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子小说网提供夏芹《至剩鲜师》在线阅读
胡子小说网
胡子小说网 穿越小说 科幻小说 推理小说 架空小说 言情小说 灵异小说 都市小说 同人小说 武侠小说 乡村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小说排行榜 玄幻小说 校园小说 官场小说 短篇文学 经典名著 耽美小说 军事小说 历史小说 总裁小说 仙侠小说 综合其它 网游小说
好看的小说 平步青云 不死武尊 武道至尊 奇术色医 武炼穹苍 傲剑天穹 吞噬魂帝 阴阳噬天 都市狂兵 铁血强国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胡子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至剩鲜师  作者:夏芹 书号:13206  时间:2017/4/24  字数:8497 
上一章   第四章    下一章 ( → )
中午,柯-怀着一份从未有过,又担心又甜蜜的心情,再次来到榕树下。

  她和卫可爵的感情变得愈来愈深厚了,他总爱胡言语地在她旁边说笑,她一板起脸孔,却反而惹得他愈来愈扯,她真喜欢这种感觉。

  卫可爵一边走来,一边拉拉眼皮说道:“奇怪,我的左眼皮一直跳个不停。”

  “因为有好康的啊。”柯-强装自然,双手把一个超大型便当奉上。

  他用力眨眨眼,呆了一下,再伸手去捏捏她的脸。

  “喂!捏什么啊?”

  “会痛吗?那就不是我在作梦啦,太好了。”卫可爵急急坐下把盒盖打开。

  柯-坐在他旁边,以手支撑着下颚,问道:“你到底几岁啦?为什么老是白痴白痴的,你…你的女朋友受得了你吗?”

  “那要问你才知道啊。”他忙着吃,抬头回答她。

  柯-怎么会听不懂这意思,她板着脸打他“请你不要忘记你我的身分。”

  “什么?喔!老--”他突然对她一笑“老公老婆的关系。”

  她本来还以为他要说老师和学生的关系,唉!谁知道他还是很阿达。

  卫可爵很快的把便当解决了。“真不好意思,吃完了耶。没关系,今天放学后我请你吃好料的。”

  “喂,不要害我,我还要晚自习,我们的老师是武则天,你忘了吗?”

  “那可有点为难。”卫可爵抓了抓头发,突然灵光一闪“简单,等一下叫杜庸医开个病假证明不就结了?哈!真聪明。”他盒盖上的饭粒。

  “你是老师吧?竟然教学生跷课。”

  柯-拿他没辙,摇摇头,笑容在她脸上扬起…

  “老师又怎么样?我是大家的好朋友,当老师多有距离感啊。”

  *****

  短暂的约会结束,柯-的心里真是舍不得,她脸上挂着微微的笑意,走回教室,对放学后的约会充了期待,整个心里都是他那句邀约。怎么会有这种感觉?他不是老师吗?虽然他是个又又白痴的老师,可是,毕竟两个人一见面就吻过了…她下意识地,回味着那一天的吻,不懂自己为什么对那种人倾心。

  心不在焉地熬完下午的课,她背起书包,在同学们惊讶的眼光中离去。柯-是从不跷课的好学生,有也是有正式证明在晚自习得以出外打工,但早退可是头一回。柯-刻意到厕所里,打开水龙头沾了点水自己的头发,摆出很多表情来面对等一下即会碰到的卫可爵,还不小心笑出声来。

  突然门“砰”的一声关上了,她转头一看,是伍明婵带着几个跟班,以一种蓄势待发的姿态,抱抵在门口,一脸杀气地瞪着她。

  “他妈的货,你在龙头面前装什么狗屎清高啊?”伍明婵甩她一记响亮的耳光。

  “是龙头叫你们来的?”

  “要是让他知道我找你麻烦,不砍死我才怪!我警告你,我们是生命共同体,如果你敢跟龙头告密,那你会死得更惨。”伍明婵高扬着嗓音,凶神恶煞地抓起柯熳的领口,将她推到洗手台前喝道:“你愈是装得像圣女贞德,他妈的龙头愈喜欢你,我伍明婵就愈对你不。你勾引他已经很败类了,连新来的体育老师也被你引,你还真他妈的够本事嘛,我倒要看看你骨子里面到底有多。”接着伍明婵鲁地扯开她的衣服。

  柯-保护着自己,用力把伍明婵推开,但很快就被她的羽抓住。

  班长把相机拿出来,卡嚓一声,笑道:“还有闪光呢。”

  “给我拍得唯美一点,搞不好还可以卖钱呢。”伍明婵笑。

  几个人架住了柯-,她怎么也挣不开,没想到同班同学竟如此歹毒。

  “伍明婵,虽然你看我很不顺眼,但是你凭良心说,我做过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吗?你怪龙头不喜欢你,怪我老是不买你的帐,怪我成绩一直比你好,但是,那都是我一个人的事情,其实从头到尾是你一直把我当敌人。”柯-不再挣扎,而是理性的就事论事。“你说,我真的对不起你过吗?”

