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子小说网提供夏芹《至剩鲜师》在线阅读
胡子小说网
胡子小说网 穿越小说 科幻小说 推理小说 架空小说 言情小说 灵异小说 都市小说 同人小说 武侠小说 乡村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小说排行榜 玄幻小说 校园小说 官场小说 短篇文学 经典名著 耽美小说 军事小说 历史小说 总裁小说 仙侠小说 综合其它 网游小说
好看的小说 平步青云 不死武尊 武道至尊 奇术色医 武炼穹苍 傲剑天穹 吞噬魂帝 阴阳噬天 都市狂兵 铁血强国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胡子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至剩鲜师  作者:夏芹 书号:13206  时间:2017/4/24  字数:11363 
上一章   第七章    下一章 ( → )
一部部专车往基隆的靶场开去,虽然只是短程的路途,但圣者三年级的同学们还是很高兴,一路上吵吵闹闹的。

  而车外贴着“私立圣者高级中学”的字样,等于是告诉绑匪,有钱人的子女都集中在车子里面,任人勒索绑架。

  这是卫可爵所说的,因为他担心若真的发生事情,他会惨遭池鱼之殃。

  “老师,你放心啦!你的臭袜子正面穿一个月,反面穿一个月,那味道谁都闻得出来,绑匪的经验老到,一定会直接跳过你的。”一个学生喊道。

  “哈!所以说你们没出过社会,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有些心机重的绑匪会把我当作大肥羊,因为一看就以为我用最高招的障眼法。不过没关系,我是你们的导师,我不身先士萃,谁来身先士萃呢?”卫可爵一想起自己是老师就兴奋得不得了,觉得头上的光环愈来愈耀眼了。

  全班同学皆有默契地道:“是身先士卒。”

  “卒?是下棋那个卒吗?当一个卒仔有什么好的?”他不甚相信的问。

  “老师--你是哪门子的老师啊?”同学们都拍了一下额头。

  “老师又怎么样?老师就不能不下问吗?真-唆。”

  还有当学生的面恼羞成怒的老师喔?大家都拿他没有办法,他们圣者特权班的学生,只要稍看哪个老师不顺眼,就把他踢出去,但卫可爵这种随心所情中人,他们就是没办法和他计较。

  “哇!那艘船很大耶。”有一个同学指着河上的一艘大船惊呼。然后其他的同学们也都闻声跑去那一边的窗户贴着看,不断惊叹。

  这班的同学还真可爱!卫可爵笑看着被称为魔鬼的学生们,虽然他们一个比一个还叛逆,而且喜欢在自己身上搞怪,记录相当不良,但现在一见到从来没机会目睹的大船,不是跟小孩子-样兴奋吗?像他这种已经受社会磨练过的人,是再也不起这个童心来了,唉!

  “老师,那艘船这么大,到底是干什么用的啊?”功课最烂的阿问。

  “嗯,我看看。哇!”卫可爵用力眨了眨眼,再把头钻进同学堆里,趴在窗户上仔细瞧着“这.....这该不会是铁达尼号吧?啊?”

  车上又发出爆笑声,这个老师怎么…真的一副笨到底的样子啊?

  这时司机缓缓拿起行动电话“他就是您要杀的人?”

  “怎么,有疑问吗?”电话那端的人问道。

  “这种人…能造成您什么困扰吗?”司机相当疑惑。

  “他消不消失,对我一生的前途有很大的影响。”

  司机狐疑地再凝神听了一下,上层又传来爆笑的声音,同样是卫可爵被笑。

  他真的怀疑的,请他来杀卫可爵的人来头不小,可是怎么会把卫可爵这种比H班学生还混的老师放在眼里?

  *****

  圣者三年级的同学一下车就爬山,不过山不陡而且不高,前一大段是柏油路,只有登上靶场前比较辛苦,因为那一段是形状不一的石头堆成的阶梯。阶梯旁是一弯涓涓下的泉水,而柏油路上也有泉水渗出,所以十分,不太好走。

  身为导师的卫可爵飞奔至A三班那里找柯。

  “——,你猜我刚才看见了什么?”他很大声地问。

  “什…什么?”她又得作好心理准备了。

  “我竟然看见铁达尼号耶!就停在河上面喔。”

  柯-怎么也料不到答案比她想到的还要吓人,她连忙敷衍道:“喔、喔,是吗?”

