昭和卫可爵耳朵十分灵敏,忙将眼睛往汤尼瞧去,同声问:“哪个伍先生?”

  “不知道是伍先生还是吴先生,我中文不好嘛!那天我正洗完澡从浴室出来,忽然看见一个全身穿黑色衣服的东方男子背对我站着,真不知道他怎么进来的,因为我家周围都是保镖和恶犬。那时已经有一张支票放在沙发上,支票上还放了一颗子弹,意思再明白不过了,我来台湾,高额的支票是我的,若我不来,那颗子弹就是我的了。”汤尼摊摊手,十分无奈地苦笑。

  “你怎么知道他姓伍?”卫可爵问道。

  “他支票后面用极轻的笔触写着WU,我也不知道是伍还是吴。”

  “你怎么知道要来找老师?”何稚青也问。

  汤尼面有难手,尴尬地笑了笑。

  “别为难他了,是我动用所有的关系,去国外找遍所有名医,求他求了老半天,又是利又是胁迫的,这位不知道在伟大什么的汤尼名医硬是不鸟我,所以我猜,在我的人马终于放弃的时候,那位伍先生就出现了吧?”杨昭十分神准地猜中那时候的情形。

  大家难掩笑意,只见汤尼一直嘿嘿地干笑。

  “杜医生,怎么你不多问问同伴的线索呢?”柯-还不知从前事,热心地问。

  杜圣夫整理着资料,抬头望了柯-一眼,低声道:“我不想知道。”

  “为…”她还没问完,就被卫可爵揽抱了出去。

  “这件事,我有得是时间告诉你,但是你最好别再在他面前提。”

  “难得看你紧张,好滑稽喔。”柯-盯着他的脸笑。

  “拜托,谁敢保证以后我会不会出个车祸还是什么的?万一有机会落在他手里,那就离忌不远了。”

  “你还敢说?万一你又出个什么意外,我也不会理你的。”

  卫可爵疼爱地抱着柯-,往她的嘴上一亲“你说谎也不会脸红,就算我全身的皮肤都灼伤毁坏了,我看你也只会更怜惜我、爱我。”

  “这段话从哪里背下来的啊?真是难为你了。”

  “坦白说,是神雕--”差点就现出原形了“是神鸥侠侣里面的真情感动了我,让我觉得我们之间就像杨过和…”

  他都还没赞颂完,柯-就抢着说:“和郭芙一样--合不来。”她突然转头推离他的怀抱。

  “怎么了?”卫可爵真怕又离开她。

  “我很难忘记,你差点杀了我父亲,是你把我父亲变成了废人。”

  “不要破我的例,我杀人向来不解释的。”

  “我也没要你解释,我当然了解你们有你们的理由,只是…道德感让我爱你爱得很心虚,不关仇恨的事。我觉得爱上你、对你好是我的本能,但是,我父亲他…知道了,会怎么样?”柯-又陷入忧愁里。

  卫可爵自然不会作多余的辩解,不过他不想让爱自己的柯-有一点不快活,他有力地握着她微冷的手,拉着她走“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你才刚拆下绷带,不要到处跑。”

  “只要让我的——宽怀,我不会有事的。”他回头笑道。

  柯-不解怎么说着说着,他就要带自己去某个地方?

  *****

  他们来到这所医院附设的戒毒所,才走到房门外,就听到有人在烈翻滚,动摇铁架的声音,也有金属不停互击的铮铮声音。卫可爵感觉到柯-握着自己的手微微地捏了一下,似乎在为即将看到的景象而紧张。他回握得更用力,推开房门。这是一间偌大的戒毒室,两排的有几个空位。

  刚才听到的是一个刚进来的毒犯毒瘾发作,手铐脚镣差点令他崩溃。

  “医生啊,为什么你们这么小器,连镇静剂都不肯打呢?多的钱我付就是了,如果看到你儿子这样,你难道不会难过吗?”一个老母亲痛哭着差点下跪。

  “这位妈妈,毒会上瘾,难道打镇静剂就不会上瘾吗?万一他以后依赖的是镇静剂,那不就永远治不了?”柯-将那位母亲扶了起来,理性的说。

  谁知老母亲不领情地推开她,呜咽道:“不要跟我讲这些风凉话。”

  柯-不以为意,还想继续上前劝慰,却被卫可爵轻轻拉回。他苦笑着在她身旁轻声说:“你不是母亲,不能体会一个做母亲的感受,他只要儿子不要在她面前这么痛苦,并不想听那些遥不可及的大道理。”

  柯-默然,接着皱眉为这些人不平“真不知道把毒品给他们的损友是谁?那些人一定会下地狱的。”

  “至少我的岳父大人还多活了几年。”

  “你杀了就杀了,为什么现在还诅咒他?他还好好的呢。”她不悦道。

  “你父亲本来是一名餐饮界历久下衰的巨子,更当上了圣者贵族学校的董事长,可惜他本来就心怀不轨,笼络几个身为大老板的家长和他的公司合作不成,竟然在一次为学校举行的耶诞舞会中,在他自己饭店的空调放进毒品,久而久之,学生们被他引成瘾。起初那些家长并不知道孩子从哪染上毒瘾,后来知道的时候已经太晚。”卫可爵顿了顿,发现柯-的脸上仍然平静。