  伍明婵没料到她会有此一间,仔细一想,的确是没有,柯-面对自己的迫,一向选择沉默或遗忘,但是龙头就喜欢坚强独立的柯-,这也是她伍明婵永远比不过的地方。

  “那可真抱歉,在你对不起我之前,我要先对下起你了。班长啊,还不快?”

  班长是龙家威的得力助手,只见他贼溜溜的小眼睛一直在柯-身上连,很快这个甜头就会轮到他尝了,但是先帮丑妹拍好照片再说。

  柯-试了很久,就是挣不开架着她的四个人,眼看伍明婵已经将她上衣的钮扣扯开,现在柯-真是快急疯了,难道她一生的清白和前途将毁在这群没血没泪的同班同学手上?他们不都是有钱人家的子弟,为什么却没有良好的教养?

  “哔哔!”班长的手表发出整点报时的声音,柯-突然想起和卫可爵约定的时间到了,怎么办?这是她一直期待的。此时她最紧张的竟是如何不迟到,而不是眼前要被拍luo照的危险。

  看到伍明婵一脸得意又狡滑的狞笑,柯-厌恶地提起脚,大力往伍明婵的肚子

  和卫可爵的约会怎么办?不能再拖延了,柯-不耐烦的想快点解决,被攻击到,扫具室时,她瞥见一个蓝色的瓶子,很旧了,应该可以暂时退她们吧。

  她打开瓶盖,闻一闻,好臭!应该很可怕吧?于是马上往她们泼去。

  “啊--这是什么?盐酸耶!”四个女的同时尖叫。

  柯-吓了一跳,知道自己闯下大祸了,可是她们的衣服好像也没腐蚀嘛。

  “搞什么啊?打这么久。”有个绑马尾的女生在门外抱怨,接着门就被她打开,她劈头问道:“谁是柯-?有没有在这…”她傻眼了。

  柯-呆滞的眼神和她惊讶的眼神对上。

  “不用说,一定就是你吧?”那个绑马尾的女生问道。

  “班级和名字都让你知道了,如果要向训导处检举斗殴事件的话,还可以拿奖金被表扬,趁他们还没力气起来的时候快去吧!”柯-认命地承担罪名。

  “-很酷耶!学姊,难怪我们伟大的『至剩先师』卫可爵先生会那么喜欢你。”

  柯-脸疑问地打量着她,这个很俏皮的一年级新生看来并不

  “我是一年级H班的何稚青,请多多指教。”何稚青赶快扶着累得瘫在地上的柯-起来“卫可爵老师在门口等你等不到,就叫我来这附近找你,经过厕所听到有打斗声,我就拿万用钥匙打开了,你果然在这。”

  “明明知道有人打架,你还敢来?”柯-想起方才的情况,觉得真是险恶万分。

  “哈哈!打架有什么奇怪的?”何稚青丝毫不以为意,把自己的背心下给柯-套上,觉得柯-真对她的味。

  *****

  柯-在何稚青的搀扶下,慢慢举步走向校门口,离卫可爵愈来愈近。

  看见卫可爵的表情自愉悦转向惊讶,然后趋于心痛,柯-再也忍受不了地扑进他怀里,放声哭了起来,最后全身无力的慢慢滑下去。

  卫可爵适时地牢牢抱住她,觉得他的心也被柯-哭碎了。

  “不要怕,我在这儿。”他爱怜地她的头发。

  “我以为你已经走了…我好怕你走掉…”

  “才不会呢,只要有你在的地方,就一定有我卫可爵。”

  “你真的会一直在吗?不要再让我一个人,我觉得好难过…”

  卫可爵心痛的把怀中纤瘦的人儿搂得更紧,听她说得多么迫切呀。

  “就算是想到才来看看我,我也无所谓,能和你说说话已经很好了。”

