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子小说网提供夏芹《至剩鲜师》在线阅读
胡子小说网
胡子小说网 穿越小说 科幻小说 推理小说 架空小说 言情小说 灵异小说 都市小说 同人小说 武侠小说 乡村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小说排行榜 玄幻小说 校园小说 官场小说 短篇文学 经典名著 耽美小说 军事小说 历史小说 总裁小说 仙侠小说 综合其它 网游小说
好看的小说 平步青云 不死武尊 武道至尊 奇术色医 武炼穹苍 傲剑天穹 吞噬魂帝 阴阳噬天 都市狂兵 铁血强国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胡子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至剩鲜师  作者:夏芹 书号:13206  时间:2017/4/24  字数:9998 
上一章   第一章    下一章 ( → )
夏夜的晚风,暖暖地吹拂在宁静的夜空里,子夜时分正是人们进入梦乡的时刻,小巷里除了偶尔的狗吠声,一切都寂静如常。参差不齐的公寓建得有些零,反正租金便宜得不象话,而且又是专门租给穷学生及单身汉的,不会有人去计较。

  一个人影悄悄靠近一栋五层楼的公寓,出一抹诡异的笑容之后,抬头仰望着楼梯,满意地转头准备离开,但脚边却有股力量拖着他,低头一看,原来是一只大狼犬,出白森森的牙咬紧他的管,他慌张地与它僵持。

  “咦?怎么搞的?啊!失火了--”人声渐渐由小至大,路上也开始有人奔相走告,顺便拿水桶去抢救已熊熊窜烧的火焰。

  一圈打好结的绳子,准确地飞来套在大狼犬的颈上,硬拖着它走。

  “快跟我走,要不然我就把你送进香铺。”一名十七、八岁的娇小女孩,吃力地拉着绳子,把心不甘情不愿的大狼犬拖走。

  那个诡异的人才松了一口气,随即快速离开现场。

  火势迅捷地噬三栋公寓,巷子太狭窄了,消防车根本开不进来,还在想办法,住户们只好先自力救济。现场十分嘈杂和凌乱,因为房子是紧连在一起,火苗只要有个起源,就会蔓延得非常快,为免殃及自己的家,每一个人都竭尽所能地呼喊着,不久后,一些人才从各栋公寓里逃窜出来,连拖鞋都还来不及穿。

  一个随便套件黑色衬衫的高大男子,在巷子外把机车停好后,连忙冲到着火的房子前,推开一堵看热闹的人墙,微慌的眼睛已无睡意,着急地寻找着某个人,找得愈久,他的心跳得愈快,暗暗咒骂着。

  “该死的!竟然还没跑出来?-真是该死!”杨昭的心简直快碎了。

  见不到何稚青的身影,杨昭毫不考虑就往火场里冲。

  许多人见到这个冲动的傻子,都惊讶地叫他回来,可是他冲得太快了。

  “你不要干傻事啊!”一个女孩追上去,扬声阻止他。

  “不要拦我,不要劝我。”杨昭正奇怪他怎么会被一个女孩拉住脚?狐疑地一看,原来是一只大狼犬紧咬着自己的管,他不耐烦地甩了甩腿“亚曼尼的子耶!不要咬。”

  那只大狼犬好像听得懂人话,马上松口,并往后退了三步,瞪着他的子,吐出舌头气。

  “干么冲得那么快?我还没把话说完呢,何稚青今晚没回来耶。”叶千樱慢条斯理地望着他毅然而去的背影自语道。

  杨昭冲进浓烟弥漫、伸手不见五指的公寓,凭着过去在极盟的严格训练,使得他在黑暗中仍如白昼般看得清楚,只是现在变得稍微有些迟钝,他心想,救不出何稚青,大不了一起死罢了,趁火还未烧到此处,他着急地跑上五楼,闯进何稚青和她死叶千樱的住处时,却不见两人。

  忧急的他只好强迫自己镇定,他马上想到,咦,刚才那个女孩的声音倒有点像叶千樱。

  他妈的!他要的是何稚青,想叶千樱干么?杨昭又失控地大力踢翻茶几。

  对了,也许他可以去隔壁问问看。杨昭根本没想到隔壁的人可能早就逃生去了,谁会专门杵在那里给他问?