  “我一点也不感到讶异,他在我眼中,本来就不是正派的。”

  “什么不是正派的?他简直就是反派!那些学生每天用高出十倍的钱跟他买毒品,家长们只好限制零用钱,才隔绝一阵子之后,这个超级大反派竟然在学校的冷气机里面放毒品,那怎么戒得了?根本不可能绝。”

  卫可爵一想到还有别人比自己坏,他就不高兴,而且手段用得很不光明正大。“于是那些有钱人的家长,用尽千方百计都无法让子女逃离这场随时都会重新掉入的陷阱,因而疲于奔命的时候,就找到他们的救世主--在下卫可爵了。”

  “为什么不找杨昭、黎傲他们,不是比较可靠吗?”

  “你说这是什么话?怎么老对我没有信心啊。”卫可爵俯视着她低吼。“你不喜欢我诚实吗?我又不像你那么会演戏。”

  “说演戏哪比得过傲啊?我顶多比较会掰而已。”

  “嗯,好吧,那也是一项绝技。”柯-点点头,非常赞同。

  “喂,你应该听我把事情说完再嘴吧?”

  “好啦,那你还不快说,你今天怎么这么激动?学学我的冷静吧。”

  “冷静?你简直就是恐龙,当一块大石头砸到尾巴时,过一个钟头这个讯息才传得脑部,然后喊一声痛。”

  “你看吧,这次是你自己『搞威』。”

  卫可爵用手拭去从眉毛快滴到眼睛里的汗,觉得自己实在有点反应过度。“好,现在无论如何先听我说…”

  “你哭起来也不难看嘛。”

  “我没有哭!我只是眼睛快进…”

  “不会是『沙子跑进眼睛里』吧?”

  卫可爵握紧了双拳,用力地道:“你明明看起来就冰雪聪明的样子,为什么今天老跟我耍白痴呢?”

  “你不也是吗?明明都二十五岁了,智商却好像二加五岁的小孩。”

  “哪有?至少我还会数数咧。”

  “现在幼稚园的小孩子都会拼Apple和Monday到Sunday了。”

  “告诉你,没从字母学起就让他们硬背单字是事倍功半的。”他叹气道。

  “那你把二十六个英文字母背给我听。”

  卫可爵瞬间应不上话,他嘴硬道:“我都几岁了,还在背这个玩意儿?”

  “好吧,我也相信你一定不会笨到连猪都下屑回答的问题都不会。”柯-给他一个安慰的微笑。“真是抱歉,刚才说到哪儿了?他们怎么找上你的?”

  卫可爵还为她的比喻而受打击,好久他才赶紧回神问:“干、干么?谁找我?说我不在。”

  “哈哈,你又在神游什么啊?我真想看看你的脑袋。”

  “总而言之,别再废话。他们那些富豪为了自己的孩子,集资付给我高额的酬劳--挥霍两年也花不完的钱,让我去解决这个恶的坏蛋。于是我半夜潜到你家的天花板上,抱着大风扇,把圣夫调制的不知道什么药剂,浸入一条细细的线,滴到你父亲正泡好的咖啡里,他坐在书桌前,一点也没察觉。所以你父亲的嘴才会变成紫的,我一看就知道。”他怕柯-再没头没脑地出言打岔,因此一口气快速地讲完,中间没有停顿。

  柯-听完只是静静地瞧着他,没有卫可爵想象中激动。

  “是吗?难怪警方都查不出。”她只做了这种评论。

  “嗯,你没有…对我有任何意见?”

  “有,你的技术和手法都有创意的。”

  “喔!——,别闹了,有什么不你就说吧。”

  柯-抬头笑看着他“今后你要跟我一起照顾他,才能功过相抵。”

  “我才不要那么麻烦啊!苞圣夫说一声,他连死人都医得活跳跌的。”

  “不用了。”柯-扯扯嘴角,算是微笑。“其实他躺在那边,会让我比较平静。从前我就不喜欢他,他让我提早知道这世界很多丑恶的事,而且从前他就不太理我和妈妈,他会打人,而且是毫无理由的。有时候我真不知道,他已经这么富有,也这么多人争要巴结他,什么都不缺了,为什庆还会不开心?当他不开心的时候,就会打我和妈妈.....”她的眼神因回忆而陷入哀愁。

  “现在有我来爱你了,你不用再想那些。”卫可爵紧紧抱牢她。

  浸yin在浓浓的爱意里,柯-突然想到,那卫可爵呢?他的伤痛该如何抚平?
上一章   至剩鲜师   下一章 ( → )
夏芹《至剩鲜师》在线阅读,《至剩鲜师》是夏芹新作,我们提供至剩鲜师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无广告至剩鲜师无弹窗尽在胡子小说网,大神作品齐聚胡子,至剩鲜师免费最新章节为您每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