  卫可爵在圣者所受到的是空前绝后的,柯-绝不贪心。

  “想到才能看你,那我不是一天二十四个小时都要粘着你吗?你确定你不会太烦?”卫可爵低头笑着柔声问道。

  她笑着啐了句“你真是不正经。”

  卫可爵马上用绵密且突然的吻堵住她的嘴。柯-怔了好一会儿,才清楚现在的状况,不同于之前他在百货公司的侵袭,这个吻来得好温暖、好可爱,她伸手抱着他的颈项,怕得来不易的幸福只是一场梦。

  卫可爵也同样沉浸在甜蜜当中,原来和女人接吻是这么美妙且快乐的事,怎么他以前都不觉得?但他突然稍微推开柯-,说道:“我突然想起我们的身分了,我是老师耶,而你好像是我的学生嘛。”

  柯-笑着学他的口气“学生又怎么样?反正你这种老师也不可能干太久。”

  “所以呢?柯同学。”

  “我们很快就可以在一起啦。”

  “我才不要咧,当老师可以赚到好老婆,那我不当他个五十年老师岂不是吃亏?嗯,真聪明,不愧我还叫老师。”他笑得很开心。

  如果他以为她会认栽,那就错了。她不以为意的笑道:“说得真好,当学生就可以和喜欢的人接吻,那我不一直留级,当他个五十年学生岂不是吃亏?嗯,谢谢你提醒我。”

  “哈哈!你真坏。”卫可爵被逗笑,捏捏她的脸,迅速正经八百地道:“不过,你最好别这么做。”

  柯-瞧见他那张比自己还要冰冷的脸,不由得胜利地大笑。

  何稚青站在一旁抱而笑,想起自己和杨昭热恋的时候也是这般甜蜜,不过,不知道怎么回事,杨昭最近对她冷淡许多,自从公寓失火那一天后,他总是有意无意的不把她当人看,而是当牛当马一样声使唤,到底为什么?她不知道,可是,要是杨昭近期内不加以改善,她就要跟他说拜拜了。

  *****

  富丽堂皇的高级洋房建在云雾缭绕的半山上,是很多人梦寐以求的,但也只有有本事的人才办得到。尤其是内部的装潢极为考究,也显示出主人非常慷慨阔绰。

  这里是龙氏政治家族的本营,他们不但三代同堂,而且几乎所有的家人都住在一起,因为大家长龙震希望家大业大的龙氏家族不会因此自或为了钱而汲汲营营,盼望他的子孙都能团结在一起,尤其他把寄望最高的长孙龙家威随时放在身边看着,以免他凭恃龙家的势力出去外面逞凶。

  “那个新来的体育老师老是跟我过不去。”龙家威下汗衫,出大大小小的伤痕及淤青,新的旧的都有,那都是他去“”飚车得来的。“跑操场一百圈、蛙跳五百下是少不了的,还施行体罚,把我打成这样。爷,你明天就上教育部告他,不用去找校长了。”

  “喔?有这种事。”龙震精明的眼睛一瞪“是用什么打的?”

  “是.....当然是教鞭喽,老师都是用教鞭打人的。”

  “胡说!”龙震倏地站起,用拐杖顿地。“教鞭打出来的伤痕是一条一条的,你那明明是一块块的淤青,是撞伤,你连爷爷也骗啊?”

  “我…我是伯你不相信我嘛。”

  “是非真假,我自有方法分辨,我又不是老胡涂。”

  “是老番癫了啦!”此话一出,龙家威立刻惊觉说溜嘴了。

  “你.....你这个不肖孙!”龙震动怒,想一敲下去。

  此时有人进来禀报“震爷,侯爷来访。”

  “是侯爷呀,呵,快请、快请。”龙震本来严峻的脸柔和多了。

  龙家威张大了眼睛“侯爷?就是黑道上跨行最多事业,包括赌场、酒店、投资、规费、演艺界等等的公仆帮老大吗?”