  其他人均听见他这么大声嚷嚷,而且嚷的是这么令人饭的事,可想而知,柯-又得陪他一起接受大家含笑的眼神了。

  “我们要解决的就是他吗?”暗处有个声音问道。

  “要不要我再打电话回去问问看。”

  “你也怀疑吗?”

  那人了一口气“非常怀疑。我们要不要再找找看学校里是否有同名同姓的人?”

  这时H班的人都抗议了起来,而且成群结队地冲向卫可爵“老师,你应该尽老师的责任和本分,先为班上整队点名,集合好再一起上去吧?”

  “你们又不是小孩子,怕迷路啊?”怎么老爱打扰他和——?

  唐朝舞适时地出来把柯-赶回去,并不忘上一句“你们这种笨蛋班级,最好不要靠近我们资优班。还有你也是,最好不要再跟我讲一句话。”她神气活现的仰头带队爬上难度极高的石阶。

  “我们才不是笨蛋班呢!”卫可爵朝她的背后生气地喊道。

  “老师,都怪你啦!都是因为你太滑稽了,害大家更看不起我们。”

  “啊,难道…难道是我的错吗?”

  “老师,虽然你是教体育的,但是上体育课的时候,你只会放我们在那边玩,然后就去图书馆找漫画看,其他什么数学,英文课,那就更不用说了。”

  “老师,你真的有什么本事可以现出来吗?”

  “老师,虽然大家已经习惯你的作风了,可是身为你的学生,我们都觉得…你这样来骗我们的钱真是太过分了,我们H班的体验最深刻了。”

  “对啊,老师,是你让我们头一次为挥霍掉的钱感到心痛,虽然是昂贵的私立学校,但是把钱浪费在你身上,太不值得了。”

  哇!怎么所有的学生们都哭丧着脸啊?平常的跋扈和叛逆呢?

  “好好好,大家请冷静一点,我们赶快爬上去吧,不要耽误时间。”

  同学们面对他再一次的逃避话题感到丧气,只好一边爬一边说:“连最好混的体育课都没什么表现了,我们干么在靶场提起这些啊?”

  一看到很早就走上石阶的A三班连一半都到不了,卫可爵回头看后面也都还没人爬得上来,他终于逮到可以暂时和柯-独处的时刻,便兴匆匆地又是跳又是跑,相当俐落地飞去柯-旁边,后面目睹的人无不有种错觉--他有轻功。

  因为,脚下都是糙的石块,而他的脚似乎只有在每个落脚处点那么一下,足下不曾停顿犹疑过。

  “等一下我教你怎么打比较准。”卫可爵偷偷告诉她。

  “你?喔,不用了,先顾好你们班吧。”柯-基于私心,不想让他搞砸军训击分数。

  “啊,——果然有大爱,那我先送你过去。”等不及她回话,卫可爵就一手揽住她的,极快速地又将刚才的功夫展现出来。为什么柯-不会因为跟不上他而跌倒?因为他的手臂够力地圈住她,而且他又只是用脚轻轻点那么一下而已,柯-每次担心自己要跌下去时,他总是适时地又飞跨另一块石头,时间快得让她来不及反应,不知道怎么了就到靶场了。

  那短短却险恶的路程,是她从未经历过的奇特经验,柯-的心跳得好快,不懂自己是怎么安全抵达的。

  “你是怎么办到的?”

  “因为我要保护的人是你,什么都做得到啊,只有你才可以享受。”

  柯-见他不肯说明,那就算了,她一往下看,还没人爬上来,但大家的制服已经脏了,更抬头以羡慕的眼神瞧着她,并且好奇的看着卫可爵。

  “你先帮你们班的爬上来。”

  “可是这种特权只有——才享受得到耶。”

  “让多一点人先上来,不是可以节省时间吗?”