  *****

  呛人的浓烟充不到十五坪的空间,有一个显然喝得烂醉如泥的年轻男子,瘫在被衣服杂物堆上,全身只着了一件内,但光看他趴着的背影,就知道他的身材还不错的。

  消防队的水柱已经灌得整栋公寓淋淋,从窗户进来的水不时溅在他光滑的背上,夏夜里来这么几滴是很清凉的,那名男子慢慢清醒,惺忪地张开眼睛眨了眨。

  眼的烟雾?“梦?真是梦幻啊…”他喃喃地说完之后,抱着枕头继续睡。

  杨昭破门而入,却在门口跌了一跤,回头不解地道:“怎么这个门这么好撞?”

  他掩着鼻子,挥开烟雾才困难地找到仍在上打呼的人。

  “可爵?我想得果然没错,我就知道你还在。”杨昭将卫可爵翻了个身,问道:“青青有没有到你这儿来?”

  “有啊,还陪我上呢…”

  “什么?青青她…”杨昭非常火大,他知道自己该相信何稚青,但他还是在乎。

  “她的功夫和她的人一样--”卫可爵把埋在枕头里的头侧了一点出来,笑着用得意的眼神瞄他,缓缓说:“够劲。”

  虽然气得牙的,可为了不让卫可爵死后变成厉鬼来找他,说他杨某人见忘友,害他葬身火窟,杨昭只好违背自己的意愿,拉他起来逃离火场,但体专肄业的卫可爵体格壮硕,杨昭抬得十分吃力。

  “真想在你背后刻几个字。”杨昭咬牙,用力地硬拉。

  “忠报国?哈!你太抬举我了。”

  “不,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

  这可让卫可爵清醒了,因为一身肌的他,最受不了这八个字。

  “你还不是一身铜臭味?”卫可爵已准备和他拚命。

  “好了!现在不是吵架的时候。”

  “喔?这么说,你是想打架喽?来呀!”

  杨昭一个头两个大,挥开卫可爵备战的跆拳道手势,额头青筋微浮地低吼道:“卫可爵,你给我听好!你家失火了,你再跟我要白痴,我们两个都玩完了。”

  卫可爵怔了一下,环顾四周,果然是一片烟雾“啊?我现在不是在作梦吗?”

  “卫可爵!你干脆改名叫卫可悲好了,傲说得没错。”杨昭抓住他的手腕。“可以跟我走了吧?”

  卫可爵又出乎意料的拉起棉被蒙头盖住,窝在上。只见他闷在被窝里,毫不紧张地说道:“那我要赶快睡着,否则被烧到可是会很痛的。”

  杨昭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僵在当场动弹不得。

  怎么会有这种人?不!这种智商,还能称为人吗?

  “我数到三,一、二…”杨昭冰冷至极的声音使室内的高温骤降。

  卫可爵显然也察觉到了,事实上,被烧焦比惹恼杨昭的下场要幸福一百多倍。

  他探出头来,却立刻惊呼“靠!你拿抵住我的太阳,我不一样死?”

  看见卫可爵略红的脸,杨昭差点忘记,他只要喝酒,就会变成笨蛋。“所以你选择哪一种死法呢?”杨昭已经失去耐,干脆抄家伙比较快。

  卫可爵动作比杨昭想象的还快,他弹跳起来,把厚重的棉被浸到水里,接着,他随手抓了一条布贴在杨昭脸上,接着抬起棉被往杨昭身上披,剩下的部分才把自己裹进去,两个人奋力冲出开始加大的火势,烟也愈来愈呛。

  杨昭把那条布撕成两半,一半贴在卫可爵的口鼻上,但他却摇头甩掉它。

  “该死的!你的酒还没醒吗?”

  “这条棉被很重,如果我还要空一只手来捂口鼻,那谁来抬棉被啊?”卫可爵说得理所当然,好似在笑杨昭的无知。

  “公平点,当然一人出一半力量。”杨昭一出手,发现浸了水的棉被真的很重。

  “呵!你的手是用来数钞票的。”卫可爵朗的笑了笑,把棉被罩在两人的头上,展现手臂的肌“顾好你自己吧。”他们两个的脚步虽然不曾停下,但火舌也冒得非常厉害,在一番惊险的最后总算让他们逃过一劫。就在两人选离火窟,终于呼吸到还算新鲜的空气时,发现前方不仅有人山人海的罕见情况,而且莫名其妙的强力灯光一束一束的打在他们身上,刚从黑暗里逃脱出来的杨昭和卫可爵,马上用手遮住自己的脸和眼睛,奇怪地相视一眼,这种状况好像比火灾还更诡异,到底怎么回事啊?