  “嘿嘿!没想到爷平常跟你提起的事,你还记得很清楚,好好好。”龙震甚是欣慰地拍拍他的肩膀“不仅跨行最多,而且是营利最丰厚的一个帮,那些事业全省也有大大小小两百多处,什么都赚,真是贪心得不得了。但是手下的弟兄也是一个狠过一个喔,大部分是从五年前解散的极盟分去的,本来这两个组织合作得很好,只可惜有一个人惹了侯爷,他就报复似的把极盟散去的精英大部分都收了过来。”

  “是谁这么大胆?怎么回事?”龙家威还想再问。

  “我打扰你们爷孙了吗?”一个穿着质地极佳的丝绸唐装的老人走进来。

  “家威,你先回房。”

  龙家威一直盯着有一股领导威严的侯爷,似乎舍不得离去。

  “反正他是你的继承人,就让他听一下又何妨?”侯爷转头向第一次谋面的龙家威望去,像电一般的眼光分析龙家威这个人,只一秒他就有种感觉--他不喜欢龙家威,他气太重,却非黑道中人的那种气,而是…

  “还可以吗?侯爷。”龙震想知道一向看人极准的侯爷对孙子的看法。

  “喔,龙震的子孙还会差吗?只不过气太重,要改改。”

  “哈哈!黑道上哪个人不?侯爷真是奇怪。”

  “就有个不长眼的家伙,不但不,而且还…哼!”侯爷显然想起某个人。

  “别想啦,反正你不是已经有计画了吗?”

  “如果能用不到,那最好。毕竟人总是需要时间改变的,或许那个人…”侯爷突然停止说话,转而啜口茶。那个人不会改的,他何必想太多?是那个家伙自己找死。侯爷换了个话题“下个月的大会,你有空来吗?那可是我五十年的黑道生涯,金盆洗手之喔。”

  “我当然会去呀,不过,公仆帮是由谁接位呢?”

  “如果我那个不肖子赶不回来的话,就是常岳接位了。”侯爷不愿见到这个结果。

  “常岳?就是那个大胡子?他对你很忠心,不是吗?没什么不好啦。”

  侯爷只有苦笑。自己一手打下的公仆帮,及益茁壮的事业,在道上建立起极为严酷的形象,普通的小帮小派听到公仆帮,和昔日听到极盟的反应是一样的,都是目瞪口呆、双脚发软。

  但现在却要把这些辛辛苦苦建立起的成就,拱手让给外人。

  虽然是心腹,但也不比自己的儿子啊!

  但是他真的想回来吗?侯爷不敢再想下去。

  *****

  “——,你今天下班后在店外面等我喔,我有个好东西送你。”卫可爵的头突然从柱子旁边冒出来,一脸灿烂的笑。

  “从这个角度看,你好像日本妖怪喔。”柯-突然这么觉得,谁教他要吓她?

  “我还以为你要说,好像日本帅哥喔,像反町隆史那一类的啊。”

  柯-伸手去捏他的脸“好硬喔,你的脸皮怎么会厚成这样?”

  “不厚就不敢当个为所为的老师啦。记得要等我喔。”卫可爵边走边回头。

  “喂!可…老师。”她差点忘了这里是学校。

  “干么?舍不得…喔!”卫可爵大叫一声,肿了一块的额头,看清楚害他痛得要死的是一电线杆之后,他生气的踹了踹它,边毫无意义的大骂,边低头打算拉下子。

  “喂喂!你干么?”柯-赶忙追了上去,她永远搞不懂他在想什么。

  “给这该死的电线杆解渴啊。对了,你干么叫我?”

  她憋住笑,说道:“我叫你是想告诉你小心前面有电线杆。”

  路过的学生们从卫可爵撞到电线杆那刻就开始笑到现在了,包括他要给电线杆解渴的过程,他的表情和想法都好像小孩,又有点小人。

  “你真烦耶,去跟那个何稚青做好朋友好了,你们很适合。”

  柯-又忍不住笑出来,卫可爵不像其他人一样,对于冷淡漠然的自己总是小心翼翼的,怕她不高兴,而是随心所的想笑就笑、想骂就骂,他们真是愈来愈,感情也愈来愈好了。

  “还痛吗?”柯-踮起脚尖探视他的额头。

  卫可爵弯把手撑在自己的膝头,以配合她的高度。“亲一下就不会痛了。”

  “老师,这里是学校。”

  “哎哟!真烦耶,当老师怎么那么多限制,这也不能、那也不能。”

  他那一脸哀怨又来了,柯-前顾后瞻看附近人变少了,就用右手拱在嘴边挡住,在他的额上一吻。

  卫可爵大为惊喜,觉得又有力气了,轻飘飘地笑道:“不过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呢?是不是,哈哈哈!我走啦。”

  此时,柯-又从后面叫他“老师,喂,老师!”

  只见他头也不回的直直向前走“我不会再犯第二次错了,谢谢。”

  “那我先告诉你好了,小心你的脚底下有…”她都还没喊完,就…

  “呃…”卫可爵倏然停住脚步,提起脚一看,喃喃道:“走运了我!”