  “说得也是,差点忘了我还带一个班,那我下去啦。”卫可爵身手矫健地再跳下石阶去,下去比上来更快,也是如法炮制地一手拎一个,有的人已经走到一半了,他也就省事得多,到了靶场把他们丢上去。

  “谢谢你,老师,可是龙头…连中间都不到。”平头小子回头看。

  “关我事?”

  “可是你是老师吧?”

  一听到老师这个神圣的名词,卫可爵就会自动变得很慈祥,他摸摸平头小子的头,温柔地笑道:“说得好!”接着便最后一次往下奔去,但龙家威看到他就止步了,他也只好停在他上两阶之处,和龙家威充敌意的眼神互视。

  “不要挡路。”龙家威毫不领情。

  “如果你一直站在原地,我也不动。”

  “你以为我会被你感动?少蠢了,只有那些没智商的人才会被你骗。”

  “你比我更蠢,你以为我骗了那么多人,难道还差你一个?我不希罕。”

  龙家威被怒“那你为什么还要在我面前演戏?我自己会上去。”

  “基于我是以德报怨的老师嘛。”

  “什么老师?有勾引女学生的老师吗?”

  卫可爵不屑地笑了两声“你真是够了,龙头。我和——真心相爱,你硬说是我勾引她,你的思想真的那么循规蹈矩吗?我不太相信。身分归身分,情爱归情爱,各不相干,这道理很明白吧?”

  龙家威再次重新正视卫可爵,瞧他这番话说得多么不卑不亢,丝毫不因为他是龙头,便以老师的身分他,也不因为他师生恋,说话声音就弱了一点,只是就事论事地在他面前说明。

  “反正你跟我抢阿-,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闪开!”他自行走了上去,但因为太急,以至于在一块突出的石头上滑了一下,眼看就要跌在泥泞的石阶上。

  一股力量在他和石阶还剩不到五分公的时候,撑住他的身体,将他提了上来。

  卫可爵把手袋里,眼睛往下睨视着他。原来卫可爵是用脚勾住他的。

  龙家威不想知道他是怎么办到的,他才不会因此改变什么呢。

  等大家都上去的时候,卫可爵着自信的笑容,把H班的同学们集合在一起,然后神秘地带到旁边去,和其他班级隔开,说要教大家击秘诀。他煞有其事,一副很专业似地讲解之后道:“我们拿一张击团体奖的锦旗吧!”

  只见大家出怀疑的神色“真的可行吗?”

  “有我就搞定了。”

  是有他就搞砸了吧?同学们还是很不放心,然而已非上场不可了,只好硬着头皮去排队。

  唐朝舞此时走了过来“看看你班上同学们垂头丧气的脸,读书不行,品行也差人一大截,不会连击也毫无把握吧?看看这几场我们A班的成绩表,七十五公尺的简单几何三角形求法,准确度百分之四十。老师,您预备拿零命中率的成绩回去,还是想跟我们班借几张成续单回去影印呢?”她得意地抖着那几张纸。

  “——上场了没?”

  唐朝舞不地嚷道:“喂!我跟你说话,你听到了没啊?”

  “听到了,只不过进不去而已。”卫可爵把卫生纸撕成两半。

  “我不用你假好心,只不过是弹声大了点,吓不倒我的。”她斜睨着他。

  “啊,这个你多虑了,我是要给柯-同学的。”卫可爵不好思意地将卫生纸团在将上场的柯-双耳里“我帮你代工,好不好?”

  柯-掩住耳朵,烦恼地道:“子弹声好像震得连地都动了起来,等一下把贴在脸颊旁,耳朵会不会有问题啊?”

  “不会的,等真正练习时,反而没有在这里听得大声。”

  唐朝舞又有得念了“哟,别一副好像很会的样子,就算柯-答应让你代打,我也不会答应的,因为你会拉低我们班的分数。”

  许多同学也都凑过来阻劝“爱她就不要害她比较好。”他们指着柯。

  “我帮她都还来不及咧!武老师,既然你不想要我帮忙,那就算了,可是我求你一件事,我和你比法,如果你输了,就把你扣掉柯-的分数补回来,并且以后不再为难她,行不行?”