  ******

  “听说这栋公寓里面还有人没逃出来,你是他的邻居吗?”一名女记者看似从容,但略微急促地将麦克风凑近叶千樱的嘴。“请问一下…”

  “喔!”叶千樱将头往后仰,摸摸下巴“你戳到我了。”

  “啊,对不起。请问你…”趁这个空隙,更多镜头和麦克风同时对准叶千樱,把原先掌握到独家的女记者推挤到一旁去,因为他们都获知眼前这个女孩和未逃出来的无名男子是对门邻居,还有什么比这第一手资料更重要的呢?

  “听说刚才还有一个人冲进火场去救他,他们两个是好朋友吧?”

  叶千樱不知如何面对这种变成明星的情况,有些手足无措,于是先点点头。“是非常好。”

  “那就是有个人舍身营救友人喽?”一名资深记者低头先写下标题。

  “真是伟大,没想到现代还有这种事啊。”记者们议论纷纷。

  一个大婶突然凑近嘴道:“可是那个人是个无业游民喔。”

  “谁?无业游民?”众记者竖起耳朵。

  “就是住在小樱对面的那个男的啊,他常常游手好闲,喝醉了酒就找个地方躺下来睡觉,有一次还睡在我家的狗屋里呢,后来我就用扫把赶他走。你们不知道,他最会装疯卖傻,一醒来就说什么都忘了,真是讨人厌啊。”那位大婶一副嫌弃的嘴脸,好像卫可爵比猪还惹人厌的样子“小樱,你说是不是呢?我没骗人吧?”

  叶千樱想到这件事,马上点点头。

  这时有人叫道:“出来了!有人出来了。”顷刻间,所有人都拥过去。

  “我知道了,是记者。”杨昭拉着卫可爵,想拔褪就跑,但闭眼一想跟本跑不掉,只好镇定地说:“来不及了,我帮你挡一挡,你乘机溜掉。”

  “为什么要溜?又不是我纵火的。”

  “为什么?因为你只穿一条内,而且被水浸了。”

  “啊!”卫可爵叫了一声,但嘴巴随即被杨昭的手掩住。

  “了解了吧?”

  “那…看起来怎么样呢?”卫可爵漾出笑容来“还不错吧?”

  杨昭以为自己听错了,可是看到他的笑容依旧,不由得大叫“卫可悲--”

  可惜还来不及捏他脖子,记者们就把他包围住。当然,卫可爵是逃不过媒体的法眼,但当媒体发现那位舍身营救友人的人,竟然是极神电脑的总裁杨昭先生时,马上把焦点对准他,一时之间赞叹、惊讶和疑惑,统统包括在记者们喋喋不休的发言里。

  *****

  次早上,报纸的头条新闻就是台北市发生大火,烧毁五栋公寓及一整排的机车,警方正着手调查起火点在哪,是否为人蓄意纵火,并检查有没有汽油弹的痕迹。幸好并无民众因此丧命,只分别受到轻重伤。

  但这一场大火并没资格占整版的报纸,倒是杨昭深夜冲进火场营救成为无业游民的失志好友,重点新闻一再重播那时的片段,报章杂志又重刊一次杨昭的个人简介,把这条新闻炒得比火灾还要热,甚至那个社区的民意代表,还说要把他的义行编入社区教学的教材里,让未来的栋梁了解,亿万富翁能像杨昭一样,有这么伟大的情的,世上没有几个。

  黎傲把修长的双腿伸到办公桌上,仰身在沙发椅上瘫着,翻阅一张又一张内容愈来愈夸张的报纸,报纸——地微微颤动,他本人则不停抖动着肩头。

  杨昭不悦地一把挥掉他手中的报纸“坐上司的位子,还敢笑这么大声。”

  “哈哈!没力了…等一下。”黎傲一手捧着肚子,一面弯着,很困难地站起来,扶着桌子的同时,他看到卫可爵还趁空在外面泡女职员,不由得又大笑起来。卫可爵被贬成这个样子,怎么还有脸在这个世界行走啊?黎傲好奇地转头问扬昭“可爵还真是…咦,你在藏什么啊?”