  那些一直偷偷瞧着的师生们都掩嘴而笑,他居然走没十步又踩到狗屎了。

  卫可爵却没那么高兴,全校的人大多数都快要被他收服了,但他自己的班级H三班却依然对他心存敌意,觉得他只是以耍宝来拢络他们,还说第三十一任老师也用这招来和他们朋友,可是他们觉得太虚伪了,而且感到恶心。

  怎么办?他卫可爵除了耍宝,什么也不会了,喔!还有搞笑,可是这样也不行哪。

  他当的可是老师耶,有这样无聊兼无赖的老师吗?连自己也开始不屑了起来。

  这是赶快去准备送给柯-的好东西好了,包准她乐不可支。好期待喔!卫可爵蹦蹦跳跳地离开。

  *****

  “”的夜晚又开始沸腾起来,听说这里的精神领袖--柳今天将会出现,很多人都开始翘首企盼。因为大部分“”的常客都来了两年多,还无缘见到四处飘泊,行踪不定的柳,除了他曾是极盟五阎之一的杀手,令人对他的传说极为感兴趣以外,也听说他的轮廓较一般人深,长得俊美,皮肤是古铜色的,十分具有刚味,有幸见到他本人的幸运儿,都说很难把视线由他身上移开,因为他除了容貌,身上独特的颓废气息,和他的名字如出一辙。

  如今有个风声说他即将出现,今晚来“”的人多出了三倍,人头钻动。

  盼望能见他一面的人,其实心里是又敬又怕又想看。

  龙头的手下们也不例外。今天龙头不在,平头小子和A三班的班长,以及伍明婵等人,都来参与这个盛会,他们早就想见柳这个传奇人物了,每个对黑道有兴趣的人,听到极盟五阎没有不敬畏的,都很想见见他们。

  在众人鼓掌叫嚣下,柳总算出现了,可惜夜太黑,他戴着墨镜,但是绑起马尾的头发,散了一些随风飘着,倒也有一种不修边幅的帅气,一副凡事都不太搭理的慵懒模样。

  “哥--”突然有一个额上绑了一条写着“”字的男子,冲上去半蹲半跪地抱着他的腿。那个男子还戴着口罩,一边咳嗽一边哀求道:“我今天总算见到你了…咳咳!可不可以让我跟着你的车队骑一段?一段就好,就算把我累死,我也瞑目了,咳咳!医生说我活不到…”

  柳很没有同情心的甩掉他“快死了,就别逞强了。”

  “不,我一定要跟你骑这么一段,谁不知道你是国内第一快车手,咳…”“好!不过你怎么跟?没有人跟得上我的。”

  “我早就准备好了!”那名病男子兴奋地站起来,拿出一圈绳索道:“一头绑着你的后车灯,一头绑在我的车头。哥,你不用管我,尽管骑就是了,就那种速度。”

  柳不耐烦地摇摇头“死了可别怪我。”

  “谢谢!”那男子感激非常,赶快跑去绑自己的车。

  但是平头小子阻挡住他。平头小子也跃跃试,他向前崇敬地对自己的偶像说道:“我们也想要有这个机会,求求您,就算摔死也无所谓。”

  柳冷笑了一下“死也无所谓?”

  班长以为他们受到柳另眼相看,连忙带头附和。

  那名病男子只好依柳的吩咐,和柳车队的人都拿出绳索来,并打好活结正要到那伙人手中,但却一个不小心,绳索刚好全部套进他们双手的手腕上,并马上拉紧。平头小子他们一怔,发现绳子的另一端已经各系着一辆重型机车,而且是柳车队的,他们连忙大叫。

  “你们已经够幸运了,干么叫得那么大声,引人嫉妒呢?”柳跨上自己的银色爱车,向十数个自己车队的好手一使眼色,就冲了出去。

  其他远在一旁瞻仰着柳的人们,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是看到每一辆车后面,都拖着一个正在狂声尖叫的人。至于那些对柳较为熟悉的人,以为那是曾经当过杀手的柳正在轻惩一群小伙子,并不感到奇怪。

  那个病男子忽然变得极有精神,还自行跨上重型机车,速度颇快的跟了过去......
上一章   至剩鲜师   下一章 ( → )
夏芹《至剩鲜师》在线阅读,《至剩鲜师》是夏芹新作,我们提供至剩鲜师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无广告至剩鲜师无弹窗尽在胡子小说网,大神作品齐聚胡子,至剩鲜师免费最新章节为您每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