  “如果我赢了呢?那就反其道而行,对柯-的要求更严格,如何?”

  暗恋柯-的同学们都冲过来阻止卫可爵,谁不知道全校就他最会吹牛了。

  柯-想,她可不想退学呀!而所有的人也看见她的表情了,却爱莫能助。

  负责督导的阿兵哥送来一把手“唐老师吗?该你了喔,训导主任说这是特别给你的,其他老师都和学生用一样的步,只有你用小的。”

  唐朝舞看着比手掌大不了多少,却十分沉重的,神情有些犹豫。

  她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面向特别立起的人形靶,双手举起伸直,但一直微微地颤抖着。到底要怎么样才算瞄准?她实在不知道从何看起。要是输了这个水昆老师,她武则天的威名不就完蛋了?

  这一刻,许多人都跑来这,目睹这天大的比赛。

  师生们都屏息,唐朝舞手抖了又抖,瞄准又瞄准,就是迟迟不敢扣下扳机,但没人催她,也没人不耐烦,因为换成谁都会很谨慎的。

  终于“砰”的一声,她击出一发子弹阿兵哥跑过去看,回来时说道:“这样的成绩对于一个女老师来说很不错,虽然打到肩膀,差点就不中,但已经很难得了。”

  但是没有一个人高兴,只有唐朝舞眉飞舞地推了推眼镜,斜睨卫可爵。

  “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不然等柯-被退学时,你可就内疚了。”

  卫可爵微微一笑,不理众学生们的劝阻,将子弹再上了一发,动作出奇熟练及迅速,微侧了侧身子,左手举起就开了一,然后连开了数发,接连不断地一直扣扳机,姿势比神还帅。

  “哈哈!你干么自暴自弃呢?你是老师呢。”唐朝舞乐不可支。

  这也是所有同学的心声,他们皆不忍等待成绩揭晓,或许用人情攻势求唐朝舞,她还会网开一面,总之,以后别再将希望寄托在卫可爵身上了,他这么任,他们一点也不惊讶。

  然而只见阿兵哥在人形那里怔了一下,才跑回来,手上好像还捡了弹壳。

  一看,大伙全都目瞪口呆地张大嘴巴,六发空包弹全都串成一直线,一个套在一个后面。

  “这是击在心脏部位呢。”阿兵哥说道。

  这时教官拿着一迭纸过来“你们H班的击成绩很出色喔,百分之八十。”

  “老师,你教的很有用耶。”阿刚打完靶,走过来兴奋的叫着。

  “哪里、哪里。”卫可爵再一次开弹匣装子弹,快速地完成后,再朝新的人形靶开,每扣一次扳机,他就说道:“眉心、左肩、右肩、心脏、太阳、咽喉。这个人真是浪费我的子弹。”

  “为什么?”柯-问道。

  “第一就打到他的眉心,那他还不死?不过也是我太无聊了。”

  “是不是准确还不一定呢。”唐朝舞觉得他只是得意忘形而已。

  这次大家不等阿兵哥了,一起冲去人形靶那边看,果真眉心就是正中央,一点也不偏,左右肩的弹孔和眉心的三角距离非常均等,而咽喉和眉心呈一直线,心脏和太阳也在刚刚好的位置。

  柯-欣喜地看着卫可爵说道:“你的法这么准,如果让你拿到真的子弹,那岂不是你想杀谁就杀谁,你想他怎么死就怎么死?”