  只见杨昭一边盯着门外的卫可爵,一边手脚极快地把所有的报章杂志锁在保险箱里,还把电脑的头拔起来,大概太赶了,还了不少汗。

  “真不好意思,看来我要跟傲抢猎物了。”卫可爵带上门,喜孜孜地道。

  “那我更不好意思,该上的我都上过了,但是,我可以介绍你去亿爵企业,那里以美女闻名,尤其是人事部的…”黎傲讲得煞有其事,但扫兴的是被杨昭的目光打断。

  “呃,那个…可爵,看你这么有自信,难道你一路走来都没发现…什么异状吗?”杨昭试探道。

  “有啊!难道你没发现吗?我跟你搭电梯的时候,那些女职员跟你点个头之后就不理你了,反倒对我一直笑个不停呢。”卫可爵高兴得快飞起来了。

  黎傲闻言,肯定他还什么都不知道,觉得他的确可悲,又捧腹大笑起来。

  杨昭连忙搭上卫可爵的肩“傲是因为情圣界终于少我一个对手,所以高兴成这样,你不用理他。对了,我已经帮你找好房子,连头期款都帮你付清,家具已经附在里面,可能还差强人意,有不满意的地方再来找我,拜拜。”杨昭从容不迫地开门送客。

  拜拜?卫可爵被杨昭的好心冲得有些头昏,他才刚来,杨昭怎么马上丢下这两个字?

  他喃喃的道:“头期款的钱我会汇到你的户头里,房子在哪?”

  “仁爱路三段,拜。”

  仁…仁爱路就算了,而且还是三段?“这是差强人意?”

  “太好了,你满意就好,这是钥匙。拜。”

  “谢啦!”卫可爵受宠若惊的转身离开,觉得杨昭真是可爱。

  见他离去,杨昭才松口气地拭拭汗。所有的新闻报导把他写得像伟人一样,谁知道他连一条浸了水的棉被都抬不起来?不过,身为上社会的人,就是有被崇拜的好处嘛!记者一看是他杨昭,就抢先这么写了,他也没办法澄清啊。

  *****

  午夜近十二时的某处废铁工厂里外,集结了一大群对赛车、飚车有同样喜好的年轻人。平常在路上怪得让人啧啧称奇的新新人类,在这里根本是极为普通的装扮,每一晚这里都好像举行化装舞会般,走在边缘地带的人都喜欢来这里。

  这个地方本来没什么名称,可是很久以前,有一本另类杂志曾报导过它,内容描述找不到归属的人,常常来此暂时栖息,又因为见不到行踪飘忽的飞车头头,就送了他一个字“”久而久之,飞车的名字叫“”也用“”这个字代表在此集散的人。

  一排排超炫重型机车停在工厂旁,人们正在为另一场赛车而喧腾,因此抢车位抢得特别凶,整个地方都停得的,但只有第一个位置最好的车位空着。其实常来“”的人都不会感到疑惑,那是给附近某个贵族私立中学龙头太保的专位。

  过了一会儿,两、三辆重型机车夹杂着女生的三字经嬉闹声,驶近停车位,其中一部黑得发亮的车直接进入第一个位置。他们都没有戴安全帽,后座那个把头发染成青色的女生,拨拨长发好耳上的银,她费了点神,因为她的左右耳各穿了十二个

  “真是讨厌,那个西瓜妹还咬了我一口,等下陪我去洗洗,龙头?”

  “不用洗了啦!等一下还要在补习班门口堵她。他妈的!扁了半天,只抢到三千五百多,怎么去唱歌啊?开瓶费都不够。”坐在前座那个叫龙头的少年,还算正常地留了一个孙兴头,但前额的头发留得很长,他用强力发胶将它竖起来,像是一排萤蓝色的东西竖立在头上。

  “好啊!真是过瘾,我就不信开证券公司的,只有带三千多出门。”青发少女十分期待的跳下车,等龙头把车停好,向刚才一起来的同伴借火抽烟。

  但是打火机上的火才点燃,突然被一阵风扑灭。

  一团银色的物体,比风还快地从他们眼前掠过,疾奔向龙头的停车位,他们不急得大叫,原来那是一辆新得发亮的改装重型机车,只听到砰然一声巨响,银色机车向前冲撞龙头的车,把他的车撞倒,然后分毫不差地停在格子里,并同时熄火。

  龙头呆立在旁边半天。他本来是不耐烦地-站在机车的正前方,想着又有一个不识相的家伙要找他挑战了,而他不过让那小子骑近一点,好看清楚是他龙头,有机会抱头鼠窜,谁知道不知是不是那个小子戴着全罩式安全帽的关系,竟视若无睹地直直向他冲来,还撞倒他的爱车,害龙头不得不傻了眼地向后退。

  “你他妈的瞎了狗眼啊?”青发少女最看不惯惹龙头的人,她凶狠地将手上的金属打火机使劲丢向那名骑士的头,叩的一声,安全帽凹了一小点。

  有些人也恶狠狠地一边着脏话,一边把身上的电池、打火机等等丢向他,并走近团团围住,其他人则大为诧异,在“”里怎么还有人敢惹龙头?