  “也不错耶,真可惜我只是个平凡且单纯的老师,否则我啊--”卫可爵边谗边把玩着手口总是有意无意地对着唐朝舞,无论唐朝舞怎么闪,就是对着她“我一定先毙了我最看不顺眼的人。”

  柯-笑着吐吐舌头“那我以后一定不敢跟你吵架了。”

  “——,你不一样,我爱你都来不及了。”卫可爵张开手臂抱她。

  唐朝舞本能地开口阻止“卫老师,请你看地方再亲。”

  此时有个同学证道:“唉!真羡慕卫老师能对付和他作对的人。”

  “武老师,请问一下,你刚才有说话吗?对不起,我没有注意听耶。”

  “有吗?没有啊,我们快回去靶场练习吧,免得耽误下一个学校。”唐朝舞吓得装傻,一溜烟跑了。

  柯-偷偷捏了一下卫可爵的脸“你真是顽皮。”

  “谁教她喜欢欺负你,凡是和——过不去的人,只有死路一条。”

  “在同学面前还是收敛一点吧。”

  总算替爱人争回一点权利了,卫可爵感到十分欣慰。

  *****

  柯-还是得跟其他人一样卧在草席上,托着沉重的步击。

  卫可爵也不避嫌地卧在她旁边教她“你要把柄抵在肩窝里,才不会被后坐力撞到,那样会淤青而且很痛,要把身贴在脸颊旁边才好瞄准。好了没?可以扣扳机了,拿稳一点。”

  突然声一响,柯-茫然地转头看着卫可爵。

  “怎么没打中呢?再来、再来。”

  “我还没扣扳机。”

  “那刚才…啊!”他突然短促地低声叫道。

  柯-马上把步丢开,坐起来,瞅着他皱眉的脸问道:“老师?”

  又一声响,柯-明显地看到卫可爵的上臂多了两个弹孔,而且还在冒烟,血正不断地出来。怎么会有真的子弹?而且打到卫可爵?她焦急地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将他扶了起来。“一定很痛吧?”她的声音因心痛忧急而略微颤抖,一直注视着他。

  但卫可爵忽然推开了她,把她推进惊惶失措的人群里。

  他的表情依然不变,只不过汗多了点。他右手捂住正在冒血的左上臂,左手拿着刚才的手朝草丛里了一,忽然有一个人滚了出来,但他只是吃痛地一直着脚踝。

  卫可爵这才反应过来,想起这是空包弹。他快速地将手使劲地朝那个人掷去,击中那人的太阳,他马上血面地昏倒在地,引来师生们的尖叫。卫可爵又马上捡起另一把手,一转身就顺势把它掷向一个老兵,同样也是让他昏倒在地,而且嘴的血汩汩出。

  “赶快把他们绑起来。”他的声音听起来并无异状。

  柯-马上奔到卫可爵身边,忧心如焚地马上把纯羊的背心下来,在他伤口上着。一见她没事,他才放松地半跪在地上。

  “-,你帮我一个忙,我要到圣夫的医院去。”

  “这里是基隆耶,不就近送医,你的伤会…”

  卫可爵微微一笑,摇摇头“我不会有事的,把这两个败类也顺便带去。”

  “我不答应!你看你的血个不停,万一延误就完了。”柯-急得眼泪直

  “点血能促进新陈代谢。”

  “你还在说笑!”她真的生气了,她好担心他呀。

  “对不起…但这两个人,你们对付不了。”

  H班的人合力把那两个人绑好的同时,他们也醒了,叫骂声不断。

  但他们特权班都是些叛逆的家伙,一点也不怕,反而给他们吃了点苦头。

  为了卫可爵着想,柯-能了解他的想法,如果随便送个医院,那些人暗袭不成,一定还会再派人来,如果送去杜圣夫那里会比较安全。虽然上次卫可爵说和他不认识,但如今看来,怕是真的有什么关系,他们似乎隐瞒了她什么。

  “啊,是那个院长叫杜圣夫的医院吗?那个医生收费特高,而且服务态度又差耶,我们为什么一定要送去那里呢?”同学们纷纷讨论。

  柯-只好说:“他的医术比较高明。”

  说得也是,反正他们都很担心卫可爵,因此立刻把他送下山,叫辆救护车把他送去。

  在救护车里,卫可爵在医护人员的协助下,先做好止血和消毒的工作。

  “先生,你真是勇敢耶,被歹徒开了两,消毒的时候连眉头都没皱一下,好像没神经似的。”奉杜圣夫特别指示而来的医生,十分佩服地对依然从容的卫可爵说道。

  莫怪这个医生对于普通人中没啥反应,因为自他来到杜圣夫的医院后,就偶尔会接到受伤的伤患,杜圣夫没反应,他也不好大惊小敝了。

  柯-和卫可爵相对默然地坐着。她低下头去,若有所思地抓着那件血迹斑斑的纯白羊背心,什么话也不说。

  “——,对不起,害你受惊了。”

  但柯-依然不语。

  卫可爵只好一直凝视着她,其实,他有点知道她在想什么。

  *****

  医院的走廊上挤了圣者高中的学生,除了想知道卫可爵受的伤是怎么来的之外,令他们吃惊的是,刻薄势和的杜院长竟然亲自诊治他,而且没谈红包、没谈价码,卫可爵一到医院,他就已经在手术室里等着了。

  柯-坐在椅子上,仍然握着是血迹的白背心,大家想过去安慰,又怕被拒绝。

  她的样子似乎不任何人靠近,她只想自己一个人等待。

  手术室的灯灭了,大伙儿全挤在门口,杜圣夫最后才走出来。

  对于学生们的殷殷询问,杜圣夫视若无睹地一路走远,让众人犹如被泼了一盆冷水,但柯-叫住他的时候,他竟然马上停下脚步。

  她缓缓开口“我想进去看他。”

  “他很累。”

  “说完我就走了。”

  杜圣夫转过身来瞥了她一眼,又回头走向手术室,一句话也没说,但柯-却十分了解地跟着他走进去,门再度关上。

  “可以告诉我了吗?”这是她走进来的第一句话。

  “什么?”卫可爵把袖子拉下。

  “你们是谁?”

  “我是你的老师,而他是我的医生。”

  “不!你们不简单。”

  卫可爵想抚摸她的脸,安慰她受惊的心,但却被她挥开。

  “当我看到你被人暗算,中了两,我整个人也快急疯了,又是忙着止血,又是努力回想附近有什么医院,在怕你有个什么万一,愈看你的伤口,我好像也痛了起来,可是你怎么能…”柯-情韵绵的眼眸里有哀伤的泪水,地快溢出来。“你比我还镇定,好像你根本没有神经似的,指挥这个、指挥那个,如果没有经验,是不可能这从容不迫的。”

  “你的观察力不差。”卫可爵勉强使自己轻松些。

  “告诉我,你是谁?我想知道。”

  “暴自己的身分,只会让你离开我。”

  “原来你是怕我漏你的身分…”

  “不,我怎么会是这种人?总之我希望我们的关系单纯点会比较好。”

  柯-哀怨的眼神看得他的心简直要为她而碎了,泪水在那晶亮的眸子里滚动着,然后了下来。光看她的眼神就知道她爱自己爱得有多深,纤弱的身子像随时都快站不住一样。

  “我想知道,我爱的是哪一个卫可爵?是平凡单纯的体育老师,还是在百货公司的无业游民,或是另一个神秘而危险的人物…我很蠢吧?不知道无时无刻陪着我的人到底是哪一个,还说我有多爱他。”柯-哽咽着,脸的泪水也不能冲淡她的伤心。

  卫可爵马上站起来,心疼地将她抱在怀里。天啊!他到底做了什么?他该怎么做才能止住她的伤心?看她哭得如此痛楚,他又怎么不难过?

  柯-让自己平静些,马上推开他温暖的膛。

  “其实你们都知道伤害我父亲的人是谁吧?”她不给他时间安慰。

  “不要这样,让我疼你…”卫可爵痛心地说道。

  “你只会伤害我,你只会在我面前演戏,你不要再接近我。”柯-出自肺腑地朝他喊,泪眼蒙地瞧着这个自己用生命去爱的男人,她向后退了几步,打开门奔了出去。

  卫可爵坐在沿发怔,他真的只想好好当那个爱她的体育老师,可是过去发生的事却让他心虚,而且根本与他无关的事,也在今天找上他。

  真是该死!那就去解决它吧。如果不是有人暗杀他,柯-也不会发现这么多。

  “下个月初,侯爷金盆洗手。”杜圣夫此时才发言。

  “那个死老头?”