  那个骑士缓缓地拿起安全帽,他竟然还戴了墨镜,难怪会看不清楚。

  “死瞎子!你凭什么停这里?给你三秒钟爬着滚开。”龙头仰着下巴喝道。

  但是他所有的同伴和围观的人都知道,习惯逞凶的龙头不会如此宽厚。

  “对啊,你说啊!凭什么啊你?”青发少女带着一群人问。

  “凭我听说…”卫可爵不以为意地把钥匙拔起来“这个位置是留给最的人。”

  所有人都屏息,本以为他会忙着跪地求饶,没想到还这么嚣张。

  “我看你是那个最先被砍的人。”站在青发少女后面的平头小子恐吓完之后,偷偷绕到卫可爵后面,亮出一把瑞士刀刺向他的

  岂知卫可爵像会听风声一样,头也不回地随手往后一夹,就把尖锐的刀锋紧紧地箝住,任平头小子怎么使力也拉不回,他不得已,只好用双手的力量拚命向前刺,但更奇怪的是,竟然也送不出去,一把瑞士刀就这样动弹不得地被卫可爵控制着。进退两难的窘境让平头小子急得脸红,青发少女气平头小子如此没用,亲自到他后面推他的,两人一起努力把这柄刀往前,心想这下这个瞎子不被刺穿身体才怪。

  他们努力得头大汗,不久后,终于感到卫可爵放松了,两人才兴奋不到一秒,平头小子的口就被用力拔回的刀柄猛力一撞,不仅撞出严重淤青,同时心口郁闷非常,一口气差点不过来,痛得昏过去。

  卫可爵有些微诧自己的威力仍未减,自两年前从香港完成最后一次任务回来后,他已经没再动过手了,也是因为现在的新人类都太弱了吧?卫可爵一边思考着这个问题,一边下车,冷冷地开口“借过。”

  一群本来比狼犬还凶的少男少女,都一致往后退。

  龙头恨恨地注视他的背影,决定有天要让他死在自己手里,而且死得很难看。

  “他比柯-还要冷耶,柯-一定很欣赏这这种型的。”有一个家伙笑道。

  龙头一拳打去,咬牙抓起他的领口“阿-是我的!”

  是的,如果连个瞎子都打不倒的话,怎么去追柯-?龙头握紧拳头。

  *****

  到了废铁工厂的小仓库,卫可爵边吹口哨边愉快地走进去,但看到里面的情景,马上又躲在旁边。他在一个旧办公桌的抽屉里翻了翻,果然找到柳赖以为生的拍立得相机,然后站起来往里面的人一拍。

  谁教柳这个无业游民随时都在拍和何稚青刚好在一起的倒楣鬼,拿去勒索那个人,而那个人怕他把照片给杨昭看,只好付钱了事,几乎每一个人都被勒索过,即使和她之间清清白白的,但谁知道一向占有极强的杨昭会怎么想?

  “谁啊?”柳和何稚青同时中断乐团的练习。

  卫可爵拿出相纸,甩甩之后笑道:“柳,用多少钱来换啊?”

  “喂,可悲,这招是我专用的,你先付我智慧财产权的钱再说。”

  “哈哈!这是他的绰号啊?”何稚青这是第一次听到。

  “是傲取的。”柳拨又长又黑的头发。

  “喂,可悲,你看起来心情还不错嘛。”何稚青放下电吉他。

  “有吗?哈哈!没有啦。”

  柳丢给他一瓶啤酒,自己也开了一瓶,灌了一口后,笑着敬他“恭喜你加入无业游民大联盟。我是资历最久的盟主,请多多指教。”

  啤酒一边咕噜下肚,卫可爵一边笑道:“不敢、不敢。”突然他停止了“无业.....游民?”

  何稚青把今天的报纸拿给他看“大明星,等一下记得给我签名照喔。”

  卫可爵狐疑地接过,每看一行,他的脸就僵硬一分。

  无业游民,失志酒鬼、精神异常、比汉还不可取、疑为纵火犯…

  这些字眼摊在自己眼前,看得他的头快要爆炸了。

  反观那个找他只为了要问何稚青的下落,有异没人的杨昭,竟然被捧成不嫌贫友的大善人。

  甚至有人很阿谀地说,杨昭这样的社会精英去救这厮宝岛人渣,万一出了事,一千个卫人渣也比不上杨精英,而且国家经济上将会损失的金额,也非卫人渣可赔偿得起。

  卫可爵拿着报纸的手微微颤抖着,嘴角也微微动。

  果然,这个世界没有身分、没有地位、没有钱,只有死路一条。

  柳不知道卫可爵在颤抖什么“喂,可悲,你还好吧?”

  “还…不错。”话一说完,他就手脚无力,莫名其妙地瘫在地上。

  *****

  百货公司游乐场的手扶梯下,两个年轻人背靠着墙壁,蹲着第N烟。

  一个是精神快要失常,对人生已无所求的卫可爵。

  一个则是绑着马尾,头发已经很久没修的街头歌手柳

  “啊,有没有什么工作是月入一百万,有双B可以开,又有三到四个国际级的兔女郎当保镖,同时还可以和名牌服饰长期签约,就可以打八折的工作呢?”卫可爵又了一口烟,把手放在膝盖上“如果可以附送一楝透天的高级别墅,那么不要兔女郎,改成女明星,我可以接受。”

  “别傻了,如果有这种工作的话,我就不会还蹲在这里,陪你一起当乞丐。”

  “别看不起自己,谁说无业游民就是乞丐?”

  当一声,一枚五十元硬币掉在两个人中间。掷钱的小孩离开前还用悲怜的眼神望了他们一眼。

  一个警卫经过时说:“滚出去外面,爱怎么装就怎么装,不要在这里妨碍观瞻,否则我把你们讨到的钱没收。”

  卫可爵发火了,他皱眉捡起那枚五十元,打算去追那个警卫“喂,狗眼看人低呀?有胆你就回来。”

  柳懒洋洋地站起来,看见他把那枚硬币收起来,问道:“你不是说咱们不当乞丐吗?”

  “那当然啊,可是我们不能辜负别人的爱心,非好好利用不可。”

  “说得也是,刚好可以打十次电动。”

  “好主意!那个施舍五十元的小孩真是好心,不知道他的老师是谁?”

  柳正要答腔,突然心念一动,他想到什么似的,叫道:“可爵!”

  “干么?肚子痛啊?”

  “什么工作是有身分、有地位、受万人崇拜、又有高收入、每天被一群美丽动人的天使围绕,而且最重要的是,还可以为所为的工作?”柳一个字一个字,充生气地问。

  “医生吗?我动脉、静脉都分下清楚耶。”

  “我怎么不知道?以前在极盟,你当圣夫助理的时候,医死了不少弟兄,还不都是我和傲去埋的?”柳有点不耐烦地拨拨散下来的头发“哎哟!我干么跟你-这段废话。”

  “那到底是什么工作呢?”

  “是--老师。”

  “老师?”卫可爵仔细想柳之前的形容,再次重复“老师…”

  “是的,你将可以比杨昭还受人崇拜。”柳握住他的肩膀,坚定地道。

  “喂,你这种态度对吗?”卫可爵冷冷地斜睨着柳

  柳感到不解“啊?虽然杨昭是盟主,但我们不是已经离开…”

  “对老师可以用『你』字吗?老师怎么可以和杨昭那个笑里藏刀的败类相比?”卫可爵激动地纠正还没反应过来的柳,古铜色的脸上,终于出以往那比阳光还温暖的笑容。他望着远方,认真而笃定地道:“我要当一个老师,比孔子还成功的老师。呵呵呵…”“可悲,先别笑,你皮夹被人摸走了。”柳指着一个女孩的背影。

  “你既然看到了,不会先帮我追吗?”

  “又没什么好偷的。”

  “里面有我偷拍你和何稚青在一起的照片啊!没有那张照片,我怎么勒索你?”卫可爵的声音随着奔离而渐小。
上一章   至剩鲜师   下一章 ( → )
夏芹《至剩鲜师》在线阅读,《至剩鲜师》是夏芹新作,我们提供至剩鲜师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无广告至剩鲜师无弹窗尽在胡子小说网,大神作品齐聚胡子,至剩鲜师免费最新章节为您每日更新。