  “接位者是常岳。”

  “真是好笑,既然可以接位了,他还暗杀我干么?”

  “你不该惹到侯爷的。”

  “你以为我无聊啊?”卫可爵说得轻松,但眉头却紧锁着。

  *****

  滂沱大雨下得十分急,路上早就没有人在行走了,就算是撑着五百万的大雨伞,还是会被淋,但是这一切对柯-而言已经无谓了,连卫可爵那个她最深爱、最信任的人,都不把她当一回事,她怎么还会在乎自己?柯-冷静地低头在路边缓缓定着,泪和雨同时在脸上下的滋味,为什么特别令人心酸呢?

  汽车喇叭的长鸣声在她背后响起,她迟缓地向里面靠,但那辆车还是照按喇叭。

  一辆宾士在她旁边停下,柯-并不想理会又有什么事要发生,直到她头上的那片天空突然没雨了,她才迟缓地转头去瞧瞧。

  一个脸上挂着淡笑的中年男子把雨伞撑在她的上头。

  “你怎么淋雨呢?”坐在车里的龙家威又惊又诧地问。

  一看是他,下意识地,柯-提起脚步又往前走,可是那个中年男子拉住她。

  一个苍老但有劲的声音在车内催她“你就是柯-吗?来,请上车。”

  柯-无法违抗那具有威严的催促声,只好坐上车。

  车内的空间十分宽敞,后座坐了龙家威和龙震,但多她一个并不挤。

  龙震精锐的眼一眯,霎时已把她打量彻底。“我们家威几乎天天念着你,从你-们有缘同校的第一天开始,他就誓言把你娶进门,我一看果然…”

  “虽然您是长者,但是用这种眼光打量一个陌生人,是很无礼的。”

  龙震一怔“怎么,你不认识我吗?你没听说我们龙家已经三代都是政…”

  “我知道,政坛颇具分量的家族,可是与我无关。”

  “政治是影响全民的运动,怎么与你无关?”龙震要试验这个女孩。

  柯-微微一笑,转身正面视甚为威严的龙震“我从来没有被你们照顾过。民代所争的福利不过是为了绝食以及还有力气丢鸡蛋的人,然而在这个社会上,还有很多人抢一碗饭吃都来不及了,还有力气去绝食吗?可是因为没有声音,你们就自以为做得够了。不管你们是什么政治家族,在我眼里都是一样的。”

  这一番话出乎龙震意料之外,现在的小孩能有这么细微且辟的见解很令人讶异,而且听她说来既不激动也没有卑微的口气,她怎么会有这么特别的气度?能在他这个资深的政坛大老前坦白说出自己不的,也只有她一个人了。

  “难得圣者的学生还有这么成的思想。”

  “难道您的孙子就不成吗?”

  龙震相当得意“以一个接班人的角度来看,他的确还嫌了点。”

  “但如果要当一个氓的话,他已经绰绰有余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龙震不悦地看着敢不讨好爱孙的柯。

  龙家威连忙出面“爷,阿-的脾气就是这样,你别…”

  “真是抱歉,脏了你们的轿车,我该走了。”柯-依然沉着。

  “你如果想淋雨淋到得肺炎的话,那你就滚吧。”龙震瞪着她透的制服。

  柯-又屈服于他那命令式,但又让人难以抗拒的指示,只好乖乖地待着。

  “爷,侯爷的金盆洗手大典,让阿-也跟我们去,好不好?”

  龙震连瞄也懒得瞄,不愿地道:“你也要看人家赏不赏脸。”

  闻言,柯-面无表情的开口“去,当然去,我可不敢连敬酒都不吃。”

  龙家威高兴得不得了,到时候她就会知道,卫可爵是怎么个死法了。
上一章   至剩鲜师   下一章 ( → )
夏芹《至剩鲜师》在线阅读,《至剩鲜师》是夏芹新作,我们提供至剩鲜师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无广告至剩鲜师无弹窗尽在胡子小说网,大神作品齐聚胡子,至剩鲜师免费最新章节为您每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